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洞

发布日期:2017-12-06 16:41:20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孙茂(曲靖师院)

家乡的群山上有许多窟窿,不高不低,在林木地埂间忽隐忽现,像妖魔的府邸。几十年,风雨摧残,塌了,倒了。

土洞在农村尤为常见,只是这几年少了,大多长草,被青的黄的草覆盖,抑或坍塌了。一大个一大个斜切的洞穴,浑圆,规整,远远望去,像山的眼睛,再仔细看,又仿佛是鼻孔。

太爷中年时常挖土洞,我爷爷我父亲那代人,还有我小时候都受过土洞的庇护,后来雨伞普及,且不贵,下雨时大多选择打伞,无人钻土洞,土洞年久失修,没有人保养,也没人挖掘新的,慢慢的,被遗忘了。

家乡的土洞不是太爷一个人挖的,其他老人也挖,但要数太爷挖的最多。太爷年轻时身板硬,气力足,除去做正常的庄稼活,闲下来或者阴天雨天,太爷就赶上家里的大黄牛,一边放牛,一边找埂挖洞,一个洞要四五天才能挖成,再花小半天修整边幅。牛很乖,常在离太爷不远的山坡上吃草。

一年级时,母亲外出做活,我被托付给太爷,随他一同放牛。我对放牛放羊特别感兴趣,总想着自己就是一个放牛娃!那时小,走路慢,太爷用篮子背着我,赶着牛羊,朝坡地走去,牛很乖。碰上牛睡觉,我慌忙叫太爷。

“太爷,太爷,牛死了。”稚嫩的声音里透着几分着急。

太爷放下锄头,朝牛走来,看了看,然后“哈哈哈”笑了起来。

“太爷,牛都死了,你还笑。”太爷拍拍我的小肩膀,告诉我说,牛没死,它在做美梦。接着,太爷又笑了。

“做梦?”我惊讶地问。“太爷,牛会做梦吗?”此刻,我的眼神里流露出不信。“太爷,牛的嘴为什么一直在动?”我又问。

太爷说,因为牛吃太饱了,它要把草倒回嘴里再嚼。吃下去的东西还能翻出来,我更疑惑了。直到长大后我才明白。

太爷会骗人,而且能把人骗得相信他的鬼话。有一次,我被牛踩了脚,不乖,一个劲嗷嗷直哭,太爷摘来两只野花,他说,把野花栽在土里,明年会变成蒲公英。我当真信了。第二年去栽花的地方看,花早干死了。

太爷上山常戴一顶大草帽,是我太奶缝的,取田里的秧草,用白细线一圈一圈的缝起来,戴在头上可以遮雨,还可以遮太阳。太爷上山,无论天阴天晴,他都要把黑裤卷过膝盖,小腿部分晒成了古铜色。

挖土洞,是我太爷的拿手活,用我太爷的爹留下的工具。太爷常在洞口烧洋芋,饿了就吃,不用带晌午。农村人上山干活是不带零食的,饿了满山都是吃的。烧洋芋,烧包谷,烤黄豆,青梨,野桃……应有尽有。

太爷年纪大了,他告诉爷爷,他死后,就把他埋到自家田地的土洞里,在洞前置个石碑。太爷有一天真的走了,人老了,说走就走,一点征兆都没有。太爷就在那个土洞里度过以后很长很长的日子,土洞上方围了个土堆,让子孙后代知道那是太爷的坟。

土洞还是土洞,有的塌了,有的倒了,有的长满了杂草,挖土洞的人也陆续走了。剩下的,只是时光依旧。

编辑:陈高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