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工会要闻 | 本期聚焦 | 劳动观察 | 他山之石 | 文化园地 | 一线传真 | 理论研究 | 热点时评 | 劳模风采 | 调研之页 | 基层采风 | 新生活 | 解读十八大
公示公告
曲靖市县两级工会助推脱贫成效显著 耿家盛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在曲靖举行 李桂珍到会泽调研扶贫攻坚及农民工返乡创业工作
>>更多
曲靖新闻网 >正文
回娘家过年
欢迎访问曲靖市总工会       2015-03-13

 

        

杨云霞

    “庄稼老二不要望过年,过了年就要下田。”这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母亲在我念叨过年时常说的一句话。但对于一个尚不识愁滋味,没有任何情感负担的十岁女孩来说,是无法体会母亲的“年”愁的。“年”是母亲生活重负的一个惊叹号。我永远拨不正母女间的期望表盘,但母亲为了我,放弃先前所有计划,一心筹备着一个属于我的“年”。

    只要想起掰着手指头, 算着过年倒计时的童年时代,那一袋两斤重的双喜牌水果糖就把心甜透。过年就意味着我可以尽情地挥霍大把的闲暇时间,我可以玩到鸡鸣,也可以睡到自然醒。青松毛、新衣服、压岁钱…… 但我始终没有想过那样的时光一定得跟父母一起分享,而是认为同龄小伙伴才是必不可少的快乐佐料。父母总是任我疯玩,哪怕是打碎了碗,或放一把火烧了邻家的禾堆,也不舍得骂我半句,因为母亲说:“正月忌头,腊月忌尾,万事都要图吉利,要好好地开头,更要好好地收尾。”

    春节, 我幸福快乐的丰厚积攒,一存就是二十年。

    生命的二十年、三十年,匆匆的岁月啊,似乎不以天计,而把十年归拢成一个你觉不出长的单位。每一刷子过去,我对父母的情感就变一个色调。恋爱时,男友盛邀回家过年,但父母说没过门的媳妇,不可以去婆家过年。那时只知怨父母过于迷信,不懂成全浪漫,过年在哪里不是过。殊不知,那是父母对我纵容的最后恩赐。

    女大当嫁。这不是宿命,这是一次情感转移。

    二十一岁, 在离过年还有九天的腊月二十一,我结婚了。二人世界。想象中的浪漫却在那一年的大雪里彻底冰封。当我把那一捧塑料玫瑰放在茫茫雪地,除了孤立的红,再找不到更多与曾经的随心所欲相关的温暖细节。直到过小年(元宵),按照民俗,弟弟才接我回娘家,算是回门。

    跨进我住了2 1 年, 肆意快乐了21年的娘家门,地上铺着的青松毛还在,虽然底层的松针已干得泛白发脆,但因母亲每天往上面撒一层,看起来依然青翠逼人。母亲说我成家了,没时间去扯松毛,新房也不适宜垫松毛,让我回家感受一下曾经的年味。心马上就拧出止不住的泪,但为了“吉利”,我起身去给她拿我特意带回家的东西。

    之后的十多年,我都没能回去与父母一起过年。曾经被父母放纵、宠爱疯长的幸福枝蔓也一年年在春节来临时枯萎成无法言喻的慨叹与怀念。直到2009年,我在城里买了房子,再次为了我的新家吉利,二老从两百公里外一路晕着车,第一次来我的“家”过年。患了腿疾的母亲还是从老家的山上摘了几枝青松,挂在门头。但曾经在娘家过年的其乐融融却再怎么也找不到了。

    每一个我不能回去的春节,大年三十晚,当满桌的菜上了青松席,鞭炮噼噼啪啪开了节日的序,烟花在我的心情之外缤纷绽于夜,父母未曾吃一口饭菜,电话就会准时响起,他们轮流着事无巨细地告诉我做了多少个菜,备了哪些年货,打算如何守夜……多想飞奔过去,再陪父亲打一夜已经过时的双扣,或者,给不胜酒力的母亲,斟半碗她唯一爱喝的竹叶青酒,听她跟每一个人碰杯时说的“吉利”(祝福语),让那个被她寓意为兴旺的火炉一直执着燃烧。这足以让我所有流离失所的情感皈依。但按农村的规矩,女人出嫁后就不能再回娘家过年了。为了娘家的吉利,任凭记忆里的年味被无奈和残缺感覆盖,我带着痛感熬过七天春节假日。

    短短七天,却是我一年365天里最长的自由日,也是我唯一可以彻底支付给父母的亲情账单。工作任务收买了我太多的亲情良知,否则,常回家看看就不会被写进法律。只想去看看父母如开了裂的老屋山墙一样的身躯。我何曾如父母爱我那般,为他们的牵挂,还有为他们的风蚀残年去做一次尽心的修补?哪怕只是为他们担一挑水,去十里外的山上摘一箩青松毛……

    春节前,循规蹈矩的母亲打来电话,让我回家过年,这可是犯忌的破例,但在她心里,还有什么可以阻止一个亲情的期许?

    回家,过年。陪陪年迈的父母,捡拾我被岁月无情侵吞的亲情。

                                              (作者单位:开发区西城街道党办)

 


        
  稿源:市总工会   
编辑:杨晓  



  • 关注农民工工资问题:有惩罚, ...
  • NewIconPh
  • 深刻领会十八届五中全会的重要 ...
  • NewIconPh
  • “要讨薪先喝酒”:于法于情皆 ...
  • NewIconPh
  • 养老金入市,迈出这一步不容易 ...
  • NewIconPh
  • 帮助农民工讨回血汗钱值得宣扬 ...
  • NewIconPh
    市总领导
     
     
    版权所有:曲靖市总工会版权所有
    地址:曲靖市麒麟区 邮编:655000
    网站编辑电话:022-84236212
    copyright 2009 www.ftutj.cn all rights reserved i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