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坡天坑有瞧场

发布日期:2016-03-17 10:19:44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大天坑鸟瞰。

可以轻易入内的半坡天坑。

天坑群落怪石嶙峋。

天坑人家。

(本报特约记者 阮兴元 文/图)珠江源头在沾益,沾益有个大坡乡,大坡有个海峰湿地,湿地附近有天坑群落,天坑里面有人所不知的神奇。

一程山道一路景

  海峰湿地有名,被游人誉为“云南小桂林”。我很有幸,常到海峰走。遗憾的是,离湿地不远、与海峰自是一系统的天坑却一直没涉足。

  梅英尽落,柳眼初开,殷红窦绿。同事们好像都收到春天写的信,不约而同向往起天坑风景来。

  从沾益县城驱车,40多分钟便越过德威村,沿着水泥村庄道路,继续爬坡上山,进入天坑所在的石仁村。但见群山绵延、峰峦俊秀。阳光明媚,天高云淡,新发的各种树叶泛着鲜嫩的光彩,各色山花赏心悦目,空气清新得仿佛让嗓子尝到了蜜。

  山路引领车辆高歌猛进,道路两边的风景兀自隐退。“看,那就是石人,两个,怕是夫妻二人。”石仁村外的石山上,两个酷似人形的石头相近伫立,惟妙惟肖,不知它们如此守望却不得牵手有几个万年了。越过石人,一条颠簸的山路蜿蜒伸向崇山峻岭,把陌生人引入向往之地。

  来到一个叫大竹箐的小村子,适逢桃花芬芳,竹枝摇翠,但见人勤春早,一块块轮茬的耕地早已翻犁碎垡,只待春播春种。村头的一条小道曲径通幽,顺道登山而进,道路边、灌木林中怪石嶙峋,恰似当地农民放牧的各种石头动物静卧晒太阳。继续前行,到了一处人工林,但见一棵棵圆柏纵横成行,向导说这是退耕还林的样板。人工林一过,各种混交成林的树木掩映着白色的怪石,更加别有洞天,让人进入全新的境界。

  大茅斯、大竹箐两个小山村边上,聚集了“大茅厕”“老深坑”“小茅厕”3个天坑。重要的事说三遍,我们要上“大茅厕”。于是向导带领大家直奔主题探寻大天坑。眺望着不远处一座座奇特的白色石峰,欣赏着红色沙土上长出的众多有着刀刃般刃口或酷似各种动物造型的石头群,吹拂着清凉山风,真是景色步移。

天坑比天坑,险,险,险

  天坑,天坑!说时迟,那时快,钻过几片石头丛后,来到一片小树林边。熟悉得像天坑之主人的向导,又是重要的事说三遍,反复强调要小心。看到对面壁立千仞的坑壁,犹如刀削斧砍般整齐陡峭,我们一个个顿时提高了警惕。揪着树枝、攀着石头,小心翼翼将身子前倾,把脖子伸长,一睹天坑之真容。陡峭的崖壁,峻峭的石山,让人探望时心惊肉跳,像随时会有一只鬼手把自己拽下去一样。坑高洞深,太阳也只能照射到坑壁,四周泛红的崖壁,包围护卫着坑底充满生机的草木。

  据说,就在刚刚过去不久的春节前,有三个壮小伙斗胆战天堑,使用绳梯下到坑中“考察”。下坑容易上坑难,他们想上来时却比登天还难,谁也没体力攀爬上百米高的石崖,被困数小时,最后不得不打电话报警求救。是无线通信技术,加上擅长救难于水火之中的消防战士和民警,把他们从大天坑底给拉了上来。

  怀着为三个壮小伙带来的后怕,跟着向导踏上返程。折回50多米,便来到刚刚路过,却浑然不觉的二号天坑。这二号天坑体量明显小了很多,站到边上,震撼降低了、害怕减少了。向导告诉大家,这里警惕性不能减。是的,这里看到的只是对面的崖壁,深藏下面的是不可测的底——谁知它有没有底!捡一个石头投掷下去,只听到石头跌跌撞撞的回声渐行渐远。假如有人跌进大天坑还能找到,而要是一跤摔进二号天坑,哪找去?

  听说小天坑较远,有被天坑之险吓得腿软者主张留下悬念,不去了。继续回转500米,来到村后,看到了让人赏心悦目的“半天坑”。这个天坑底部是一个斜坡,最深处被三面石壁像墙一样包围,最浅处则延伸到半山腰。宽敞的坑底像个没放平的足球场,长满了野草。向导说,曾经有取巧的村民,把自家的牛从山上安全处牵进了大坑,依仗天险放心不管,一星期后再下坑把牛牵回家,省下了7天的放牛工。

  回家查阅资料得知,天坑在地理学上叫漏斗,是溶洞坍塌或地表水流入地下时溶蚀而成。大坡天坑群为大型竖井型、漏斗型天坑群,数目众多,最具代表性的有三个,最大的直径约200米,深度为184米,坑底面积达0.85公顷,坑内尚有恐龙时代的蕨类植物,坑底有溶洞,至今保持完整,未被人为破坏,洞内景观奇异,实属大自然馈赠人类的奇观。

  山水相依湿地连天坑。沾益海峰省级自然保护区是云南省级重要湿地,区域总面积为599.37平方千米。保护区内有生态系统完整的湿地系统,有典型的喀斯特湿地景观,核心区面积达1005公顷,是目前我省海拔最低、纬度最低的湿地,它像一块蔚蓝宝石,镶嵌在群山绿海之中,风景绮丽。海峰湿地山峻水秀、湖映峰影。山水相依,大坡天坑群落,就坐落在海峰湿地边、牛栏江畔。

  在大坡天坑群落边上,远远近近,高高低低矗立的白色、青色石山、石群,就是天坑的兄弟姊妹。这里山上生长的各种花草树木,它们长年守望着天坑,是天然大氧吧,是天坑最忠实的家人。这里欢快生活的各种野生动物,以陡峭的绝壁为屏障,视天坑为家园。这里勤劳质朴的农民,世代传说着熟悉的神奇,把天坑说成仙人的“茅厕”。人们向往到天坑中窥见奇迹,而深深的天坑,像一只只或大或小的神秘眼睛,冷峻地注视着天空及天空下的一切。

  沾益县正致力于建设滇东地区新兴旅游区。随着宣曲、曲靖东过境、沾会、沾寻等高速公路的建设与通车,大坡天坑的奇观将越来越为更多的人所欣赏与赞叹。天坑张着无言的口,吞得下更多人猎奇的眼神,容得下八方来客的无限遐想。

编辑:阎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