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威羊场水节红军烈士碑

发布日期:2015-01-27 14:55:37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王人天 文/图

英角是宣威市羊场镇的一个自然村。水节离村有两公里,去年在政府筹划下于该地修建了红军烈士纪念碑,是目前方圆百里内的唯一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天气晴朗,空中飘着许多白云,是拍照的好时光,带了相机特意去水节看看红军烈士纪念碑。顺着陈家屋基的土路爬上紧风口,再沿着公路走上一华里就到了水节出水的地方。公路上边是个水塘,那是从水井里流下的水汇聚形成的,过去是牛羊早晚饮水的处所,现在经过村民的修建,更显得宽敞和整洁了。水塘旁有一条小土路,宽约七八尺,从土路上去就到了出水的地方。水井在一个高埂子下,去年修建红军烈士碑时一同重新修建,用石头镶嵌而成,连着两边的挡墙,高约两米,旁边立着一块碑,题名“红军饮水之泉”,立碑时间是“二0一三年九月十五日立”。名之由来是因1936年3月28日,红二、六军团长征经过这里,战士在此休息饮水而得名,碑面上题有“一九三六年三月二十八日”字样。水清澈甘冽,远离村庄,非常干净。

水井上边有棵两围多粗上百年历史的棠梨树,在我的记忆中,很小的时候树就有这么粗了。棠梨树郁郁葱葱枝叶繁茂,地方上把它按风俗习惯叫做龙树,因它长在水井旁,形状又很特别,酷似一条腾空而起的苍龙,四散开来的枝叶就是龙爪。由于90年代初的滥砍乱伐,周围都成了光秃秃的山包,水井旁的龙树就成了为数不多的古树。棠梨树的保护由于水井,也由于红军在此饮过水。不禁想起小时候读过的一篇课文《吃水不忘挖井人》,那是瑞金城外的沙洲坝,毛主席在江西带领红军闹革命时亲自掏挖的,人们忘不了他和红军的恩德特立碑纪念。

对于水节的水井和龙树,英角百姓怎么又能忘了红军曾在此饮水和打仗呢?那一仗可是惨烈的。1936年3月28日,红二、六军团在海岱休整后经水坪、兔场、英角向富源挺进,到达水节时于水井旁饮水休息,没想却被尾追的滇军赶上,飞机狂轰滥炸,红军战士只能跑到松林中隐蔽还击,经过惨烈的战斗,最终摆脱了追堵,但是也牺牲了数名红军战士,无名烈士就葬在上面的小山头上。

离开水井后,穿过旁边的横路,眼前便出现一条毛路,那是来祭扫红军烈士的人们踩出的。上到山头,一块烈士碑耸立在前面,伴着青松回望英角村子,碑后面有七座烈士墓,均没有名姓,只有牺牲时间和立碑时间,是去年9月15日立的。红军烈士纪念碑正面刻着“红军烈士纪念碑”七个大字,背面刻有整个序言,以宣威党史资料中的《红二、六军团长征过宣威日记》作证,几百字的序言传承了历史,叙说了那个悲怆的岁月,教育着当地的子孙后代,每年学生都来这里扫墓,缅怀先烈。在这个红军牺牲的地方,整座山都开满了映山红,在它前面左边的山头则开满了杜鹃花,纯白色的,当然那个开花季节只能是在暮春初夏时节,别的时节就只有青松作陪了。

山头高耸,前面一条大沟,左边火石口子的山头回溯形成很陡的陡坡,公路从陡坡而上,右前方即为公路,可以想见当年滇军追击,他们在飞机的轰炸下冒着枪林弹雨抢占山头打阻击,是何等的机智判断。最后国民党滇军被迫撤退,他们取得了该战役的胜利,将伤员就地疏散医治养伤,伤好后又去追赶部队。

历史远去,看一眼压低了的云层和默默静立的大山,似乎它们也跟我一同默哀,缅怀牺牲了的无名红军烈士,记住那个时刻,记住他们带给后人的幸福。

编辑:陈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