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原始森林”

发布日期:2016-06-13 10:18:30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穿越“原始森林”

本报记者 张天彦 文/图

罕见的大翼彩蝶
 
悠闲自在的牧羊人

  周末,百无聊赖,我寻思去什么地方爬山呢?消消日益肥胖的身体,强强日益疲软的筋骨。寥廓山吧,已爬了好多年,翠山吧,已去过许多次,都不新鲜了,正犹犹豫豫还没有找到个好的去处。这时,曲靖山水旅行社丁总从昆明打来电话说,沾益区花山街道遵花铺社区喜厦村有10000多亩“原始森林”,想不想去看看?“森林”也去过不少,却感于“原始”二字,好比饥饿时遇到了面包,我欣然前往。

近郊纯玩一日游

  喜厦村,有100多户500多人,地处海拔1956米的山区,年均气温14度,气候宜人,物种丰富,生态良好,群众安居乐业。1936年4月3日晨,红二军团在贺龙的带领下,由白水镇水田村进入遵花铺社区喜厦村,宣传“打土豪,分田地”的革命道理,后在松林、沙西、中林、小后所、清水沟一带宿营小憩。革命的火炬照亮了喜厦村,为喜厦村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沾益撤县设区前几天,曲靖市山水旅行社丁总单人驱车,前往花山街道遵花铺社区与街道和社区相关负责人联系,想在喜厦村开辟一条“近郊纯玩一日游”线路,为沾益撤县设区献一份厚礼,也为喜欢登山健身的庞大群体找一个新鲜的去处。

  原来,丁总早就听说喜厦村森林密布、生态良好,地处花山近郊、交通便利,彝汉杂居、民风纯朴,有红色元素、绿色元素、民族元素三大旅游元素,是一日游的佳境。花山街道和遵花铺社区也想把喜厦村的生态环境转化成经济效益,帮助村民脱贫致富,建设“美丽家园”,却苦于“农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真是“英雄所见略同”,既然两家都有这种想法,当然一拍即合。所以,山水旅行社丁总就组织曲靖烟厂20多位老阿姨,乘坐一辆大巴车,破天荒地去名不见经传的喜厦村,造访“原始森林”。

  我们9点从曲靖出发,一路高歌,唱着《牧羊曲》《回娘家》《翻身农奴把歌唱》等经典老歌,时间不经意就过去了,10点半就到了喜厦村。稍息片刻等老村长给我们领路,11点入山,在山上转悠了一个多小时,然后在林荫下席地而坐,吃随身携带的午餐。我把苏打水、面包分给别人吃,别人又把卤鸡蛋、火腿肠分给我吃,算得上是一场“取长补短、互通有无”的微观交流,拉近了关系,增加了友谊,其乐无穷。大家有说有笑,吃完,把塑料袋、饮料瓶、餐巾纸等垃圾统一起来装进一个塑料袋里,专人提着,计划到山下村里垃圾池再处理。做完这些工作,我们接着再游,直到下午2点半才回村,历时三个半小时,行程13公里。下午3点半到花山湖,4点半入溪花园吃清汤鱼火锅,6点回到曲靖。带着一身的疲倦,冲个热水澡,舒舒服服入睡。

  是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还在“原始森林”里左冲右突找不到出路!

村中奇人张小跃

  我们的向导是村中奇人张小跃,彝族,现年78岁,曾任喜厦村村长、村支书。张小跃20多年巡山护林,烤烟烘烤季节,曾20日中有19天是在山上巡护,三过家门而不入,连续作战而不休。他还带领村民营造集体山林300多亩,封山育林17000亩,把“不毛之地”变成“原始森林”。2000年,张小跃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10多年来,不少党员干部到张小跃家聆听他的先进事迹,他也多次莅临机关单位作事迹报告,宣扬绿化荒山、修复生态、保护森林、爱护环境的理念,不遗余力地做着爱绿护绿的公益事业,被誉为“绿色的使者,生态的守护神”。

  初见张小跃,彝帽端正,长衫飘逸,身材修颀,精神矍铄,疑为“世外仙翁”。他一边带着我们进山,一边介绍说,“要想富、先修路”,2012年,我们村修通了入村的水泥路。“要想老是富,就在路边住”,现在,我们村结合“美丽家园”建设,修建了一条村间大街,街两边统一建别墅,家家门前是大街,户户门前是大路。很快工程就结束了,届时,我们村就是“桃花源”了,我们就是“武陵人”了,你们再来玩,就有吃有住了。火把节快到了,我们要宰羊祭山,宰牛祭神,尽情狂欢,我们彝家最好客了,现在就请你们到时来我们这里玩!我们异口同声回答:“要来,要来!”

  “山上全是宝,看你怎么搞。”说着,张小跃俯身抓起一把腐殖土,这种生物有机肥最好了,现在园林绿化工程很多,市场需求量大,只要你不怕辛苦,搂去就是钱。走不上两三步,又俯身拔起一株小植物说,这种草药叫天南星,可以消炎,满山都是,过去我们彝家人一边放牛一边采去做药,现在可以采去卖给中药店,也是钱呀!再走几步,张小跃指着一株绿色小草说,这是粑粑叶,可入药,也可当菜吃,如果你喜欢山茅野菜,不妨采些回去吃,可以降血脂。那是藤三七,也是一味难得的良药,敷伤口最好。我们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一株藤三七,在树荫下蓬蓬勃勃地生长着,灿灿烂烂地开着黄色小花。一路走去,张小跃不时给我们介绍山里的植物属性,这是野生姜,那是麻蛇果,这是水东瓜,那是粗栎树。我小时候,小梁子这一带森林还很茂密,不时有野猪、麂子出没,充满“野性”,后来遭到乱砍滥伐,出现了大片荒山,野猪、麂子也没有了。经过我们二十多年的努力,现在终于恢复了过去的生态环境,偶尔还能遇见野猪和麂子,“野性”正在逐渐回归。

78岁的向导张小跃

  读懂了张小跃,在我眼里,他原本就高大的身材更突兀地挺立起来了,像一株饱经风霜的栎树神!

深沟幽箐任徜徉

  小梁子一带,树林荫荫,湖水粼粼,山花点点,微风习习,路尚好走。从小梁子到抖腿子往下,沟壑深隧,浑然无路,全凭经验判断能不能立足、可不可迈步。落叶丰厚,陷足及腿,且有滑感,稍不留神,即刻摔倒。坡度极陡,似有七十度左右,古树苍虬,疑超一百岁以上,山岚氤氲,像五彩云缭绕。真是人间仙境呀!大家不由发出赞叹。

相互搀扶下陡坡

  赞叹之后是出汗,出汗之后是胆颤。接下来的路用李白的话说就是“难于上青天”。几名女同志知难而退,打了退堂鼓,弱弱地提出“要回去,要回去!”考虑到张小跃年岁已高,为安全计,就说服张小跃带着几名女同志抄一条好走的近路回去。我们盘点一下剩下的人,组成三支小分队。第一支队由男同志为主,负责探路、开路,为后人提供情报。第二支队由老年体弱的老阿姨组成,只要她们安安全全地跟着走就行。第三支队由年轻健壮的女同志组成,负责殿后,收容第二支队掉队的老阿姨。每个支队都有当地年轻力壮的向导。

  我们第一支队怀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大无畏精神,勇做“第一个吃蕃茄的人”,筚路蓝缕,开路入山。走在最前面的人,手持一根长棍,探着路面的虚实,以防落叶掩盖着的陷坑、滑坡、顽石、棘藜等,在人迹罕至的所在、在有安全隐患的地方、在荆棘划手的夹角,大声疾呼后人注意,防范隐患。尽管如此,第二支队还是有两位老阿姨不小心被荨麻“咬”了,手上、脚上,长出了一片恶痒恶疼的红疱,嗷嗷直叫。幸亏我们早有准备,立即拿出膏药给她们涂抹。大家小心翼翼地,一个紧接着一个,相互关照着,沿着之字形线路,蜿蜒而下,减缓直线下垂的重力,终于下到深10多米的沟底。站在沟底喘息未定,只见来处已不明,去处还未朗,两坡狭峙,沟壑纵横,盘根错节,虬枝骨突,景色美不胜收。从枝繁叶茂的间隙中泄露下来的零零碎碎的阳光,斑驳陆离地撒在如梦如幻的谷底,山上艳阳高照、烈日似火,箐底却绿荫生凉、肌肤如冰。

  树们笔直地向上蹿,与平地和高阜之树相比,长势大异。以一棵樱桃树为例。我在房前屋后见过不少樱桃树,大都矮矮的,树枝向四周漫延,伸手即可采食。这里的樱桃树,树杆挺拔,不蔓不枝,亭亭净植,树冠浑圆,高耸入云,非飞猱之技不可采食。从樱桃树根部发出五六株直径七八公分、高六七米的子树,皆因长年累月采不到阳光,已枯死两三年矣。还有一棵旱东瓜,根基老辣如磐石,蘖成两株似青龙,两株又自成体系,伸出无数虬枝像蟒蛇昂首,令人啧啧称奇。向导指着一处景致说,这是藤缠树,藤萝多姿像阿妹,大树伟岸如阿哥。据老人们传说,过去,有一对年轻的夫妇在小梁子甜甜蜜蜜地生活着,结庐而居,狩猎而食,凿井而饮。后来,酋长之子锦帽貂裘,横槊执弓,跨骏马、率豪奴、唆狂犬、纵凶鹰,围猎而来,见小娘子美艳,便不猎禽兽只猎美人,夫妻难敌众徒,空手难挡刀林,遂横下一条心,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相拥而尽,化为藤缠树。山中无甲子,树木无岁月,一路倘佯,树多异常,草多异味,箐多异景。

  众人相扶相搀,手足并用,亦爬亦攀,亦步亦趋,终于冲出深沟幽箐,来到跑马场。这里,芳草萋萋连远树,羊群悠悠缀满坡。一位来自喜厦村的牧羊人,毡帽竹鞭,两枚鸡蛋做午饭,一壶凉茶当鲜汤。见我们一群人来,牧羊犬狂吠起来,羊儿悚然起来。牧羊人一吆喝,狗儿安静了,羊儿聚拢了。据牧羊人介绍说,这里是当年平西王吴三桂的练兵场,待吴三桂练得兵强马壮后,就掀起了历史上著名的“三藩之乱”,我姑妄言之,你姑妄听之,爱信不信,全在于你,我们哈哈大笑。老阿姨们累意全消,打开录音机,跳起了广场舞。在跑马场休息够了,我们沿着平缓的牛车路回到了喜厦村,圆满结束了穿越“原始森林”之旅。

编辑:蔡祥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