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湖鹤影

发布日期:2012-11-05 16:17:52文章来源:

徐汝枞 文/图

天光鹤影共徘徊。

穿破雾霭。

轻言细语。

朝阳喷薄。

展翅高飞。

“鹤舞九月九,雁过三月三”,农历的九初九过后,念湖的天空已开始出现鹤的身影,鹤如期赴约,今年的先遣部队已到大桥,随后,将有大批的鹤陆续跟随而来,相聚念湖,开始它们的越冬生活,有鹤的念湖就是一个童话般美丽的鹤影世界。

寻找念湖

  念湖,原本不叫念湖,会泽人都叫大桥水库,在会泽县大桥乡境内,海拔2300米,修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大跃进时期,因此赋予了一个很革命的名字:“跃进水库”。

  当地70多岁的老人们讲:打他们记事那天起,这里就是一片沼泽地,眼里就有鹤类等多种水鸟出没,因为雁鹅是一种仙鸟,有灵气,通人性,所以在地方传统就有一种爱鹤的习俗,在民间广为流传着一种说法,大雁打了孤一世,小燕打了孤一翅。在生物界里,鹤是忠贞的烈鸟,超越了人类的忠贞。早上失去同伴的小燕,傍晚就配对归巢;在鹤的群体社会世界里,男、女一方失去了同伴,男的终生不娶,女的终身不嫁。最终成了群体站岗放哨的勤务工,若不尽职尽责,就遭到群起攻之。正是在鹤族的情感世界里演绎着断肠般凄清哀婉的绝美故事,恻隐之心叫人不能随意伤害它们。就在世界黑颈鹤种群极为脆弱的时候,这里也有一个鹤生存的空间,“跃进水库”的修建用意在于灌溉千顷田地,滋养下游千万民众,是一件一劳永逸的水利工程,同时、水面宽了,鹤的生存空间更大了。听说大桥有黑颈鹤,早在九十年代初,就有人专程到大桥看鹤。

  大桥有水、有鹤、有灵气。自然吸引了一帮追寻美的人,会泽一帮摄影人最早涉入这片净土,用镜头记录了这片土地上的场景,大桥这个信息被会泽摄影人的作品传播出去,港、澳、台的一些摄影大家纷至沓来。2008年,四川宜宾的一位驴友寻着信息而来,当时处于何种感情的纠葛之中,到了这个宁静温馨的环境里,所有的失落与怅惘全部释然于湖水之中,在这个童话般美丽的世界里寻找到精神家园,让思念释然,于是文思泉涌,灵感飘逸,一吐为快,发帖在论坛,叫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念湖”,附上几张图片,通过网络的传播,念湖就成了多少行者梦里的童话世界,从此,“念湖”就成了一个特定地标。

多彩家园

  当人们身临念湖的时候,不得不惊叹大自然给予这片土地如此的恩赐,群山环抱之中,偌大一个高原人工湖泊,蓝汪汪的湖水,红色的土地,葱翠的山峦,冬籽花开,大地织锦一般,整个地貌色块丰富,线条优美,蓝天白云,红土、村庄星罗棋布分布在库区周围。暖阳镀红了山峦,染红了水面,湖光山色相互交融,构成了七彩湖山,多彩家园,宛如一个童话般美丽的世界。几度春去秋来,几许花开花落,季节交替,景物变换,就在冬籽繁花似锦过后,鹤从遥远的地方飞回了越冬的家园,花谢了,鹤来了。

  每当鹤来的季节,念湖更多了几分灵气,成千上万的水鸟如期赴约,相约念湖,搅动一池湖水,秋冬的念湖反而变得生机勃勃。阳光揉着湖水,鸟鸣伴着松涛,好鸟相鸣,松涛成诵,鹤声回荡,海天传响,人们置身于淡水湖边,观鹤影,听鹤鸣,心随着天籁之音潮起潮落。在茫茫的海天之间,鹤影或斜织在天空里,或从地面排云而上,或在湖的上空盘旋飞舞,都会让人忘情地心随鹤舞。看鹤出征或是等鹤归来都是一件极为享乐的事情。

  鹤的活动和人的活动有些相似之处,多有规律,早晨出动,午间休息,傍晚归来。

  观鹤就得按鹤的生活规律安排时间。登顶泰山,为的是一览太阳初升的壮观景象;念湖观鹤,为的是一睹朝阳喷薄鹤儿出征的画面。早晨,静静的湖面谁发出了第一声啼鸣,鹤醒来,一阵骚动,整个湖面热闹起来。雾气蒸腾的湖面,鹤群翩翩起舞。在鹤的社会里,就像人类的社会一样,有的富有绅士风度,举止优雅,风度翩翩;有的调皮捣蛋,随便招惹一下邻居;有的顽皮可爱,相互嬉戏,亲情、友情、爱情尽显于活动之中。鹤出征不是倾巢出动,总是三三两两以族群出动,气候暖和,动身得早,还不等日出就全部飞走;气候寒冷,行动得迟,要享受一下暖阳才开始出动,无论何时,在出动前,若是鹤鸣的频率加快,就是有鹤在发出号令,其它鹤随声附和,看到要出动的鹤走出群体像飞机一样寻找滑翔的跑道,进行编队飞行。最精彩的瞬间就是日出时分,朝霞映红了湖面,湖面鹤的剪影如诗,天空鹤身掠过太阳,朝霞、太阳、鹤影、湖面相映成趣,形成一道“天光鹤影共徘徊”的绝美风景线。

  出征以后的鹤,或是一个小族群,或是一个家庭鹤,三三两两闲庭信步于田间地头。正午时分,吃饱喝足的鹤飞回清浅的湖面,进行午休,有的单腿站立,将头探进翅膀底下,捂头静睡;有的立正站好,昂首挺立;有的精力旺盛,翩翩起舞。一举一动,体态优雅,举止端庄,显出华丽与高贵的气质,难怪自古视鹤为仙鸟。

  傍晚时分,雾霭之下的山峦略显寂静,偶尔几声鹤鸣,那是鹤披着残霞归来,惊现出“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画面。在静静的山冈前,在水天相接的地方,鹤儿随着鸣声由远及近,由点变成线,由线排成队,由高空盘旋到低空,再由低空滑翔到水面,充满韵律,富有情趣。

  在七彩湖山,多彩家园的念湖湖畔,听鹤鸣,心旷神怡;观鹤影,光影流连,将人的思绪拉回久远的时代。

意境世界

  走近念湖听鹤鸣、观鹤影,就走进一个诗经里面优美的意境世界,诗经《小雅·鹤鸣》中云:“鹤鸣九皋,声闻于野”,意即鹤在曲折迂回的水道高地上仰天鸣叫,叫声响彻云霄,声音在空旷辽远的大泽之间久久回荡。

  在念湖,空旷的海天之间,听听鹤鸣,心情豁然开朗,叫人为之精神振奋,身心被鹤鸣把一切私心杂念抖动到九霄云外,灵魂得到荡涤,心灵受到洗礼,思想境界也会得到升华。融于其景,亲身感受,便是对古文诗经里语义最好的注脚。有心观鹤的人都是为了寻求美的人,因为凡夫俗子做不到,忙于经纶事务的人没闲情,只有追寻美的人才千方百计地用心接近鹤,隔着清浅的水道,欣赏鹤美丽的身影,想用心灵和鹤对话,此情此景,你能领略盈盈一水间,默默不得语,宁静相思的苦恋。在有雾的秋晨寻找鹤影,鸣声穿透雾幔,只听鹤鸣,未见鹤影。观鹤影:似近而远,似假而真,若即若离,变化莫测。在念湖寻找鹤的身影犹如在诗经《蒹葭》里寻找佳人的感觉,“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此时,我把鹤比伊人,何等相似,芦草萋萋,白雾迷离,有位佳人,在水一方,我愿逆流而上找寻她的踪迹,那人却在水的中央。在秋霜浸染的芦苇荡里,从秋霜洁白到秋霜为露,从秋霜成露到秋露未干,苦苦寻觅,无论是逆流而上还是顺流而下,心中想到鹤可能会在水一方,她却在水的中央;想到她在对岸一边,她却在水中小岛之间;想到她会在湖水对岸一头,她却在水中沙洲之间。这样一个令人魂牵梦萦的意境,在大桥念湖寻鹤过程中,就有这样的感觉。让时光回流上千年,穿越时空,仿佛是一个悠远的梦,这个梦,也许有一个约会,至今尚未如期;也许有一次热恋,永不能相许,只能让美好的愿望久久埋在心底。

寻梦天堂

  仁者爱山,智者乐水,只有放心于山水,方能显出人的大智慧,所以多少人奔着念湖的美名而来,在这里,普通人可以获得天地自然的灵气,欣赏到山野水畔的身姿;音乐家可以找到轻柔婉转的节奏;文学家可以找到清新细腻的灵感;美术家可以找到丰富的色彩,优美的线条;摄影家可以用光影绘画,让镜头捕捉到变幻莫测的光影世界,总之,是一个人与自然和谐交融的画面。正是她的魅力所在,现在已成为亚细亚水彩画创作基地,中国民俗摄影创作基地,云南省摄影家协会第一个摄影创作基地。因此她除了是驴友歇脚的家园,还是艺术家寻梦的天堂。

编辑:张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