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里的守望者———记会泽卷烟厂驻村工作队第一书记陶海聪

发布日期:2017-11-02 11:22:14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陶海聪(左一)入户走访

   陶海聪也没有想到,在会泽县城参加工作28年后,他又被派到生他养他的村庄——会泽县马路乡水口村委会担任第一书记开展驻村扶贫工作。

    2015年9月18日,陶海聪挎上皮包,背了一叠文件材料,便匆匆赶往水口村委会报到。村支书祖守财见到陶海聪并不陌生,但很是抱歉,挤在民房夹缝中的村委会腾不出住房,只能在村口简陋的卫生所里找了个小隔间和小铁床给陶海聪。陶海聪大大咧咧一笑:“没事,自己也是这山里走出来的,住得惯!”

    陶海聪入驻水口村的第三天,他写下了自己的第一篇驻村日记,文中有这样一段原话:“初到基层,‘第一书记’的头衔让我倍感压力,作为‘第一书记’,我能为村里做些什么呢?我想,要尽快适应这项工作,需要做到:一要虚心向实践经验丰富的村干部和群众学习;二要当好联络员;三要当好服务员。”

    水口村地势极端不平,平均海拔近1600米,进村的山路细瘦逼仄,隔着牛栏江,对面是贵州地界。与水口村相距约20公里的旁官地村,也是陶海聪挂钩帮扶的贫困村,但距离乡政府较近,贫困深度不及水口村。陶海聪的工作重心也主要偏向于水口村。这里的村民靠山吃山,凡是能削平的地块都会种上地瓜、花生、土豆等作物。山腰上、山尖上、山坳间,土坯房稀稀落落。

    在陶海聪的记忆中,水口村是在2000年左右才通路通电,它与外界的联系既被动又脆弱。陶海聪离开这个村子将近30年的时间里,藏在乌蒙深山的水口村还是往昔模样,任时间也对它无能为力。

    此后,陶海聪微胖的身影,常常出现在村里的田间地头,细细听着村民诉说家长里短,挨家挨户地做起各项帮扶政策的传声筒。因性子活络温和,做起事来实心实意,没多久,村里人人都知道,那个走家串户的中年人来自红云红河集团会泽卷烟厂,是派驻水口村的“第一书记”。也就是那个村里屈指可数的女会计的出息儿子陶海聪,也就是来自那个曾在村里建起“红云希望小学”的大企业!

    村监会主任祖守兵每每召开村民小组会议时,总要叫上陶海聪。70多人的会上,言语不合,定要吵吵嚷嚷,如不及时疏解,只会加深村民与村委会之间的隔阂。祖守兵发现,只要陶海聪参会,村民听得更有耐心了,村干部的意思也表达得更准确顺畅了。陶海聪更像村民的定心丸,凡需要了解相关政策要求,村民都会直接找陶海聪细细了解,没架子、识时务,村民都乐于和他打交道。

    年逾70岁的鳏居老人韦云东,打猪草时割了手臂,长长的伤口都见了骨头。但韦云东不愿也不能去就医,因为没钱。是陶海聪硬塞给了老人600元钱,还带着他去了乡卫生院。老人后来一见了陶海聪,就大声嚷嚷一定想办法把600块钱还给陶海聪。陶海聪也总是不厌其烦地大声安抚耳背的韦云东,告诉他不用还钱。

    陶海聪和这个村子一同醒来,一同睡去,他与村民之间,建立了一种结实的纽带关系。他说:“我也曾是深山里的守望者。”时隔多年,陶海聪再次守望这片深山,曾经是走出深山的渴望,而今是回报深山的浓浓乡愁……

    在水口村委会的一间狭小办公室里,靠墙的一面铁质书架上,整整齐齐码着400多个厚实的档案袋,每个档案袋里规规整整地装着20多页打印版材料,里面详细记载了各个贫困户的境况。这些资料是陶海聪一手整理出来的。村里基本没人懂电脑,村委会唯一一台老旧的电脑也“闲”坏了。陶海聪向工厂申报配置的3台电脑、1台打印机,勉强让村委会与现代社会接了轨。其实年近半百的陶海聪,打起字来也不是特别利索。整理档案的那段时间,原本两周才能回趟家的陶海聪,要一个月才能回家一次了。

    2016年9月,在红云红河集团“挂包帮”“转走访”挂钩帮扶会泽县项目资金捐赠签约仪式上,烟厂与县委、县政府签订了1298.5万元的脱贫帮扶项目资金捐赠协议,其中,分别向水口村委会、旁官地村委会投入扶贫资金340.6万元、317.1万元。这些资金都是拔除穷根的巨大牵引力,少了鞭策怎么行?陶海聪明白,自己得借着这股拉力,当好水口村、旁官地村脱贫的纤夫。

    2016年10月,水口村通向外界的第一条硬化路修通。村民前往会泽城或昭通城至少能快半小时以上。

    2016年12月,水口村小坝塘维修及配套设施建设工程动工。今年年底前将全面完工,届时村里的2000亩土地将得以灌溉,那是水口村的三分之二的土地。这里天然大棚的优势将得到全面发挥。

    2016年,红云红河集团对水口村开展了教育、残疾人救助、五保老人等帮扶,投入资金近20万元。

    另外,2016年,红云红河集团对马路乡旁官地村的资金投入已达到253.6万元。

    本报记者 滕仕矿 通讯员 刘坚 文/图

编辑:蔡祥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