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忆峰
葫芦上画人生

发布日期:2013-03-12 16:38:19文章来源:

本报记者 严帅 实习生唐开虎 文/图

栩栩如生的花鸟

玛丽莲·梦露

反弹琵琶

雷锋

处女作

    今年55岁的李忆峰是一汽红塔的一名普通职工,去年12月份刚刚退休。他凭着自己对雕塑与绘画的热爱,不断摸索,最终产生了用葫芦作为材料来实现自己爱好的想法,让他与葫芦结下了不解之缘。

  近日,记者走进李忆峰的家中,映入眼帘的是琳琅满目、各式各样的葫芦和烙画。葫芦大的高达几十公分,小的只有几厘米,形状各异,有长的,有圆的,有的似仙鹤,有的又似鸡蛋,每个葫芦上都绘有不同的图案,有传统的八仙过海、财神爷、观音菩萨和关公,也有现代的“学习雷锋”,还有国外的“世纪伟人”和玛丽莲.梦露,当然也少不了花鸟鱼兽,各种汽车的标志等等。经过巧妙的构思和精心的雕刻,一个个平凡的葫芦被赋予了新的生命。

葫芦上的雕刻

  “葫芦取谐音‘福禄’,自古就有‘辟邪消灾、祈福求祥’的说法,做成葫芦雕刻后,有了更加丰富的内涵,也更加有收藏价值。”谈起葫芦,李忆峰喜爱之情溢于言表,他从箱子里找到自己做的第一个葫芦雕刻作品,是刻有“天地人和”字样的镂空葫芦,他向记者介绍说“这个作品是用了三天时间完成的,当时刀功还不行,刀法还不娴熟,用的是父亲留下的曾用来做木雕的刻刀,那个刻刀做葫芦雕刻尺寸有点大,刻出来的线条不均衡、也不够细腻,虽然如此,因为是第一个作品,自己还是把它珍藏起来。”

  李忆峰最先开始做的是镂空葫芦,他说“画”“浮”“走线”“掏”“修”是镂空葫芦的5个关键环节,在葫芦上镂空的部分讲究对称,经常要用刀片精心雕琢,反复打磨,容易折断,一旦出现某个部位折断,这个葫芦也就不能再继续镂空了。“镂空葫芦难度特别大,也比较费时费工,市场上价格太高,接受的人较少,现在自己只是偶尔镂几个。” 据李忆峰介绍,一个葫芦雕刻作品的诞生,要经过选材、加工、根据葫芦形状选定图案、图案字样构思创造、描图或画图、动手雕刻、着色等程序,雕刻好的葫芦每个都配有可以使其直立放置的底座。“镂空葫芦可以安装一个小灯,别有一番古朴的风味。”

  为了搜集葫芦,一年要跑不少地方。“我的葫芦大部分是朋友送的和从网上订来的。”他说,不是什么样的葫芦都能用来雕刻,要根据葫芦的形状选择合适的图案,葫芦和图案一定要配合好。他指着一个刻有观音像的大葫芦作品说:“比如这个观音像,这个大葫芦最上边部分正好和观音的头型相似,下边也不是很肥,长度也还可以,像这样长度的雕出来的观音佛像的衣服袖子、披肩的线条效果才能出得来,如果是用下边太肥的葫芦,雕出来的观音像看起来太臃肿。”

  做一个葫芦艺术品最难的是什么呢?李忆峰告诉记者最难的是作画。“要在葫芦上完成雕刻或者烙画,先得将所要雕刻的内容画在纸上,然后再蒙在葫芦的表面描到葫芦上。”这听着是个简单的过程,但在实际的操作中却很难。李忆峰解释说图形画在纸张上是平面的,而葫芦表面是不规则的且两端大小不一,中间又是凹下去的,要把平面画蒙在葫芦上,必须考虑好葫芦的形状以及从什么角度去画,否则必然会大变样。

  桌子上的“八仙过海”、“学习雷锋”栩栩如生,和画上的相差无几。李忆峰津津有味地把玩着,他告诉记者,随着不断创作,作品的趋向也渐渐地改变,由刻物到刻人,由单个到系列,越来越复杂,难度越来越大。退休后,全身心投入到自己作品的创作中,通过不断地查阅,巧妙地勾勒,细致地雕琢,把许多民间传说、历史人物、活物实体“搬”到了纸上,有故事情节,有人物形象,十分逼真。

葫芦上的烙画

  李忆峰退休后,全身心地投入到了他喜爱的艺术中。在民间艺术的海洋里,李忆峰又发现了烙画。即用火烧热烙铁在物体上熨出画作。烙画最难的是把握火候、力度,还要注重意在笔先、落笔成形。画大多是以木板进行创作,一般以纹理不是很明显的椴木板为佳。因其色泽洁白,木质细腻、纹理不太明显,适合烙多种题材。李忆峰是最近才开始做烙画的,虽然时间不长,但他已有了自己独特的创作风格,他不仅在层板上烙画,而且把烙画搬到了葫芦上。

  记者发现,在葫芦上烙出来的画面有丰富的层次与色调,具有较强的立体感,酷似棕色素描和石版画。李忆峰认为要做好烙画,最重要的是会画画,“我对画画完全是出于个人兴趣爱好,所了解的不全面,也不专业,现在正在学一些画画方面的知识。记者看到他桌子上摆放着许多关于画画的书籍。烙画的另一个难处在于把握“过渡色”。李忆峰在开始烙头发的时候确实被难住了,如何能烙得顺畅而有光泽呢?“要使之深浅有别、明暗有序,关键就在于控制烙铁的温度,这需要长时间的实践,慢慢才能找到感觉。” 他在完成一幅人物的烙画时,第一步就要完成眼睛,如果眼睛烙的没有神韵或者不够完美,那么这幅烙画也就算是失败了。他指着那幅“反弹琵琶”说:“她的一只眼睛我花了两个多小时才完成。”

  对于创作的渴望,使得李忆峰从未停止脚步,他经常骑着自行车绕城,去新华书店翻阅相关书籍,上网查阅自己不懂的,并观摩其他艺术家的作品,每一次都是对他雕绘葫芦艺术才能的一次激发与启示。“我就想把云南的民俗风情融入葫芦雕绘中,把身边的工作和生活融入进去,让人们能从作品中感受到另一种意境。”李忆峰说。设想变成现实,他用雕绘有各个地方特色的作品展示了当地极富特色的民俗文化,用“各个汽车的标志”和各种山水花卉百兽的雕绘作品展示了自己闲时的生活。

  一套烙铁,一双巧手,一个葫芦,就能在葫芦上创作出一幅幅栩栩如生的图案。李忆峰拿出他曾经创作过的作品的图画,翻开他视为珍宝的作品照片,只见花卉、动物、人物等,经过他的手,是那么活灵活现、逼真动人。

  李忆峰除了对葫芦的狂热,还喜欢跑步、骑自行车等,对唱歌也是情有独钟。谈到唱歌,他迫不及待说起的自己的唱歌经历。“我一般是选择翻唱,去年,我兄弟送了我一套音乐设备,音响效果比外面的还好,我都在家里录制,再放到网上去和朋友们分享。”接着他打开自己的电脑,里面全都是自己录制的歌曲。

  李忆峰说得兴起,坐上“录音台”,戴上耳机就给我们演唱了一首泽尔丹的《我的九寨》。只见他手扶话筒,闭目静听,随着悠扬的曲调开始演唱,声音优美婉转,令人陶醉。

编辑:杨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