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迤砚 乌蒙瑰宝

发布日期:2013-07-16 15:12:52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杨德昌/文 李永星/图

工匠在制作迤砚。

迤砚石材

  地处云南迤东地段的乌蒙山,属地质学区块的“康滇地轴系”,地下蕴藏着丰富的金属、非金属资源。自汉朝以来,东川铜,朱提银及铅锌等金属闻名遐迩,其中东川府的迤车汎一带出产“墨石”即黑色大理石制作的墨石砚台外销,早已为人知晓。在一些石材矿脉带中,由于地质构造的断裂、沉降、挤压、抬升加之高温高压使锰、铁、钛、硫、磷等物质元素聚合、变异,导致石材上呈现出不同层次,不同形态的花纹,由黄、棕、白、绿、灰等颜色聚生而成,这些丰富奇异的纹理、斑块称为“石品”,为人们提供了开阔的视野和想象空间,赋予了不同品种,性状的名称如:黄玛瑙,紫玉藤,茭白,靛青,红铜镶,乌蒙霞等等。这些得天独厚的自然宝藏等待人们认识,开发利用。

迤砚历史

  明清时期,东川铜业大兴,到清朝乾隆、嘉庆期间,交通畅达,长江中下游和川陕八省商贾云集,人口大增,迎来了经济文化大发展的百年盛世。东川府以“天南铜都”享誉全国。这里108座会馆、宗祠、寺庙林立,移民潮涌入带来的长江中下游人才、技术、文化在此充分汇聚,密切交融。

  长江中游的安徽歙县,是一个比较贫困的山区县,当地先辈有外出谋生传统和利用石材制出闻名全国的“歙砚”业绩,在民间形成制砚产业,历代有很多制砚为生的能工巧匠。在奔赴东川求生的移民潮中,不乏来自歙县具有识别制砚石材和制砚专长的高手,一些匠人没有到汤丹采矿冶铜,也没有去乐马银厂炼银,而是在东川经昭通到北京的运铜大道上的迤车驿站所辖的垛格塘幺站附近驻留下来,在本地“墨石砚台”的基础上,发现采集新石材,开发利用天然石品,因材施艺,因形构图,创制出既有本地材质特色,又有文化内涵的砚台。由于砚材是产于滇省迤东地区迤车汎一带的石材,固叫“迤石”,用其加工制作的砚台亦叫“迤石砚”,至今称为“中国迤砚”。

迤砚开发

  由于大自然的造化,使迤石具有丰富叠加的层次、刚柔并济的质地、绚丽多彩的图纹、涵养墨液的丽质、名贵奇异的石眼,成为独特而优良的制砚石材,千万年来,深藏于乌蒙的大山之中,鲜为人知。

  清朝中期,前来东川经商谋生的安徽歙县人陈姓,发现迤石,并运用歙砚工艺组织工匠制作迤砚,由制砚能工巧匠以高超的手艺和文化素养所制作的迤砚,将迤石的天然特质展现人文精神的灵动,备受文人的推崇。

  由于地处西南一隅,加之历代官府、民间都把全部精力投向当时最热门的铜银铅锌金属矿产资源开发上,无暇顾及冰冷的迤砚开发,所以迤石没有规模化地生产,未形成全国性的品牌,从而迤砚资源亦未遭遇到无序乱挖滥采,以几乎原生的状态幸存下来,令人欣慰!

  民国后期至本世纪初,由于纸笔墨砚书写材料工具的变化和文化传播手段的进步,研墨砚台的实用性减小,迤砚生产衰落停顿,与迤石相伴尘封、深埋于山峦的泥土之中。工艺美术大师马永义,深谙文化艺术,在其家传的一方迤砚启迪下,近几年一面征询业内方家、技师的意见,一面作市场调研,会泽《铜宝斋》终于重启了中国迤砚在新时代的艺术性与实用性结合的开发创新之道。

  在国家文化大发展,建设民族文化强省的大好形势下,开发利用迤石资源,引入歙砚端砚的制作技艺,发掘会泽的历史文化资源,吸纳优良的文化成果,融合艺术和文化于一体,将迤石中固有的美妙石品花纹展现出来,达到自然石材的优异品质与高超的制砚工艺有机结合,彰显出迤砚的腻、养、柔、坚质地和形制的文化内涵与地域特色,民族特色。依据科学保护与开发的法规,发扬传承与创新的理念,将迤砚打造成强势的文化产业,让中国迤砚的艺术价值、人文价值、经济价值跻身于中国名砚的殿堂。

 

 

编辑:陈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