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和向日葵

发布日期:2017-11-23 11:20:20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吕珊屹(墨红镇中学)

在那静谧的时光里,安静的午后,有少女呢喃细语——向日葵是月亮的颜色。月亮呢?月亮是烈日的颜色……

Z先生是一个温文儒雅的人,自小生长于书香门第。他待我很好,每天都会来看我,在那个战争不断的民国时期,我曾一度认为他是黑暗中的一束光。我不愿辜负他的好意,于是拼命往上窜。Z先生,说他是这世上唯一的暖先生,一点也不为过。他身着青色长裳,面孔温润如玉。我就那样静静看着他笑,笑得抖落了一地的花瓣。

我时常看见Z先生忙碌的身影。他的家里总是会来很多客人,一旦那些人走了,他就会坐在凉椅上,拿着书静静看着,似乎是太过入迷,他总会忘记按时吃饭和照顾我。我想这大概就是古人所说的“书中自有颜如玉”吧!Z先生是个很温柔的人,我从未见过他生气的样子,他待谁都很温和。我想大概这世上再也没有人可以惹怒Z先生。

直到那一天的到来,你说“人生若只如初见,那该多好”。宁静的午后,只能听到“吱吱”的蝉鸣,我突然听见一个陌生人的声音,我探着头,张望着。那个陌生人是一个中年男子,他的神色几近扭曲,而Z先生却一脸平静,说道:“慢走不送,陈先生。”那位姓陈的中年男子调整了一下呼吸,冷笑一声说:“你会为你的狂妄自大付出代价的。”说完,气愤地甩门离去。我不知道他们聊了些什么,但看Z先生的脸色不是很好,我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事。Z先生摘下笨重的金属眼镜,捏了捏鼻梁,走到我面前,扯出个勉强的笑容。我听见他轻声说:“对不起!”那时的我还不知道那声对不起是为什么。直到后来我泣不成声。就算我知道又如何,我也没办法回答他,因为我是葵。

临近秋天,几日不见Z先生,都是隔壁的婆婆来照顾我。直到那日,我终于又见到了Z先生,只是他的眼里再也没有曾经的安静了,他的衣着凌乱,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身形单薄,脸色憔悴。他对婆婆说:“拜托了。”他就那样静静地望着我,转身、离去,我知道,他再也不会回来了。等待成了无望的守候。

三个月的时光匆匆流逝,自那日一别,再未见过Z先生。微风徐徐,阳光明媚,枝头上是叽叽喳喳的麻雀,但这一切不过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突然,我听见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看见Z先生破门而入,随之而入的是一群学生。我从未见过Z先生如此凝重的表情。一声枪响,惊飞了枝头的麻雀。门外突然冲进一群人,令我惊讶的是领头人竟是那姓陈的中年男子。他们一个个龇牙咧嘴,举起枪杆,我听见刺耳的惊叫声,脑袋“嗡”的一声,一片空白。Z先生就那样静静站着,眼睛里一片清明。我听见利剑出鞘的声音,发出一阵刺眼的白光。我还来不及惊呼,那个温柔的Z先生就永远倒了下去,再也没有醒来。我想呼唤他的名字,却发现自己无法出声,如此无用。后来的事,我全然不记得了,只记得那天下了很大的一场雨,却怎么也洗不掉满园的鲜红。

我叫葵,是一株向日葵。我的Z先生是这世上的光。可自他离去,君未曾入梦来……

(指导教师:吴红良)

编辑:陈高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