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期而遇的“结婚旅行”

发布日期:2017-11-17 15:39:55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李榕樟

这是好些年前的事了,但如今,每每看到航空公司机票打折的广告、高速公路上风驰电掣的汽车、铁轨上火速疾驶的高速列车,我的记忆之门就会打开,想起这段“奇遇”来——

要去老远的城市开会,行期迫在眼前,可卧铺票还没个影。

“喂,葛小姐弄到两张卧铺票,您和她一起去好吗?”我正急着,此番远行的领队来了电话:“明早,你俩在火车站见!”

远远就瞧见她高挑的身影,浅色长裙在微风吹拂下飘逸起伏,显现出她优美而生动的体态曲线。我不觉振作精神挺了挺腰杆,自己的个头显得高一些。走过去的时候,我注意了一下自己:西装革履,裤管笔挺,脖子下还多了条平日不常用的领带。心里异样兴奋,步子也加快了,越走近,这种情绪就越甚。“我也没票!”岂料葛小姐一见面竟然这么说。不过,她的脸上依然漾着动人的笑意:“别担心,我站里有熟人,好办!”葛小姐成竹在胸。原来她也是两手空空啊!但要拉夫做伴,为何挑上我呢?说不清是喜还是怒,我稀里糊涂地跟她走。

她的熟人来了,是个穿着制服的警察。平时他可能天天维持秩序,道貌岸然的,这次却带我们从出口处进站。那边售票处排着长队,候车室人山人海,而我们从出口处进去了。正如葛小姐所言,那警察的脸便是通行证,根本没人挡驾,一点麻烦没有。上了车,虽说卧铺票还没捏在手上,可警察先生关照:别怕,先上车再说。

车子起步,我和葛小姐向警察先生致谢道别。这时,我俩靠得很近,只觉她眉目生辉,馨香扑鼻,她细微的呼吸声我都能清晰地感觉得到。须臾间,我不由陶醉起来。

坐定后,我取出带来的茶叶,给她沏了杯茶。她呢,又是话梅瓜子,又是芒果条,自己吃了还一个劲地让我尝。葛小姐声音清脆,说起话来神采飞扬,脸上带着活泼的笑容。我和葛小姐以前虽然相识,可这样近距离面对面地单独相处,却是从未有过。我们聊单位里有趣的事,聊我们熟悉的音乐……车开了半天,我只觉得过得好快,不知时间去了哪儿。

“有票啦,来补办个手续。”警察先生的朋友——餐厅刘师傅跑来,递上了两张卧铺票。

从一节节车厢满是坐着站着的乘客中间挤过去,我们终于来到卧铺车厢。原来,葛小姐那张是列车员圈里的多余席,那儿清洁安静;我的席位则在9号车厢,脏乱且嘈杂。见葛小姐对面卧铺上斜躺着一位干部模样的北方汉子,我便和葛小姐一起去同他商量换个铺位。正巧一个大个子列车员经过,满口京腔地连连说不行。口气硬,嗓门大,弄得我们面面相觑。但听那北方干部发话了:“你们是新结婚的吧?”

我们支吾作答之际,他边和列车员解释,边收拾起行李来。列车员向我俩一打量,果然满脸不好意思。葛小姐还红着脸呢。

打牌,饮茶,吃晚饭,后来又同时上铺位休息。葛小姐变得不再健谈。我拿出一本小册子看,可好一阵子,我怎么也读不进去。再看看葛小姐,她也没睡着。

熄灯了,我仰起头,静听车轮隆隆地在铁轨上滚过。心里想着:哎,车票紧张……

编辑:陈高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