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手(小小说)

发布日期:2017-12-05 11:14:19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朱华胜

当身着便衣的公安人员破门而入时,太小宝正往排水沟里撒尿。这是两间破旧的出租屋,放满了白色的大塑料桶,一些斑斑点点粘在表面。地上乱七八糟,破布条到处都是。一根肮脏的塑料管子从墙角处水龙头那儿引过来。墙与天花板交接处布满了蜘蛛网,上面粘满了蚊虫,有的还在挣扎,可能是刚被网上的。房内散发着刺鼻而难闻的味道。

很快,太小宝被抓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传开了,他用甲醇兑水制造假酒出卖,致使19人中毒死亡。

“太小宝是奸商,俺早就知道他的秘密。”听到这个消息,这个出租屋的女主人对人说道,“他迟早要出事,我只是没有料到是人命关天的事。”

邻居说,太小宝儿时就很懂事,像一个鬼精灵样的,左邻右舍都喜欢。他是父母手心的宝,几乎是含在嘴里养了,所以取名为小宝。他妈妈担心他夜间起来上厕所冷着或跌着,就在他房间放了一个罐罐做尿壶,夜间急用,叫他第二天早上自己抬去倒在茅坑里。他从未自己抬去倒过,都是他妈妈去。

一次,他父亲回来见他房间的尿罐没有倒,生气地骂道:“怎么不抬去倒?”

太小宝回答:“抬去倒了。倒了一些。”

他父亲:“说假话!既然抬去倒了,哪有只倒一些的?”

他母亲出来说道:“孩子还小,倒不干净也是可能的。”

他父亲瞪了他妈妈一眼,没有再说话了。

太小宝的初中是在镇里上的,教务主任是他的姑父,安排他在巴老师的班里。

他在学校里留下种种恶迹,顶撞老师,在门顶上放石灰粉。同学起立时,故意抽去坐凳。殴打同桌,欺辱女生。自习课上人家背书他捣蛋,老师上课他睡觉。

期末考到了。这天早上,数学考试。太小宝把前面的同学的数学卷子拿过来抄,正好被巴老师发现,吓得太小宝直冒冷汗。可是,巴老师并未说什么,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从他身旁走了过去。第三天,巴老师看见太小宝与姑父在操场边上站着,就走过去说道:“主任,太小宝数学期末考得了96分,进步大了。”太小宝姑父听了喜上眉梢,摸着太小宝的头说:“这才是我的好外侄。”

太小宝初中毕业后终于考上省里的一所中专学校。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本来差11分,但是他姑父托人为他搞到一本二级运动员等级证书,当地的政策是获得二级等级运动员称号者中考加分20分,他被录取了。

中专毕业后,姑父出面,太小宝在一家大型企业找到一份外运司机工作。没有学过驾驶的他,托他表姐搞到一本执照,与一位陪驾师傅学过几日后,便上路了,结果连车带货翻进路边的深沟,好在他只挂了点彩,没有性命之忧。肯定,他被单位辞退了。

太小宝在社会上乱混了几年,一事无成。这年,他突然在镇上做起了酒生意,不知他使了啥法子,生意很红火。

这天,一个村民给他父亲过六十大寿,请了他家的亲朋好友来吃饭,众人在喜气洋洋的氛围中推杯把盏,猜拳划掌。谁也没有料到惨剧发生了,19人死于非命。

寿宴的酒,是从太小宝那儿购买的。

行刑的头天晚上,寡白的月亮如锃亮的镰刀高高地悬在清冷的天空。太小宝痛哭流泪,悔恨万分,捶胸跺脚,破口大骂。那晚上他骂了很多人,有他妈、巴老师、他姑父、他表姐、他的女房东,还有一些他没有说出名字的人。

编辑:陈高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