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觅沾益秦五尺道

发布日期:2016-09-26 11:47:03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秦代修建的“五尺道”,与秦长城、阿房宫、始皇陵、灵渠、直道、驰道并称秦朝七大工程,是“北上中原,南下交趾,西去天竺,东连夜郎”的古代交通线。“五尺道”是秦汉以来,通往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的交通要道。在日新月异迅速发展的现代交通史上,五尺道”早以消逝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更是少之又少的人知道,在我们曲靖沾益境内的九龙山中,静静地藏着一条完整的秦代修建的五尺道以及“毒水”石刻。
寻觅沾益秦五尺道
 
本报记者 杨学荣 文/图
 
青石横置相砌而成的五尺道
 

杂草丛生中找寻“五尺道”

  初秋的一天,我们来到沾益浑水塘村九孔桥景区,与在此外做生意的陈平亮夫妇打听五尺道的方位,从小在这里土生土长的陈平亮拿了一把砍刀主动帮我们带路,我们一行4人从九孔桥驾车向山上前行,车辆行驶不到2公里便下车步行,沿着左边一防火站山口徒步进入,这条路有2米多宽,虽然杂草丛生但看得出来有车轮压过的痕迹,我好奇地问导游,这就是五尺道吗?他笑着说那是被后人改造成森林防火通道的“五尺道”。步行1 公里后,真正保留着原始模样的秦五尺道出现在眼前,只见一条被两边的绿色植物包围的小径上依稀可见青石横置相砌而成的路面,由于常年很少人行走,道路很多段已被杂草覆盖住。用砍刀砍去树枝,轻轻拨开古道上的杂草,光亮整齐的滑石板和马蹄印呈现在眼前,让人不得不联想到那些马帮、商道行走的情景……

  秦代的“五尺道”(道路宽度大约为今天的1.155米)因它的宽度是秦代时的“五尺”,所以史称“五尺道”。五尺道是指常頞开通的四川宜宾通往云南曲靖的古代交通,现存沾益九龙山段为秦代到明清时期的通京官道。该段五尺道长约2公里,道宽2—2.5米不一,青石横置相砌而成。1999年被县政府公布为沾益县级文物保护单位,2002年12月被曲靖市政府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保护范围东西以“五尺道”两侧50米外延为界,南至黑桥村,北至九龙山村。因此, 五尺道开通,对于秦朝及以后历代王朝政权的巩固,中央王朝在边疆的统治地位的加强,郡县制度的确立,西南地区与中原地区的经济发展、吸收和传播中原文化起到了积极的重要作用和意义。

毒水石刻

“吃水不弯腰”

  在“五尺道”右侧山崖上,有一高出路面3.5米的依山靠崖岩石,突出崖壁 0.5米,上面镌刻着两个醒目的红色大字“毒水”。不仅让人猜想,此“毒水”石刻当真为诸葛亮所刻吗?若真是诸葛亮所刻,那历史记载里那湾毒死蜀兵的清泉又在何方?带着疑问,一步步寻找探秘。传说在离“毒水”石刻北面100米左右的“五尺道”右山坡下,有一潭清澈的泉水左角压有一三角形岩石,中间雕琢一石碗,石碗中央有一缝隙,清甜之水冒缝而出溋至石碗,满而不溢,饮而不干,人蹲身低头即可畅饮石碗中的水,故命名曰“吃水不弯腰”,以前过往的行人到此,都要体会一下吃水如何不弯腰的乐趣。

  据史载:三国鼎立时的公元225年。当时,南中地区的大姓和夷帅倒戈反蜀。蜀汉丞相诸葛亮为了北伐中原的大业能顺利进行,就必须先解除南中反叛的后顾之忧。便于建兴三年(公元225年)三月,蜀汉丞相诸葛孔明率领军队从今四川成都出发,兵分三路,征讨南中。诸葛亮了解到孟获在南中地区为夷、汉所服,诸葛孔明因而亲率南征军队出成都,克越嶲(西昌),“五月渡泸(金沙江),深入不毛”(诸葛亮《出师表》中言),下堂琅(会泽、巧家),向东追击孟获,时值李恢兵进味县(今曲靖),诸葛亮就与孟获决战于南盘江上游(今曲靖、沾益)一带。在交战中,诸葛亮采纳马谡建议“攻心为上,攻城为下”的“攻心”战略,多次生擒孟获后不杀,又释放让其再战。最后,孟获心悦诚服地向诸葛亮发出“公,天威也,南人不复反矣!”的誓言,愿归顺,南中地区遂得以平静安宁。三军会于味县后,诸葛亮便率领南征军队由滇东班师返回成都。

“毒水”不毒

  相传诸葛孔明率领南征军返蓉行至深沟(古时名,因道路两边都是高山而得名“深沟”)处,见群山环抱,青峰叠翠,树木参天,遮天蔽日。道路旁有一潭清亮的泉水,诱人无比。南征的蜀军长途跋涉,口干舌燥,人困马乏,见此泉甚喜,诸葛亮便命在此小憩,许多部卒都去潭中取水解渴,片刻,饮水者都呈现出痛楚难忍之苦相,有的随即倒地而丧命,惨不忍睹。至此,诸葛孔明方知泉水中有毒,即刻下令禁止三军不可再饮。又为了防止过往此处的行人饮用此水同遭厄运,就在泉南100米左右处的道旁左边岩石上,镌刻上陡然醒目的“毒水”两个大字,以告诫来往此地者,此处泉水有毒,不可饮耶!  

  此水乃系山泉,那毒从何来呢?为何如今人们又争相饮之而不被毒倒?据传说,古时此地森林茂密,荆棘丛生,飞禽走兽常出没于此,常有孔雀到此潭边饮水,并将屎屙在泉水中。诸葛亮的南征返蓉军到此停息,不知泉水已被孔雀屎所污染有毒,饮用后便中毒死亡。而考古人员则表示,这不过是个古老的传说而已,据考古部门透露,“五尺道”的确为历史遗迹,但“毒水”石刻是否为诸葛亮所刻,却无从考证。

  当我们站在毒水旁,早已不见当年那种波澜壮阔的景象了,一条深深的峡谷中仅存的一点流水也几近干涸,原本树木林草覆盖的山体被正在建设中的高速公路挖掘得满目疮痍,整个区域水土流失严重,我想毒水再得不到保护的话,它将面临什么样的命运……

编辑:蔡祥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