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工会要闻 | 本期聚焦 | 劳动观察 | 他山之石 | 文化园地 | 一线传真 | 理论研究 | 热点时评 | 劳模风采 | 调研之页 | 基层采风 | 新生活 | 解读十八大
公示公告
曲靖市县两级工会助推脱贫成效显著 耿家盛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在曲靖举行 李桂珍到会泽调研扶贫攻坚及农民工返乡创业工作
>>更多
曲靖新闻网 >正文
出   路
欢迎访问曲靖市总工会       2013-09-29

 

        

    老家村里唯一一条通往外面的土路又在大修了。还是修一条土路,一条更宽的土路。方向不变,路线不变,就连二十年前因修路而生的弯弯拐拐也没变。

这是第五次正式的大修。新推出的土让原本难走的路更难走了。车子无法通行,只能步行,我似乎又回到二十年前读书的时候。那是一种艰辛的快乐,幸福的艰辛。

村里上百户乡邻放牛割草、赶街上学都得走这条路。沿着这条路,我们带着各自大大小小的梦想从深窘无名的山沟,阔步坦途、跻身都市、观享繁华,踏上了一条被公认亦被默认的“成功之路”,在各自的舞台上尽领风骚。

我走出来了,端上了众心企慕的“铁饭碗”。虽没有范进中举之迹象深刻,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在一种不对等的比较里知足着,自豪着,庆幸着。按照当地的说法,这就是有“出路”了。一时间,我成了村里人说教子孙的活教材,成了他们的一面奋斗旗帜,一个效仿标杆,一个既定目标。每年总有一大批人考取学校,这个村子也逐渐成为小有名气的“文人村”。越来越多的人找到了出路。

谁可曾想,我儿时的忠厚踏实和瘦小羸弱都无法让熟知我的人们看出丁点儿聪明伶俐、出人头地等诸多成功的显性因素啊。我是极其不起眼的一个小女孩。

还记得中学毕业,当我以全校第一名的身份考入师范学校,一个远房姑父听到这个消息时,他那轻视质疑的表情比看到外星人还要夸张:“就她呀?竟然考起了师范?”在他的意识标签上,我是愚钝无望的代名词。尽管当时十五岁的我还不知道这是以貌取人,我也没有要令人刮目的决心,但在父母坚决意念的牵引下,我的脚步一刻也没有偏离当初的梦想之路。我必须也应该找到出路。

幸福在前方,我还在路上。这么句话应该是比较贴切的陈述。通往成功的路,一直在修路。我一直在走,从那个狭长深没的沟底,一路攀越。

从家到镇上约二十里远,二十多年前,路的两旁是叠嶂的山峦和密匝的树木。路依山而延,说是路,其实仅是一条一尺见宽的林间小道,一到夏天,草木疯长,山洪冲刷,路就会没在树林里,逼窄难行,成为水沟。如果两人在路上相遇,还必须侧身方可擦肩而行,而且大半都是坡路。因为路窄,无法车拉马驼,只能人背。为了积攒学费,我自八九岁就得跟着父母背玉米和烟叶,走这条路到镇上卖,那个时候也唯有这些东西可以换些小钱。一年的烤烟,充其量也就能卖个两千元左右。七八月是家里一年最有钱的时候了,那是烤烟季,苦,却有盼头。而这一切都是九月开学季的铺垫。

母亲在她20岁的时候,从一个山沟嫁到这个更深的山沟。有人笑她傻,有人说她憨。但她知道嫁一个有眼光的人比嫁一个金钱符号更有出路。是老爸的才情牵引了她的爱情执念和幸福守望,她发誓不再让子女的愿望埋没在深不可测的世俗观念里,她要给她的子女一片沃土,让他们的理想生根发芽,在合适的季节开花结果。

她把自己的心愿种在那一亩三分地里,把生活的苦发酵成一堆堆农家肥,施给每年为她增加收入的土地,只待儿女有朝一日走出去。

我小学毕业时,恰巧爸爸去进修,那是家里最苦最穷也最缺劳动力的时候,村里的七大姑八大姨们苦口婆心地劝说母亲让我辍学,都说:“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女娃娃早晚是别人家的人,抚了读书划不来……”母亲反而坚决地教育我们: “儿啊,种地也要有知识啊,古话都说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你难道还要走妈的老路,本份传统一辈子卖给这几亩地?”

我们自是带着母亲坚若磐石的信念,磨破了一双又一双她亲手为我们缝的塑料底布鞋后,踏进了理想的大门。

村口矮墙上“要致富先修路”的标语仍是十几年前的样子,只是颜色更加鲜艳耀眼了。作为一种经验,它一次次地被印证着,实践着。在这里,道路的畅通就意味着财路亨通。这条逼窄了几代人的毛毛路正是因为村里新开了几个煤窑才开始大变样的,它俨然成了一条生财之路,成功之路,希望之路。仰仗着这条路,村里的乌金(煤)一车车拉出去,换回的便是一沓沓象征富有的“大白脸”,是它让村民们瘪了几代人的腰包鼓了起来。

村里一排排有着百年历史、写着毛主席语录的旧泥瓦房正被钢筋水泥洋房替代着。那是村民在时代潮流里确定的一种幸福象征,那是他们意念里的出路。老爸还是喜欢老房子的“土”味,他说那更接地气,有生活的本味。每年他都要用自制的“地巴掌”把堂屋的土地板拍平。我们家的老房子正一天天在村里成为另类。在这一点上,父亲总是跟别人有着不一样的见解。他从来没有因为谁的嘲笑而改变初衷,跟着时髦的步伐前进。原因很简单,以前修房子的钱都被父母投资在了我们姐弟俩的理想前程上,后来则是这种艰辛成全了父母的自然心愿。

村里的路在一次次扩修,煤窑在一个个增加,有钱人在一打打增多,楼房在一层层加高,观念却在一天天退变!村民们不分昼夜地在山肚子里正以得寸进尺之势前进着,他们沿着一条自定义的出路奋力狂奔。村里的十三到十九岁的年青人也在这巨大的利益诱导下成了挖煤大军,他们不再羡慕我们视为宝贝的“铁饭碗”,他们只想端自然天赐的“金饭碗”。那样更直截了当,也无需太多的技术水平和知识含量,只要够大胆,体格够强健。

村里再难听到有人金榜题名的喜讯了,家乡传来的是村民因煤窑事故而伤而亡的恶讯,或是村里年轻的XXX又得癌症死了。

曾经汩汩而流的龙潭水已被煤窑的荒堆掩埋,曾经伟岸飒爽的红豆杉已被伐成桩,曾经鹊鸣燕舞的村落已孤寂哑然,曾经赫赫有名的状元村已名落孙山 ……

一夜暴富的心魔在作祟,使得很多人在愚昧攀比的怪圈里打转,他们可知,行走在真实泥土上的脚步才是坚实有力的,即使脚步再细碎,亦能抵达理想幸福的顶端。他们在给自己找出路的同时却是在断子孙的后路啊!

每个人都在寻找出路,因为谁都需要出路。但一条道德、理智、泰然的心路更需要扩修,那才是我们真正的出路。



        
  稿源:开发区西城街道党政办   
编辑:杨晓  



  • 关注农民工工资问题:有惩罚, ...
  • NewIconPh
  • 深刻领会十八届五中全会的重要 ...
  • NewIconPh
  • “要讨薪先喝酒”:于法于情皆 ...
  • NewIconPh
  • 养老金入市,迈出这一步不容易 ...
  • NewIconPh
  • 帮助农民工讨回血汗钱值得宣扬 ...
  • NewIconPh
    市总领导
     
     
    版权所有:曲靖市总工会版权所有
    地址:曲靖市麒麟区 邮编:655000
    网站编辑电话:022-84236212
    copyright 2009 www.ftutj.cn all rights reserved i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