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姨

发布日期:2017-12-11 15:26:41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岳凡

周末回家,母亲跟我唠嗑,说四姨家被评为建档立卡户。本来这不是什么荣耀,但听母亲说四姨家以后可以到镇上住新房了,我又觉得这是天大的喜事。若不是脱贫攻坚战的打响,住上新房,对一贫如洗的四姨家来说,还真是遥不可及的梦,恐怕还要无休无止地住在那个低矮狭窄的破屋里。

说到四姨,母亲总是心怀愧疚。四姨比母亲小了十几岁,一直帮助母亲把我们兄妹拉扯大,洗衣做饭,样样都落在四姨身上。一次四姨背我去赶集,一不小心把背篼弄丢了,被母亲劈头盖脸臭骂了一顿,四姨为自己的过失难过了几天。这事不知道母亲在我面前念叨过多少次,耳朵都听起老茧了,我知道母亲一定自责当初的鲁莽,但四姨心胸开阔,并没有记恨母亲。四姨跟母亲一直走得很近,家里有什么事,她总是先打电话来跟母亲商量,母亲就为她出谋划策,指点迷津。

我们长大了,四姨也就嫁人了。四姨的婚姻并不幸福美满。四姨父是个游手好闲的人,整天在家睡到日上三竿,吃完午饭,就东游西逛,家里全靠四姨种些苞谷度日,偶尔出去打些散工来贴补家用,这样的日子自然过得拮据。我经常讲,四姨父真是脸皮厚,一个大老爷们整天赋闲在家无所事事,堕落到如此这般,也不怕人丢人现眼。但作为晚辈,我始终不敢狠狠教训他,只是替四姨叫屈。有人劝过四姨离婚,可四姨总是怕对不住三个孩子,所以一直凑合着过日子。

听说,四姨跟叔叔是青梅竹马,但那时我家也是青黄不接,有时候都揭不开锅,母亲不忍四姨再跳进火坑里,所以拆散了他们,没有结成伉俪。我现在时常想,如果四姨跟叔叔喜结连理,也许她的人生就会重新书写。可母亲反驳,嫁给叔叔也不见得日子好过,叔叔现在都是“负翁”了,上门讨债的人踏破门槛。我始终觉得叔叔比四姨父好上百倍,叔叔只是命运不济,创业失败,但他敢想敢做,总比那些缩手缩脚的人好,我相信有朝一日,他还能东山再起。

在我记忆中,我就没有在四姨家吃过饭,没有去她家歇过脚,也许是她不想让我们看到她窘迫的生活。尽管四姨生活过得不如意,但她有好吃的东西的时候,总是托人捎来,这让我有些羞愧。她自己过着紧巴巴的日子,心里却一直还惦记着远方的侄子。

我一直嘱托母亲,四姨来家里做客的时候,要给她买套新衣服。四姨似乎也疏于我们之间的来往,除非有大物小事,才会踏进家门。远在他乡的我,很难碰上她,只是通过母亲了解到,四姨的三个孩子都辍学了,养的猪鸡全部瘟了,她在工地上踩灰浆。每次听完,心里五味杂陈。

就像母亲说的,也许这都是命。尽管我不相信命运,但还是希望命运能够眷顾四姨,让她的日子赶紧好起来,让幸福敲开她的门。

编辑:陈高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