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发布日期:2013-10-12 15:41:07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杨桦宁

       近来,夜里无数次梦见年迈已逝的父亲,醒来挥之不去的总是对父亲的追忆。有很多话想对父亲倾诉,却欲哭无泪,欲诉又无语!

  去年十月十七日早晨,到办公室刚坐下,似乎有些心神不定,突然间手机骤响,母亲急促带着哭腔地说:“老大(家中长女),你赶紧叫你妹妹们回家,你爸爸快不行啦!你们也赶紧回来!”吓得我打了一个冷噤。父亲真的到了生命的尽头吗?似乎有一种不祥的征兆。半小时后,待我们及医生赶到家中时,八十岁的老父亲没有留下一句话,就匆匆地、悄无声息地永远离开了我们!

  父亲是个不善言辞、默默做事、与世无争的实诚人。翻开家中三十几本沉甸甸、已泛黄的大大小小的奖状,记录着父亲近四十年来从事水利工程指挥工作的足迹和成绩——我平凡、朴素而又伟大的父亲!

  记得父亲被评为县劳动模范时上街游行的情景:那天早上我正在上班,忽听见大街上“嘣嚓嚓,嘣嚓嚓”锣鼓声喧天,有同事喊:“快去看劳模游行啦!”我也赶忙跑出去看个究竟,在披戴大红花游行的队伍里,我惊喜地看见笑眯眯、合不拢嘴的父亲。晚上回到家,父亲一直笑呵呵的。父亲是单位公认的业务骨干和技术能手!“吃得苦,受得气”是同事对他的评价。

  我孩提时代,父亲总是在工地上忙碌,指挥勘探、施工、筑坝……跑遍了师宗县大大小小的水利工地,与其他技术人员、工人长年累月同吃同住在工地上直至竣工,几个月不能回家一次。记得寒冷的冬天,回到家的父亲十个指头都用胶布裹住,每个指头都皴裂了。后来听父亲同事提起,有时工地人手不够,父亲常常亲自动手,长期以来,把自己的双手弄成了这样!母亲心疼地说说他,父亲只会“嘿嘿嘿”地笑笑,不作任何解释!

  也许是长年累月在工地奔波,父亲一生清瘦,一米七八的个子,体重不超七十公斤。我上初中时,父亲在水库工地上突患急性痢疾,身体极度虚脱晕倒在地,后被工人们抬送到乡卫生院住院治疗。几天不见,父亲清瘦的脸庞上两颊深陷,脸色铁青没有血气。三天后大病初愈,父亲迫不急待地返回工地,单位领导劝他多休息两天,他同样只是“嘿嘿嘿”笑笑,身体康复后工作起来照样是“拼命三郎”!在我的记忆深处,短短的三天住院治疗,是父亲工作40余年中唯一的一次吧!

  退休后的父亲赋闲在家,除偶尔翻阅报刊杂志,看看电视新闻外,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和爱好。医生出于身体健康保健考虑,建议他不要或少抽烟时,他一声不吭,几天工夫就把抽了几十年的香烟给断掉。父亲几十年来养成的习惯根除得如此爽快,女儿打心眼里佩服!

  去年春节期间,父亲患带状疮疹,我们回家看望,发现他腰间出现很多水泡,好多地方已经溃烂得不成样,出脓水贴在内衣上。别人说这种病非常疼痛,尤其是发病在腰间,透心骨的疼痛让人难以忍受,但是父亲却静静地躺在病床上,一声不哼。女儿看到这些,心里难过不已。到曲靖治疗七天后,老人家听见医生说“好得差不多啦”,晚上就执意要求回家。父亲只要自己能动,他是多么不愿拖累自己的儿女,不愿打扰子女平静温馨的小日子!

  追忆父亲的一生,虽未做出惊天动地的伟业,但他却在默默奉献。如今,父亲安葬于师宗县城小青山上,县城全貌尽收眼底,远眺前方,一湾泛着银光的小石山水库跃入眼帘,这是父亲当年曾经工作过的地方,如今景色如故,父亲永远宁静安详地长眠于此处。

编辑:陈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