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靖煤炭行业是否“严冬”已过?

发布日期:2016-11-29 10:25:04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在“蒜你狠”、“鸽你肉”、“糖高宗”等时鲜称谓之后,人们又遭遇了新词——“煤超疯”。几乎一夜之间,煤价每吨疯涨三百到四百元,涨幅超过一倍。此番大幅度涨价,给沉寂已久的煤炭行业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煤超疯”来了,这是否预示着煤炭行业“严冬”已过?

“多少年没遇着这种情况了,简直有点吓人”

初冬,在宣威市倘塘镇旧堡煤矿,4、5辆大卡车正排队装煤,一看车,全是昆明牌照。原煤从主井经过皮带运送到煤场,两辆装载机开足马力把煤装进卡车,在太阳的折射下,煤场所剩无几的原煤泛着金光。几年来,这是旧堡煤矿第一次如此繁忙。

 

旧堡煤矿是年产15万吨的矿井,由于煤炭市场的整体低迷,这几年来一直是苦苦支撑。据矿长瞿国宪介绍,由于煤质不算太好,从2013年到今年9月,每吨煤的价格稳定在210元左右,除去成本,基本上没有什么利润。

“煤炭价格从9月份就开始涨,差不多一天一个价,还供不应求,现在来拉煤都要排队,多少年没遇着这种情况,简直有点吓人。”仿佛是“幸福”来得太快太猛了,这位从事煤炭行业30多年的矿长一下子不知道是惊还是喜。这也难怪,短短一个月时间,煤炭价格一下子涨到400元/吨左右,涨幅同比近一倍。

旧堡煤矿的火爆场景并非孤例。在曲靖的产煤大县富源县、麒麟区,发热量达5000卡的原煤价格已涨到880元/吨,涨幅已超过一倍多。11月3日,素有“煤炭行业风向标”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报收于607元/吨,创下今年以来的最高纪录,较年初371元/吨上涨了236元/吨,累计涨幅达到了63.6%。

“煤质越好,涨幅越大。”瞿国宪说,但不可能也不希望这样一直涨下去,这跟爬得越高跌得越惨是一个道理

“煤超疯”能“疯”多久?

煤炭市场的火爆令人关注,但人们更加关心的是“煤超疯”能持续多久?

事实上,近几年来每到供暖期临近,总会有一波煤炭价格炒作之后的上涨。在业内人士看来,随着季节性需求的到来,煤炭价格较淡季上涨是顺理成章的。季节性上涨,既包括随着气温降低出现的浮动性上涨,也包括随着开采成本的增加出现的矿方涨价和由于燃油价格的提高出现的运输费用增加。

曲靖煤炭协会副会长、煤炭产业专家组成员徐纯明认为:“供需不平衡是导致煤价持续上涨的主要原因。”随着煤炭去产能工作的加快推进,煤炭产量出现回落。以曲靖为例,根据曲靖市政府与省政府签订的《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目标责任状》,计划2016年化解过剩产能757万吨,关闭、退出矿井42对。从2014年起,全市9万吨/年以下煤矿一律停止生产,等待产业转型升级和化解过剩产能。全市区域内2016年初共有煤矿矿井270多对,截至9月26日,共有复产复建矿井121对,其余矿井因为安全、技改等因素,均处于停产检修状态。此外,所有恢复生产的矿井,必须严格按照核定产能乘以系数0.84来确定实际生产能力。全面落实276个工作日制度,法定节假日、重大活动、每月2天“回头看”活动,所有煤矿必须停产。这些原因导致曲靖原煤产量大幅下滑,前10月原煤产量2026.11万吨,只有2013年原煤产量4000多万吨的一半。统计显示,全省前10月原煤产量达3404.28万吨,同比下降14.74%。

徐纯明表示,下半年以来,全社会用电量出现稳定恢复态势,对火电发电需求增加,需求出现恢复性上升。前期铁路运力偏紧以及市场对煤炭市场的预期性改变,也促进了煤价的上涨。

另一方面,电厂补库存也在短期内放大了需求。由于上半年电厂等用煤大户库存水平较低,下半年又迎峰度冬,补库存任务较重,抬高了市场预期,短期内放大了需求

面对国内煤价的“疯涨”局面,国家发改委频繁出手应对,在近两个月内,发改委已经先后8次召开有关煤炭供需形势会议,要求抑制煤价过快上涨、先进产能尽快释放产量、保障冬春季煤炭供应,同时要坚定去产能决心不动摇

可以肯定的是,随着政策、市场双方面因素的影响,特别是先进产能的释放、中长期合同的签订,未来煤价上涨的空间已经不大,将逐步趋于稳定和理性。

加快转型升级是煤炭行业走出严冬的突围之道

事实上,煤价的短期“疯狂”上涨,并没有让我市的煤炭行业摆脱整体亏损的局面。对于处于停产状态的煤矿来说,此轮煤价疯涨犹如水中月镜中花,可望而不可及。

有行业人士指出,从长远来看,我国的煤炭产能远大于需求,但是短期的煤炭供应又没有达到需求量,供给结构出现了一段时间内的供给紧张,才导致“煤超疯”的出现。但偏高的煤价及供应短缺不会成为常态,“去产能”依然是长期而艰巨的任务。

我们不希望煤价如过山车,这对整个煤炭行业有害无益,就像大悲大喜对身体不好一样,煤价应该在一个合理稳定的区间运行。”大多数煤炭从业者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近年来,我国风电、光伏发展迅猛,水电、核电等其他清洁能源快速发展。这也间接导致了煤炭消费零增长或低速增长,但并不等于煤炭行业没有发展空间,关键在于下决心调整转型,变“熬冬”为“冬泳”,在能源结构调整中实现浴火重生。

针对我市煤炭企业主体分散、小煤矿过多、上下游融合度弱等问题,相关人士就煤炭行业结构调整给出建议:

一是向整合兼并重组方向调整。“十三五”煤炭发展将“严控增量、优化存量”,引导资源枯竭企业、落后产能、劣质煤产能有序退出,总量上严控新增产能,这就需要加快推进小煤矿关闭淘汰,鼓励大型煤炭企业对中小型煤矿进行兼并重组,壮大一批大型煤炭企业集团,推动产业结构迈向中高端。

二是向上下游特别是煤电一体化的方向调整。多年来,煤电矛盾反复交织出现、行业效益此消彼长,主要原因是两个行业未能实现风险共担、利益共享。因此,应鼓励发电企业和煤矿通过控股或参股,真正实现煤电一体化,减少煤炭价格周期性大幅波动,促进煤炭、电力行业健康发展。

三是向煤炭清洁化利用和可再生能源转型发展。发挥煤矿用电多、负荷稳定、网架现成的优势,利用废弃的工业广场及其周边地区发展风电和光伏发电,对于下一步将关闭的煤矿,可考虑将发展清洁能源作为其转型发展的重点方向。

另外,煤炭与电力、钢铁、化工等行业企业要相互理解支持,着眼长远合作,签订符合煤炭产品特征、供求关系固定、数量相对稳定、价格动态可调的长期合同,规范直接交易,改善交易秩序。

一定要结合曲靖实际,科学合理化解过剩产能,严格标准要求,让达到标准的矿井早日验收复产,同时认真组织开展安全隐患排查‘回头看’,夯实矿井安全生产基础。”徐纯明表示。

曲靖日报记者 吴士昊

编辑:蔡祥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