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得茅屋听雨声

发布日期:2016-09-28 11:26:34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留得茅屋听雨声

高映仙 文/图

 

    时代发展到今天,富源县境内门窗上雕花的瓦屋面老房子已经非常少了,压根没想到还有茅草屋的存在。前几天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富源县营上镇都格村委会耿大哥说他们那里一个叫瘦角的村子里还有一座老茅草房。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十分激动。作为摄影爱好者,碰到这么好的题材,不单是到实地去看一眼,还认真拍一组有纪念意义的照片,才是我最想做的事情。

   茅屋里

   喝炕茶听秋雨

 

  9月10日下午两点多钟,我先坐出租车到营上镇都格村委会耿大哥家,请耿大哥当向导去拍照。到了都格村委会瘦角村,耿大哥叫上村民小组长。耿大哥介绍说村民小组长和我同姓,因为这层关系,我对这位本家兄弟也亲近起来。到了老茅草房门前,看到用茅草铺成的椭圆形屋顶上长着杂草和青苔,房子周围是石墙围起来的。总体看,茅草房没有传统的瓦房高,面积也不大。但是,比瓦房更有一种原始和古朴的美感。门是关着的,房门没上锁。本家兄弟将门一推,门就开了。我们进去先观看了屋内的摆设,首先进入视线的是堂屋正中间靠墙摆放着一张带抽屉的老式木桌,看得出使用的年限很长了,因为外面的油漆和木头的本色已经完全看不出来。桌子旁边是一架老式木楼梯,见到楼梯才发现原来这座老茅屋还是两层楼呢。将相机的脚架打开支起来,随手将装脚架的套子挂在楼梯上就准备拍照了。

  紧跟着,茅屋的主人——车大爹和他老伴、大女儿都来了。他们带来了我要的红辣椒和玉米串,耿大哥和本家兄弟帮忙把这两样东西挂在楼楞上。堂屋里有了这两样东西,显得更有乡土气息了。低下头,发现地上有很多个被烟熏火燎过的土陶茶具。同是喝茶爱好者,耿大哥蹲下身,摆弄起这些小玩意。摆弄时,耿大哥说:要是把火生起来,气氛就更好了!说着请主人家端来一些干柴,和本家兄弟动手生火,没几分钟就将柴火生着了。耿大哥将炕茶用的陶罐用三块石头支起来架在火堆上,准备炕茶了。由于当天走得匆忙没有带茶叶,只能用陶罐烧水喝。耿大哥与车大爹坐在红红的火堆边,聊起前不久本地一个叫“老者炕茶”的茶叶厂家来他家拍摄广告片的情景。听说,那天天气也不好。我想能在这种有着烟熏火烤岁月积淀,经历过半个多世纪风雨的老茅屋内,一边喝着炕茶,一边听着外面的风声雨声,这种感觉应该很美。

   茅屋

   由主人亲手建造

  我边拍照边和车大爹一家聊天。从聊天中得知:车大爹有一手家传的木匠手艺,这座茅屋就是在车大爹手上盖起来的,至今已经有50多年的历史了。茅屋框架是实木结构,房屋内部间隔原先是实木板壁,十几年前改为石墙。堂屋大门两边原先也是板壁,十几年前一边拆了改为石墙,一边到现在还保持原样。

  我问车大爹茅屋里会漏雨吗?车大爹说茅草铺得密实不会漏雨,新铺的茅草能够耐得住20年。我还是有点不大相信,问茅草下面要不要铺一层塑料纸什么的?车大爹说不用,直接用草一层层地铺上就可以了。本家兄弟说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这种茅草屋在这个村子还是比较常见的。随着时代的发展,这种茅草屋逐渐消失。据说,这个村子乃至整个富源县,车大爹家这种茅草屋也是独一无二的了。车大爹家是彝族,祖辈都生活在这个村子里。车大爹今年70多岁了,有五个女儿,两个儿子。三女儿在一个乡镇中学教书,其他子女在家务农。车大爹家几年前在老茅草屋后面盖起两间平房后,现在老茅屋里已经不住人了,用来关猪和堆放农具。

    古朴与自然

    被定格下来

  车大爹家几年前想把老茅草屋拆了盖猪圈,耿大哥得知情况后劝车大爹不要拆,留着给后人看看先辈们住什么样的房子。在耿大哥的劝说和帮助下,这座老茅屋才得以修葺和保留下来。车家大妈也大大方方地请我给她拍照,又拉上车大爹合影,还要我把他们的照片洗出来给他们。

  回看那天拍摄的照片,从专业的角度看,没拍好,有点遗憾。虽然不专业,在茅屋主人和耿大哥以及本家兄弟的配合下,拍到了几个很自然的场景。茅屋里的主角,本来就该是刚从地里做活归来,没有刻意换上干净衣服,脚穿雨鞋,身上还带有泥巴浆汁的车大爹和车大妈。本色出镜和自然的表现与茅屋环境才能人景合一,自有一种朴素的美感。拍照前还为没有合适的模特穿精心准备的服装,道具也派不上用场而懊恼,拍完这组照片后心里就释然了。

  作为一位摄影和文学爱好者,我不能从经济上直接帮助车大爹一家过上好日子,拍照时给他们增添麻烦我心怀愧疚。虽然摄影技术很差,还是想用照片将这座非常珍贵的民居式样定格下来,让更多的人知道当今还有这种古老的民居留存于世。我努力用文字如实记录和介绍这座老茅屋的现状和茅屋主人的期盼,以引起更多的人关心这种传统民居的保护和传承问题。这种老茅屋不仅具有原始、古朴、自然的美感,还具有冬暖夏凉的优点,更是本地传统民居发展的历史物证。保护它,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当下,老式民居保留下来的原本就很少,有幸保留下来的也因年久失修毁损严重。如果不引起重视,再过些时日,这种传统民居就彻底从本土消失了。

  住在钢筋水泥丛林里的现代人,到哪里去寻觅这种古朴、自然、冬暖夏凉的传统民居呢?但愿多年后,我们乃至我们的后人,还能在这种古朴的茅草屋里喝杯亲手炕的茶,在雨声里,听老人讲述这座老茅屋的历史。

编辑:蔡祥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