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儿双飞

发布日期:2017-12-01 11:52:35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老林已经好多天滴水不进。医生说准备后事,儿子诚义哇地哭了,急忙给自己的女朋友打电话,叫她今天无论如何过来,见一眼弥留中的公公,也算了却父亲的心愿。

老林的嘴里一直蠕动着一个名字,是一个女人的名字。这个女人的名字不是老林妻子的名字。老林没有老伴。十五年前,老林的妻子跟别人出走后,老林就一直没有再娶。老林舍不得吃,舍不得穿,辛辛苦苦供孩子上学,一直把孩子供到大学毕业。这不孩子刚参加了工作,才五十多岁的老林就患上了夺命的病。老林守口如瓶,怕影响孩子的工作。老林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了,才以突然得病为由,把在外地的儿子喊回来。

诚义觉得愧对父亲,暗地里洒一把泪。然而泪洒的再多,也抵不住父亲嘴里那个含糊不清的名字。

这个陌生女人是谁呢?诚义在记忆的长河里苦苦搜索着。

姑姑来了。姑姑说:“哥,坚持住。我这就和诚义去接她。”老林黯淡的眼里落下几滴泪珠。

小车在乡村的柏油路上急速行驶着。诚义问姑姑,那女人是谁?姑姑没有回答,只是说,待会见了她,一定要大声喊她姨,她是一个好女人。诚义对姑姑说,他谈了个对象,是他大学的同学,她家就是那个村的。姑姑说,好啊,这样你父亲也可以放心走了。

诚义又问那女人是谁?姑姑说,那个女人,不,你姨的故事,起源于你父亲的一个梦。

四年前一个深秋的早晨,我和你姑父正准备起床,你父亲急急地敲门,我们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谁知你父亲说没什么大事,就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和你姑父那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你父亲从来不迷信,从来不说梦,唯独那次,你父亲天亮前赶了五里路到我家,就为了一个梦。你父亲说,他梦见一个道士对他说,一切皆随缘,你和前妻的缘分已尽,不可强求。明日午时河畔,落水之人与你缘深,在天化作比翼鸟,切记切记,否则姻缘难续。道士说完化作一缕清风飘然而去,就像电影里的镜头一样。这真是一个奇怪的梦。我们对你父亲说,奇异的梦多的是,不必计较。没想到,早饭后你父亲真的骑着自行车去了城郊的汾河大桥边寻梦。更没想到的是,桥下河畔,真的有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在河中心扑腾,河水已经渐渐漫到脖颈处,河畔聚集了不少人,只是喊叫,没人敢去营救。你父亲扔下自行车,跑到河边,跳进河里,三下两下就把女人拉了上来。好险,浑浊的河水差点灌进女人的嘴里。

那个女人得救了。女人哭得很伤心。

那个女人叫红霞,就是你父亲一直念叨的那个红霞。天下的事有时真的很奇怪,奇怪得叫人难以置信,红霞竟然和你父亲同年同月同日生。红霞的命很苦。结婚后,和丈夫一起在县城开了一个时装店,生意很红火。第三年,她回家坐月子,一个俊俏的妹子又怀上了丈夫的孩子。一年后,俊俏妹取代了她的位置。她哭过闹过无济于事。后来她带着女儿再嫁,没过几个月,第二任丈夫那离异的妻子担心自己留下的孩子受折磨,坚决要复婚。她又失家了。在好心人的撮合下,她再一次结婚,女儿考上省城大学那年,丈夫在外和别的女人打得火热,她好言相劝,换来的却是谩骂殴打,最后赶出家门。三次婚姻击垮了她,于是就自毁人生,溺水自尽。

听完女人的故事,你父亲心里堵得慌,不知道怎样安慰女人才合适。

第二天,红霞来了,提着好多补品看你父亲来了。她得知你父亲的情况,哭得比你父亲还伤心。第三天,她又来了,帮你父亲洗衣服,打扫房间,让你父亲感觉到家的温暖。你上大学这几年,她隔三差五到家里照顾你父亲。后来你父亲提出登记结婚,她拒绝了。她说,这样不是很好嘛?那次被你父亲救起,接触一段时间后,她知道你父亲是个好人,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可是三次婚姻的打击,她实在是怕了,唯恐又出现什么意外,于是就去算命。算卦的说她命硬,克丈夫。她不敢再结婚……

姑姑的脸上滚落下一串泪珠子。

“我每次回家怎么就没见过她啊?”诚义问姑姑。

姑姑说:“大人的事情有时候不想让你们知道。她不是也有个女儿在读大学吗?你们放假回来,他们就暂时分开。”

“姑,你知道她女儿在哪个大学读书?叫什么?”诚义追问姑姑。

姑姑说:“只知道她女儿叫晓玲。怎么了?”

“没怎么,姑。”诚义很是吃惊,这个晓玲可能就是自己的女朋友,真的这么巧吗?

诚义疑惑的当儿,车子停在了一座土屋前。

“姐,姐。”姑姑人还在门外,声音就跑进了屋里。

“妈,诚义来了,妈。”姑姑话音未落,从里屋跑出来一个年轻女子。

姑姑愣住了。正跨门槛的红霞愣住了。

那个熟悉的脚步声来了。老林微微睁开双眼,嘴唇动了一下。

红霞当着儿女面拉着老林的手,脸上写满了少女般羞涩的红晕。

“老林,不,他爸,告诉你个好消息。其实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咱诚义的对象就是咱的闺女晓玲。娃们准备明年“五一”结婚。”红霞说着说着就泣不成声了。这个消息太突然,又太晚了,可惜老林不能看到那个场面了。

“爸,爸,我们回来了。”晓玲喊了一声爸,泪珠子就吧嗒吧嗒滚落在地上。

老林睁开眼睛,把两个孩子的手紧紧拉住放在自己的胸前,苍白的脸上充满了幸福的笑意。

老林在笑意中走了,留下了满屋子的哭声。

诚义和晓玲结婚不久,红霞望着老林的遗像说:“老林,等着我!”

不几天,也就是红霞生日那天,红霞突然含笑而终。

合葬那天,天气阴霾,坟茔的上空,两只蝴蝶翩翩起舞。

   杨晓因

 

编辑:蔡祥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