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靖新闻网—曲靖新闻第一门户网站
手机版    |  客户端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幼年挖土瓜的那些事

2017-11-13 14:46:47 稿源:曲靖日报

王人天

人到成年以后,在社会上经历的事多了,便渐渐地会想起童年的往事,并且有些事会越来越清晰,让你无法忘记。说来这些事都不是大事,却每每唠起来时,充满了温暖,荡漾在火塘边、饭桌上,温暖着每个人的心。尤其是在现在这个打工时代,除了老人和孩子,其他人都在开春之后各奔东西,在祖国的大江南北里打工,偶尔相聚,童年就成了乡愁的代替,聊童年是最开心的事情,于是我就想起了幼年挖土瓜的事。

关于土瓜,也叫山土瓜、山地瓜,乌蒙山系的滇东,有红土瓜和白土瓜之分。不过,叫白土瓜的有两种,一种是家种的白土瓜,藤和叶子都不像野的,肉嫩多汁,叶子似葛根。野的白土瓜叶子和红土瓜叶子形状一样,只是白的藤子和叶子都不红,下面的块茎皮色也不红,红土瓜藤和块茎之皮色皆红色。山土瓜无论是藤、叶子及块茎均浆汁,一破就流出乳白色的浆,甜而无毒。在滇东北叫土瓜的实质上只指这种山土瓜,与外来白土瓜无缘。它无论是红的还是白的,块茎大多球形或卵圆形,有的呈长条红薯形状,块茎砸开脆嫩呈粉状,在《滇南本草》《遵义府志》《植物名实图考》《云南中草药选》《中药形性经验鉴别法》《贵州中草药名录》等书中都有记载。

山土瓜由于它的甜味,茎叶皆可做猪草,猪最爱吃,于是少年时候的我们,都会割来喂猪。那时,我常带着妹妹去房后的山上找猪草,一次来到了小庙边。小庙就是我们村的土地庙,在文革的时候破四旧,土地庙属于迷信牛鬼蛇神之类,就被当时的四大爹带着学生销毁,于是这里就成了空地。空地容易长草,当然也长猪草,这里的地埂上有老米粗树蓬、榛子蓬,树蓬下长有许多土瓜苗和茜草之类,是顶好的猪草。我和妹妹看到一个树蓬下和周边土瓜苗一大片,便割来喂猪,割着割着,就打起了主意——挖土瓜。我们用镰刀挖棍子撬,土瓜苗很多,下面的块茎也多,只是大小不一,大的也只有洋芋大。我一边挖,妹妹一边吃,都说甜得很。在那样的年月,连山上挖着的水洋芋都觉得甜,何况是土瓜。不知不觉间挖了一二十个土瓜,可是土瓜苗还有很多,而且顺着地下茎理去,渐渐地朝向一个位置,突然一镰刀,挖去一块土,只见都归拢在一个根上,这个根足有大拇指粗。姊妹俩一见,乐坏了:这样粗的根,土瓜一定很大。知道接近土瓜了,便显得小心翼翼。没想到的是挖起来,就像何首乌一样,挨着生了一对,像葫芦一般,大的大约有2斤,小的那个也有1斤多。妹妹说:“哥,你吃一个吧,这阵子你只知道挖,还没吃一个呢。”我看看妹妹,又看看眼前的土瓜,小点的还有好多,就对妹妹说:“这两个,我们拿回去给爸爸妈妈,我们吃小的吧。”妹妹点点头说:“要得。”我们将土瓜苗捡捡,足有两提箩,也完成了找猪草的任务。没想到的是留给爸爸妈妈的土瓜被妈妈拿去给了外婆,说外婆害百日咳病,土瓜可以治百日咳。

外婆吃了土瓜后,百日咳病果然轻了许多。听如此说,我跟父亲去营上铲地埂时,便特意挖了许多土瓜给外婆。不过营上的土瓜不像小庙边的成葫芦形或球形,这里由于地埂高,土质松软,长在地埂上的土瓜就像红苕一样长椭圆形,不过也很大,差不多也有一两斤重。后来,为外婆的咳病,又去挖过好多次土瓜,直到我上中学后才没有去挖。如今,外婆走了,我很想念她。

挖土瓜成了记忆中的事,抹也抹不去了,乡愁和亲情一直伴随着故事生长,甜蜜浓烈。

【打印】 【关闭】 【返回首页】 [责任编辑: 陈高桥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投稿

主办:曲靖日报社 承办:曲靖新闻网    网站登记备案号:滇ICP备09001222号-1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0874--3313284    投稿邮箱:ynqjdaily01@263.net

版权所有 曲靖新闻网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