中秋与国庆,我在师宗度过

发布日期:2012-09-26 10:01:50文章来源:

 赵家祥 文图

大地之母,生命文化。

五龙泛舟,壮乡风情。

水墨南丹,云遮雾绕。

此刻,层林尽染的秋天,舒展着纯纯的云淡风清,累累野果笑弯了树的腰肢,绿意稍退才见泛黄的草坪上,氤氲着秋天的气息!当月亮从山头升起,在寂静、从容中皎洁成一轮圆盘,不再朦胧成钢筋水泥丛林里的冰冷时,最是那一抬头的微笑,在疏影间释怀!

走进这方山水,我才恍然觉悟,原来在内心深处所向往的风景是无需去修饰,也无需去刻意张扬的。在城市里生活得太久,才知道我们需要的正是这柔软发呆的时光。

“最是那轮天上月,一片柔情总相思。若到月圆中秋夜,梦里流年几回春。”今年中秋国庆结伴而来,我在无数选择中,决定在师宗度过。

当城市容纳了我们的身体之后,被裹挟着卷入快节奏的洪流,不敢有稍微的驻足和观望,生怕错过那奔腾而潮涌着的希望。何曾想,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我们的心灵,有所寄托却无处安放,被点燃却无所皈依。总在期待着回归到田园牧歌式的大自然深处,找寻那些似乎已经消失的风景。我们似乎已习惯了在金丝笼里的舒适,习惯了张望外面的风景,但从未忘记对飞翔于天空的渴望!我们无法背对着城市长期离开,旅游也就成了临时逃遁的出路。其实,旅游何须远行?在长途奔波中消解我们出走的意义,它就在不远处静默地守望着——师宗不正是这一道守望着的风景么?

英武·英武之韵

中秋的脚步近了,国庆假期也就到了!记忆里,中秋是个团圆的节日。“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我们的故乡在哪里?不是那轮孤独的冷月映照下的城市,而是“秋空明月悬,光彩露沾湿”的自然家园。在秋的季节里,来到师宗,没有突然的惊喜,只有满蕴心间的亲近和淳朴。携着家人团圆在秋天,行走在自然深处,一切有关中秋的话题都变得异常清晰起来。我们不必眷恋英武山上杜鹃遍野、花红叠翠的春天,留恋骄阳似火、浓荫纳凉的夏天。此刻,层林尽染的秋天,舒展着纯纯的云淡风清,累累野果笑弯了树的腰肢,绿意稍退才见泛黄的草坪上,氤氲着秋天的气息!

既然是节日,没有人可以拒绝一场盛宴的诱惑,涌动的激情唆使着我们进行一场别样的欢娱。可以换上迷彩服、全副武装奔跑在丛林中,在奇石残垣中爆发CS对抗野战,累了就地一躺,让负氧粒子完成一次荡气回肠的穿越。音乐起处,露营Party,烧烤桌前,就着炭火热熟的烤鸡、鲜香的牛羊肉串,大快朵颐,交杯换盏,篝火舞起,支一顶帐篷安眠在秋天的夜晚,我们不再是生活在城市里大自然的旁观者!当月亮从山头升起,在寂静、从容中皎洁成一轮圆盘,不再朦胧成钢筋水泥丛林里的冰冷时,最是那一抬头的微笑,在疏影间释怀!

五龙·五龙之情

“五龙河哟!五条多情的河,流淌着的是师宗的美酒……”有的歌听一遍就已厌倦,有的歌唱一生也意犹未尽,是情歌,是掩藏在秀美山水间,流淌在内心深处千百年代代相传的歌谣。

在这里,热情的壮家儿女,或在满坡的芭蕉地,或在浓密的竹林间,或在悠悠流淌的小河畔,小调悠扬、情意绵绵。古榕树下,百岁老人淡然地看着,年轻的晚生喜悦地织着五彩布、染着花米饭、酿着纯米酒、烤着牛干巴,享受着那份静谧的闲适。在满面的皱纹里,在已混浊的眼眸里摇曳着竹筏斜过的波光艳影。走进这方山水,我才恍然觉悟,原来在内心深处所向往的风景是无需去修饰,也无需去刻意张扬的。在城市里生活得太久,才知道我们需要的正是这柔软发呆的时光。

在这里,人们用最自然的方式朝拜着一个洞,一个据说有218米高度的山洞。其实不用去费力地思考,也一目了然,那是一个像极了孕育我们的大地之母,在文化渊源里我们所向往的正是“寻根”的热望!峡谷幽深、瀑布飞扬、湖泊清澈、石成秘景,天然形成了一幅幅生命画卷,难怪会有人把她点染成一座中国生命文化主题公园。母爱,是每一个人都浓得化不开的情感,此时此刻,我们更从灵魂深处理解了这份与生俱来的厚重的爱意!任由自己在山谷滑道上滑翔乐山,在女儿湖上放一叶扁舟戏水,在童年乐趣中感受着母亲深切的关爱,感受着在母亲面前撒娇时的甜蜜!

南丹·南丹之魂

在这里,人们无时不在仰望一座山,历经亿万年的风雨沧桑,幻化成一石成山、一山成佛的奇迹。巍峨耸立、云遮雾绕,俨然一方庄严肃穆的天然朝圣地。有人称此山为“南挡山”,挡住外来的邪气、挡住外来的侵扰;有人称此山为“五指峰”,如同佛祖的五指,直指人心,度化众生;有人称此山为“南丹山”,水墨丹青,观音壁立。作为当地壮族乡民心中的神山,作为庇佑生灵安居乐业的保护神,没有人胆敢去砍伐那里的一棵树、搬动一块石头——这时的山已不再是一座自然意义的山了,而成了供奉的图腾!面对这座山,我们始终怀着敬畏的心态,也许不是因为那些神秘昭然的传说,而是因为我们在过往的人生里,让心灵积淀了太多的尘埃,我们需要被净化。

“论文不在汉唐下,问道常游山水间。”在师宗人的性格里,传承了曾经英勇无畏的彝族首领“师宗”的刚毅,要不然怎么会人名而地名,沿用至今?文化血液里流淌着的是何桂珍和窦垿的文化基因,这两位师宗籍的文化名人,一位曾贵为咸丰帝师,一位是“五绝”之一的岳阳楼长联作者,为师宗赢得了引以为豪的“帝师故里、楹联之乡”的美誉!在古风依旧、屹立百年的窦氏祠堂里,窦垿余辉继续光耀千古!我们不能淡忘历史,更不敢忘却祖先的遗嘱,正是对他们的回望,让我们走过精神的童年,步入了人生的成年。

中秋与国庆,我在师宗度过!虽不曾远足,追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踏访那些早已闻名遐迩的名山大川,在拥挤中挤压心灵;虽不曾远足,在吹嘘得天花乱坠的广告中,选择并享受那些看似很美的旅游套餐;虽不曾远足,徒步穿越那些知名驴友推荐的圣地,肩负着旅途的劳累,体验那些另类的风景;虽不曾远足,在师宗这方山水间,却找回了那些曾经渐渐淡忘而远去的风景,找回了那些年,我们一起快乐着的美好时光!

中秋与国庆,我在师宗度过!

编辑:张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