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时期的曲靖简史

发布日期:2017-12-06 16:43:46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戴兴华

明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年)九月,朱元璋以颖川侯傅友德为征南将军,永昌侯蓝玉、西平侯沐英为左右副将军,领军30万征云南,从“胜境关”过富源、沾益,进入曲靖。元朝梁王把匝刺瓦尔密遣司徒平章达里麻(司徒平章是元朝官职,即行省丞相。元朝时在全国设行省,云南属行省之一。)率精兵10余万驻扎曲靖抗拒明军,筑防于白石江南岸,明军则沿白石江北岸扎营,形成两军对峙之势,战场沿白石江绵延十数里,云南历史上从古至今规模最大的一场战争,史称“一战定云南”的白石江战役拉开序幕。

达里麻兵败被俘,明军征服石城,取得了平定云南的决定性胜利,统一了全国(对此次战役,史家说法不一,普遍认可当年的白石江是一条“江面宽阔水流湍急”的汹涌大江,而徐霞客实地考察后认为白石江是一条“源短流微的小江”,容纳不了一场数十万众的大战役,是沐英为向朝廷报功请赏,有意夸大战功,歪曲描述白石江,导致史书记载不实)。

明朝初年,中原汉族大量迁徙进入曲靖,实行军屯、民屯、商屯,促进了曲靖经济社会发展和儒家文化传播,封建领主经济逐渐解体,地主土地所有制逐步形成。如今在曲靖境内仍然保留的所、屯、圩、堡等村名,就是明代军屯的历史见证。洪武十五年(公元1382年),改曲靖路为曲靖府,治所在南宁县,辖南宁、亦佐2县和沾益、陆凉、马龙、罗平4州及寻甸府。东川府(会泽)改隶四川布政使司川南道,沾益州(宣威)明初隶属曲靖府,洪武十六年(公元1383年)隶属贵州都指挥使司乌撒卫,永乐元年(公元1403年)又隶属曲靖府,师宗州隶属临元兵备道之广西府。

洪武二十年(公元1387年)开始在胜峰山(寥廓山)下建造新府城,取代石城(关于石城故址,地方史家存在几种争议,支持率高的有两说:一说在今天的校场坝村一带,另一说在今天的沾益区龙华街道太平社区一带),新府城建成后改称南宁县(即曲靖老城的前身。《南宁县志》记载其特色是:“四门错落不对开,巧布八条丁字街,九对巷道十字路”)。洪武二十七年(公元1394年)四月,升为曲靖军民府,府治在南宁县。

明朝统一云南后,实行改土归流政策,政治上土流并用,土官世袭,流官委任。引起部分土官反抗,以越州土官阿资父子的叛乱危害最大,伤亡最重,朝廷历时8年才讨平阿资父子的3次叛乱。明朝时期,在曲靖设置的土司分别有东川土府(驻会泽),禄氏世袭土司,沾益土州(驻宣威),安氏世袭土知州,平夷卫(驻富源)龙氏世袭土官,陆良州资氏世袭土官,马龙州安氏世袭土官,罗雄州普氏世袭土官,越州海氏世袭土官。

明代的改土归流,主要通过削袭、除职等方式。成化十二年(公元1476年),明朝在云南设置曲靖等4兵备道,分署驻曲靖府,辖曲靖、寻甸二府,曲靖、平夷、越州、陆凉4卫及木密、凤榜、杨林、马隆4守御所。师宗隶属临元兵备道广西府,东川府隶属四川布政司(会泽属之)。弘治七年(公元1494年),增设陆凉流官知州、马龙流官知州各1员。弘治八年(公元1495年),裁曲靖土官知州。为加强对云南的统治,明朝在曲靖设置邮传,60里置1驿,有南宁驿、白水驿、沾益驿、倘塘驿、可渡驿、炎方驿、松林驿、马龙驿等10驿。同时,在曲靖府、州、县境内距城较近的关隘设白水关、松韶铺、十里铺、遵化铺、阿幢桥等巡检司分治,加强与内地的联系。元、明、清时期,东驿道成为中原进入云南的第一通道。富源胜境关成为入滇第一关,沾益白水是“泉关”,成为入滇第二关。明代以后,以汉族为主体的人口大大超过本地土著,整个曲靖都融入华夷交融的民族进程之中。

时过境迁,沧桑巨变,味县还是石城都不复存在,沉寂为历史。但毕竟是云南最早统治中心的治所驻地,在时间长河里留下让人追思的一页。曲靖现在基本能保持原状的最老街道是西门街、南门街,被许多人看作曲靖的灵魂所在,也是最能体现“曲靖味道”的地方,是曲靖历史文化的根,如今,被淹没在城市飞速发展的林立高楼中,虽然显得残旧破败,仍然喧哗热闹。一些对曲靖老城情有独钟的人士担忧,再不加以保护,曲靖将会成为一个没有历史、没有根基、不能怀旧、讲不成故事的城市。如果老街不存在了,曲靖历史没有了载体,城市的灵魂又何在?

曲靖造城从1387年开始,历经30多年建成定型,是云南历史上第一座砖城,城周长3公里,城高9米,厚3米。曲靖老城背靠寥廓山东麓,北邻康桥河,依山傍水,从军事角度看易守难攻,在一平方公里的城里,设施齐全,功能俱全,有满足政治的衙门,满足宗教精神的庙宇,满足文化需求的文昌宫、书院,点缀风光的钟鼓楼。曲靖老城的建筑,极具特色,临街建筑前店后厂,楼上居住,每户房子均呈长条状,三房套两院,院内家家有水井,为了防火,设置了马头墙、猫拱墙,猫拱墙是一大特色,采用腰厦结构,能缓解屋顶雨水对街道的冲击。城内的街道是丁字街,有防风、防火、防骑兵冲击和利于战备等作用,在国内并不多见。

民间有个说法,曲靖老城的设计出自明代设计南京城的汪藏海之手,充分体现了中原建筑风格与云南气候特点的结合。曲靖城的设计图纸传说后来用于建设澳门老城,澳门老城已荡然无存,曲靖老城还保留着几条残破的街道。总之,曲靖老城历史悠久、文化厚重,是地地道道、名副其实的古城。

编辑:陈高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