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朝及之前的曲靖简史

发布日期:2017-11-23 11:16:51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戴兴华

公元前4世纪,沟通云南与中原的联系,主要靠一条民间往来的道路——“蜀身毒道”。这是最早期的南方丝路之西线。中线是从四川经云南到越南和中南半岛的“步头道”和“进桑道”;东线是从四川经贵州、广西、广东至南海的“牂牁道”或“夜郎道”。这条道路以滇池(昆明晋宁)为枢纽,东经夜郎(贵州西部)、牂牁至巴,以联于楚;西由大理(洱海地区)、哀牢(保山一带),经掸(缅甸),至身毒(印度);南从句町(文山)、进桑(红河),达两广地区,以通海外;北过泸水(金沙江),经筇都(西昌)、笮都(凉山)至蜀,以抵于秦。东道,也就是“蜀身毒道”的主道,它从滇池(晋宁)往东,经过云南曲靖、昭通,到达四川宜宾,然后顺长江而下,过重庆,抵湖北武汉,沟通中原广大地区。这条民间往来的古道,到了秦汉以后,历经官府不断拓修,成为交通大动脉。

曲靖是云南开发最早、建制最早的地区之一。境内的南盘江流域是人类活动最早的地区之一,留有旧石器时代人类活动的足迹。1983年,宣威尖角洞文化遗址的发现,丰富了对曲靖远古人类活动的了解;2001、2002年,对富源大河癞石山旧石器遗址的发掘,证实了曲靖远古先民至少在距今10万年左右(旧石器时代中期)已经生息、繁衍于这片土地上;2006年,富源县大河镇茨托村发现距今3至10万年(旧石器时代中期)的2400多件遗存,其中大量遗存具有同时代欧洲莫斯特文化典型特征,填补了中国乃至亚洲考古的空白。同时在地层里发现人类牙齿。麒麟区珠街街道陡山扁窟坑出土的炭化稻(粳稻型稻,是云南发现的第三个古稻分布点),说明公元前12世纪以前,曲靖先民已经开创了农耕稻作文明。公元前4世纪中叶,“蜀身毒道”开通,曲靖成为“西南丝绸之路”的重要枢纽;1977至1982年,对曲靖珠街八塔台古墓群1、2号封土堆的考古发掘,揭示了春秋、战国乃至秦、汉时期,曲靖地区的先民已经掌握高度的青铜文明。春秋战国时,曲靖为“靡莫之属”,已进入部族社会,与滇池地区的居民为同一族属(叟族)。

“五尺道”是在“蜀身毒道”之东道的基础上由朝廷委派官吏组织修筑的,它是有史以来官方修到云南的第一条国道。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在云南“通道置吏”。当时,为方便川、滇之间往来,秦国派蜀守李冰修路,李冰没有修完。公元前225年,秦始皇派常頞继续修凿,修通了起自僰道(四川宜宾)终于建宁(云南曲靖)的“五尺道”(因路宽五尺而得名,大约现在的1.2米。昭通盐津的豆沙关,曲靖宣威的杨柳、沾益的炎方和松林、马龙的旧县等地方,残留着五尺道遗迹)。《史记》载:“秦时常頞通五尺”。“五尺道”从四川出发往东南行经僰道(宜宾)、南广(盐津)、朱提(昭通)、夜郎西北(威宁一带)、味县(曲靖),至滇池(昆明),继续向西至叶榆(大理)。

秦帝国把统一车迹的五尺道修到曲靖,将曲靖直接置于中央政府统辖之内,沟通了古滇国与中原的联系,也使曲靖在古滇国的地位开始凸显。秦朝在曲靖设“建宁郡”,使之成为“西南夷”部族群中开发最早的疆域。

汉武帝时,曾派人拓宽五尺道(“山道宽丈余”,称之为“朱提道”);隋唐时期,又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加宽,并设置驿站,从石门关(昭通盐津豆沙关),到石城(曲靖),一直抵达拓东城(昆明),称之为“石门关道”。元代,修筑了由富源胜境关进入云南的古驿道(有遗迹残存)。明代,重修了由宣威可渡出滇的古驿道(有遗迹残存);清代,入滇道路再作进一步拓建。历尽岁月沧桑,这些古代道路沟通了中原广大地区与云南乃至东南亚国家的交通往来和经贸联系。宣威杨柳古驿道旁崖壁上镌刻着明代状元杨升庵的题刻“高山流水,水流云在”,可渡河边巨石上的“飞虹伫鹤”传说是诸葛亮当年题写的。

公元前280年,庄蹻率军入滇,仿佛天意安排般沟通了曲靖与内地的联系。庄蹻是战国末年的楚将,当时,秦楚争霸,受楚王派遣,庄蹻率2万余官兵开赴云南,进入古滇国腹心区域滇池县(昆明晋宁)时,秦已灭楚,庄蹻滞留滇地,后被滇人拥戴为“滇王”。之前,滇池周围和南盘江流域居住着土生土长的原始部族,“滇、靡莫、劳浸”是其中较大的三个部落联盟。散居在南盘江流域(曲靖一带)的各部族,史称“靡莫之属”。当时楚文化高度发达,滞留下的楚人在生产和生活中,自然而然起到了楚文化传播者的作用,其先进的生产技术和生活方式影响并推动着滇池地区社会经济的发展,也促进了南盘江流域“靡莫之属”社会经济的发展,促成一次空前的文化大交流。

秦以前曲靖为滇国、夜郎国势力交界地区,《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其西,靡莫之属以什数,滇最大……其旁东北有劳浸、靡莫,皆同姓相扶。”南盘江流域为滇文化范围,其地为滇王国、劳浸、靡莫等部族所据,北盘江流域则为夜郎文化范围。历史上中原文化入滇,从地缘上,曲靖是必经通道,曲靖处在对内地开放的前沿,也是内地进入云南的门户。因此,在曲靖这块土地上生活的人们,历来都能较早地吸收先进文明的成果。

编辑:陈高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