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期而遇的温暖

发布日期:2017-12-11 15:27:58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六国一梦

在阳台上栽了一罐除尘草,不曾想,一颗喇叭花的种子也悄悄潜伏其中,直到看见它开出紫色花儿,我才惊喜地发现,它已然陪伴着我走过了春夏,来到了如今,只是我一直不知道而已。

春天的时候,收拾杂物,在角落里发现一个蒙了一层厚厚灰尘的瓦罐。三年前,母亲用它装了一罐自家炼制的猪油给我。油早就吃光了,罐却一直没有带回老家。有时是因为确实忘了,有时是觉得带着碍手碍脚,就放下了。如此一来,不仅是母亲忘了它,连我也忘了它。

我把它擦洗干净时,发现它装不了油了,罐颈处有了一个小洞,旁边还有裂痕。母亲的勤俭节约,我是从小就目睹的。缺衣少食的年月,废弃物再利用,成了母亲经营一家人生活的无奈方式。衣服裤子,大的穿了小的穿,实在烂了,拆洗后做了鞋子的鞋帮。受母亲的影响,我一直保留了这个惜物的好习惯。虽然我跟艺术沾不上一丁点的关系,但当我在网上看到那些手抱陶罐的少女画时,我决定用这个瓦罐来栽点花了,不是附庸风雅,只是舍不得扔了这个破罐。

在我工作的这个小镇,是从来不缺花肥的,街边就有大片大片的黑土地。到地里取点花土,不用有丝毫顾虑。就像有泥土的地方就会有草木生长,小镇的居民传承了中国老百姓几千年以来的朴实厚道。

把除尘草栽在瓦罐后,我就很少去管它了,只是偶尔浇点水。一方面是因为它确实容易养活;另一方面,是我确实太忙了。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虽然老人还健步如飞,不仅不要儿女操心,反倒是操心着儿女;虽然孩子也如春季破土的苗儿,茁壮成长,省去不少烦恼,但总有些事,是这个年龄必须操劳的,就像面前横亘着一条河,没有搭好的桥,要过河,非自己造船不可。

为了在高手云集的工作中上一个台阶,不分昼夜地把自己累成狗,还是因为一些莫须有的原因与成功离了一步之遥。一度时期,活得很是颓废。谁说付出与收获成正比?有时候,付出就像块挂在天空的乌云,在不需要雨水的日子,显得那么不合时宜。

卸下满身的疲惫,认真打理起家里的花花草草,算是对自己劳碌的一种犒赏吧。说是打理,因为心情的缘故,也就是干旱的时候浇浇水罢了。不过,那瓦罐里的除尘草倒是不计较我的冷淡,抽茎长叶,翠绿欲滴,看着它的样子,一下子就懂得了文雅之人给它的另一称呼:玻璃翠。因为长势实在喜人,每次经过阳台,总会不经意地多看两眼。

一个早晨,我照例来到阳台看书,照例在看书前习惯性地看了一眼瓦罐里垂下的郁郁葱葱的除尘草。这一看,我的眼光却再也收不回来了。我看见了一朵紫色的喇叭花,在除尘草伸长的茎叶上,像悬挂的瀑布上溅起的水花般灵动,又如绿色丝绦上的紫色刺绣般耀眼。我靠近它,捧起来仔细地看,不错,就是喇叭花。顺着花藤,我还看见了喇叭花的叶子,跟除尘草混在一起,同样的郁郁葱葱,只是,之前我一直没看见它。

就在我面前,喇叭花灿然地开着,似乎要跟我说:我在,一直都在!原来,就算努力的生长会被漠视,但只要坚持得足够久,就会开出花,不会有永远的埋藏。

编辑:陈高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