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山村教育终不悔

发布日期:2014-03-31 09:34:20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本报记者 邱艳霞 文/图

上学路上。

认真备课。

上数学课。

辅导学生。

为学生准备营养餐。

一师一校3个年级23个娃

3月21日上午,沿着崎岖的山路,记者一行到达陆良县马街镇马街村委会杨间房学校,这是马街村委会最偏远最贫穷的村子,上午10点,一名老师正在上数学课,普通话讲得有些不够标准,然而没有人因此调侃他。在杨间房村的孩子们心目中,它是最美的语言,就是这带着浓重陆良口音的普通话,教会了杨间房村的人认字、学习,30多年来,在这个小山村,他教了两代人。31年来,150多个杨间房的娃娃先后跟着他学知识,其中20多个学生上了大学,还有人也当了老师。他就是马街小学杨间房分校唯一的老师——杨小云,从1983年开始,就在这山上,这所简陋的小学,把爱和青春挥洒到了教学生涯中。

推开其中一间教室的门,10多个孩子正在上课,分为两组,左边的是三年级,右边是五年级,这间教室的隔壁是一年级,孩子们正在认真地写字。讲台上这位皮肤黝黑的老师站在靠左的位置给三年级上课,右边的五年级则在自习。考虑到生源问题等,学校隔一年招生一次,保证学校有3个年级。这就是典型的复式教育,这样的学校已经很少见了。讲台上的老师皮肤黝黑,身着朴素,嘴唇的血泡和脱皮很明显,透出辛苦和憔悴的痕迹。每天,他就是这样,教完一年级写字,再教三年级加减法,再教五年级更复杂的知识,20多分钟一堂课并不长,杨老师忙得没有一丝间隙,甚至两个年级之间轮换的时候,喝口水都顾不上,在他眼里,生怕耽误一分钟,孩子们的课程就要落下了。一天下来,杨小云要连续讲8个小时的课,外加管理学校琐碎的事情。此外,在学生放学后,杨小云还要备好三个年级的语文、数学,相当于准备6门课程。口干舌燥、咽喉肿痛、声音嘶哑这是他的生活常态,这样艰苦的过程,没有人能替换他,作为马街小学的分校,这里只有杨小云一个老师。马街小学的陈校长介绍说,杨老师仅仅教学工作量就是其他小学老师的4倍还多!并且,他成年累月是这样上课的。

不仅仅是老师,还是学生的男保姆

杨小云不仅仅是位老师,还是23个孩子的男保姆。 自从实行营养早餐以来,杨小云又从老师变身厨师、采购员。从食材的采购到制作,到端上餐桌,餐后清洁餐具,所有的环节杨小云都要一一完成。

从杨间房学校沿着崎岖的小路,走30多里路才能下到马街,每次回来,杨小云都背着学生们营养早餐的食材及课本、学习用品。 每次下山一趟,都要耗费4、5个小时,不论严寒、酷暑,一年又一年,一趟趟地下山,一趟趟地满载而归,带着营养早餐的食材,带着学生的教材,带着马街小学学来的经验,杨小云老师那个背着背篓爬山的身影印刻在了很多人心里,他那份艰难可想而知。杨小云每周要下山一次,有时妻子上街或者乡邻上街,他也会委托他们帮忙采购些面条、米线,但买肉杨小云一定亲自去,生怕有闪失,只有自己采购的猪肉才放心让孩子们食用。孩子们爱吃米线,因为干米线易储存,厨房里放着不少。每天上午,他6点30分就要到学校里做营养餐了,在学校一楼不足20平米的小厨房里,放着简易的锅碗瓢盆,对于山上的孩子而言,营养早餐也很丰富,鸡蛋、核桃奶、米线、面条等等随时轮换,7点30分,孩子们到学校吃完早餐,他立即收拾碗筷后就开始连续上课了。下午5点左右下课后,杨小云才有空准备营养餐。学校里没有自来水,下课后杨小云就去自己家里挑两挑水来学校为第二天的营养早餐准备,碰到做米线的时候,还要花三个多小时泡发米线,如果肉臊子没有了,还要熬夜炒出一些备用。 这些工作都做完了,杨小云才有空坐到办公室备课,办公室有张简易的床,有时候太晚了,他就在办公室凑合一宿。就这样,杨老师平均每天就有12个小时“泡”在学校里。

做营养餐,对于杨小云而言是繁重的教学工作外额外的劳动,并没有额外的报酬。马街镇汤副镇长说,有人赞扬杨小云为孩子们忘我牺牲,非常了不起;也有人说,他是瞎操心、白忙活,又不赚钱,却一年四季泡在学校里,做早餐、上课,真是不值得。无论别人如何评价他, 杨小云从未在乎,依然忘我地奔波在教学一线上。

“有人来了,我才敢退休”

杨小云今年已经52岁了,在这所小学一个人孤独地坚守着。没有别的老师可以和他分担这所小学的教学任务和照顾孩子的负担,甚至,他在教学方面有些想法,也没有人能和他交流与分享,但是他的内心却是热闹的——装满了村里的孩子们。许多人嫌这里苦,海拔2300米的龙海山上,经常云雾缭绕,气温低于山下3、4度,交通极为不便,买个日用品都要下山来回走上3、4个小时,学校设施也非常简陋,不大的2层小楼孤零零地坐落在山上。就是这座小楼的建成,也凝聚了杨小云的心血。杨小云上课之初还呆过牛间,破旧的土坯房,仓库用房,1994年,作为教室的仓库一角坍塌了,吓坏了杨小云:学生们没有地方上课了。杨小云带着这个心病来来回回跑了许多趟镇上,终于1996年,在镇政府的支持和私企老板的赞助下,杨间房才有了如今这所有两间教室的小学。

1997年,他通过继续学习从代课教师转正,还经常写一些教学论文和马街小学的老师交流。 多年来他多次被评为“优秀教师”“师德标兵”“教书能手”,教学水平受到多方赞誉,学校只有一个老师,学生的课程和山下马街小学的课程进度却相差不大,孩子的成绩也在马街镇上排名中上,还曾获得全镇第二的好成绩。面对这一切的赞誉,他只是朴实地说:“我就是这儿的人,村子里头的人都看着,我不能对不起杨间房的的人啊,更不能对不起娃娃们”。

据了解,当地规定教师年满50岁或教龄满30年就可以申请退休了,杨小云也想着退休后, 帮家里做些农活,好好地协助妻子务农,然而,更大责任和艰巨的任务还等着他,和记者谈及这个问题时,他咧着嘴朴实地笑起来:“要是有人来了,我才敢退休,要不然这些孩子没有老师可怎么办。”

杨小云朴实地告诉记者,其实1983年自己高中毕业时做代课老师时很想去马街小学的,毕竟那里条件好多了。但是做为杨间房土生土长的人,对这里充满了感情也承担了责任,这样艰苦的条件,只有自己才能守着这所学校,换了别人人家也不愿意来,娃娃的上学就成问题。马街小学的陈校长告诉记者,曾经多次组织马街小学的老师来这所分校进行体验,很多老师连步行爬上山都觉得累,了解杨小云的工作后,他们深深地理解杨小云的辛苦,对他充满了特别的敬意。但设身处地地去想想,这样高强度的工作,这样艰苦的环境,就这么一个老师照管着一个学校,究竟有几个人能做到呢?

心里装的全是娃娃们

杨小云总是那么忙,家里完全顾不上, 无论农活多么繁重,这个年过50岁的铁血汉子从未落下课程。杨小云家有4亩土地,两个孩子都在外打工,家务农活全部是妻子一个人扛着,此外还要照顾90多岁的老母亲。 2006年由于常年繁重农活,平时未能治疗,妻子胆囊突然破裂,非常危急抬下山送去医院治疗,学校只能放假。然而,没多久杨小云风风火火地从医院回来了,急着给孩子上课,还动用周末的时间给孩子们补课,生怕落下课程。家里人埋怨他不顾家,而他对于学生的付出远远超过了家人,1999年12月,一位学生杨林坤突发疾病,口吐白沫,不省人事,情况危急,杨小云急忙丢下课本,背着学生连跑带走,在刺骨的寒风中奔走30里路,送到山下医院,学生得救了,他才松口气,揉着自己酸胀的肩膀,才想起自己竟然能背着学生跑这么快这么远。

山上的条件艰苦许多人都了解,一些爱心人士会送上些衣服、棉被给学校,大家都会为这位老师捎上一份,然而,他几乎都拒绝了,他说:“给孩子们吧,孩子们更需要。”有人捐了款,他拿来购买桌椅板凳,或是学习用品,一分不少地花在学生身上。正如马街小学陈校长说的一样,他从不计报酬,一直默默地付出。

作为23名孩子唯一的老师,杨小云的感受就是分身乏术,除了不停地上课,语文、数学轮换,偶尔也上上音乐、体育和美术,碰到开会或者下山给孩子们买营养早餐的时候,就得放假,然后另找周末或节假日给补回来。村里的娃娃家里没人在家的,大家都托付给杨老师,他带着吃饭、上课,有时还登门辅导课外作业,俨然成了孩子们的“老父亲”。

上午11点学生放学后,杨老师才有空静下心来和我们聊了几分钟,采访将要结束的时候,杨老师却着急起来,他不时地看着时间和窗外,最后不好意思地和我们道别,原来当天中午有位一年级的学生家里没人,家长将孩子交给了杨小云老师,中午带着学生去自己家吃饭,当天天阴寒冷,害怕学生等久了饿哭了。边说边走,杨老师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找学生了,在我们返程的时候,看到杨小云拉着小孩折回家里吃饭,俨然一位慈祥的“老父亲”,就是这份责任和爱,让杨小云31年如一日,为山村小学带去了知识、温暖和感动。

编辑:张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