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综N代升级有后劲,慢综艺扎堆无水花

发布日期:2017-12-27 09:55:26文章来源:新华网

2017年综艺大战落下帷幕。从今年的总体情况来看,老牌头部综艺领跑电视综艺节目——《极限挑战》《奔跑吧》收视率依然领先。但综艺的扎堆现象有增无减——《中餐厅》《亲爱的客栈》等一系列慢综艺前赴后继。网络综艺节目创新力更强——以《中国有嘻哈》为代表的新网综创造了现象级收视效果。文化类综艺在形式探索上发力,《国家宝藏》可以作为典型成功案例探讨。

1综N代

已“养育”出节目粉丝

2017年,纵观头部综艺(指少数占据了大部分市场的优质综艺)的名单,《极限挑战》、《爸爸去哪儿》、《奔跑吧》等火了好几年的综N代仍然在线。而非头部综艺中,《明星大侦探》、《火星情报局》、《我们相爱吧》也都迎来了第三季,这几部在质量上至少也没有退步,不论是节目效果还是观众缘上,都延续了前几季的势头。

尤其是《极限挑战》《明星大侦探》等节目在声量上持续占据优势的同时,反而被观众们认为,节目质量和内容都有所进步。究其原因,在于节目品牌的打造,也就是说,节目通过抓住自己的核心优势,培养出了一批节目粉丝。这些粉丝是为了节目模式而来,他们看重的是节目核心要素的保障和节目风格的独一无二性。

《爸爸去哪儿》第五季由于各种原因转为网播,平台的转换是其影响力下降的一部分原因,但节目毫无创新才是不少老观众放弃继续收看的根本。尽管萌娃每一期都不一样、明星爸爸也有不同的人设,但每到一个乡村,差不多的游戏、差不多的抢房子,看多了总会疲倦。也就是说,《爸爸去哪儿》没有力图对节目粉丝的巩固,而仅仅靠明星萌娃,是撑不起综艺N代的。

不大一样的是,《明星大侦探》这类建立在小众群体审美趣味的综艺节目,在保证分众的需求之后,就要考虑如何提升节目,把主要受众聚焦在忠实粉丝群体,而非因为一时的新鲜感和追星心理的“游击”观众。

2常青树

面临瓶颈期急需创新

今年,“长寿”综艺《快乐大本营》迎来了20周年庆,作为国内游戏类综艺节目的开山鼻祖,能够长盛不衰二十年,实属电视史值得记载的事件。而湖南台的另一档周播节目《天天向上》在明年也将迎来十周年庆。在目前综艺节目层出不穷的时代,能够支撑如此之久实属不易。

常青树综艺面临瓶颈期是个无法避免的问题,时间久了,节目制作方显露疲态。近几年包括《康熙来了》《超级访问》这些大牌综艺陆续停播——这些访谈为主、不需要太多复杂环节设计的节目尚且难以为继,可想诸如《快乐大本营》这样讲求节目设计和娱乐性的综艺,支撑如此多年,必然需要历经多次改革和调整——两个节目在主持群的更新上花费了大量工夫,不断调整角色设定,加入新鲜血液;主持人本身也在节目之外,拓展演艺事业,使得主持人本身越来越具有看点;《快乐大大本营》环节设计也越来越多地参考了海外综艺的流行趋势,与创新性节目“以老带新”的播放模式,以及与其他头部综艺和电视剧的联合营销,也能够为节目引流。

但这些常青树综艺节目能否突破瓶颈期,依然要看节目在模式和话题性上的创新。而对《奔跑吧》《歌手》《中国新歌声》这些即将进入第六个年头的综N代综艺节目来说,“瓶颈期”这个话题恐怕也将随之到来。

3慢综艺

数量不少反响平平

国内慢综艺潮的源头是年初播出的《向往的生活》。在业界同行对这样的节目节奏都保留意见的时候,这部综艺突然就火了,何炅、黄磊、刘宪华的搭档演出功不可没。之后,从第三季综艺开始,慢综艺就如同雨后春笋,纷纷冒头:赵薇和黄晓明一起开餐厅的《中餐厅》、主打CP档的《亲爱的客栈》、融合创业和青春故事的《青春旅社》、还有最新开播的《三个院子》,三个院子分别讲述友情、亲情和爱情。

虽然各档节目号称的主打内容大相径庭,嘉宾选择也各有侧重,但是从节目的效果和环节的设计来看,就颇为雷同了。慢综艺不像“快”综艺,在竞技、探险的过程中,总会有意外和惊喜发生。因此,即使是类似的游戏,调整一个小规则,结果都可能大有不同。由于慢综艺都在重复差不多的环节,于是嘉宾之间的互动和对话内容就成为了仅有的、最大的看点。

这几部综艺里,最后形成话题和宣传点的,都是原本就熟悉的嘉宾组合。比如刘涛王珂夫妇,黄晓明赵薇这对老同学,比较成功的可能只有新人情侣纪凌尘和阚清子——因为情侣互怼的梗上了几次热搜。而那些为了节目硬凑在一起的嘉宾,因为彼此不熟悉,制作时间又短,内地明星普遍又缺少综艺感,就使得彼此之间的互动难以出现火花。且不说尴尬不尴尬,内容的充实度就要打个问号了,最后结果就是几档节目体现的各种情感、各种情谊,也就名不副实,大同小异了。

回顾《向往的生活》,何炅和黄磊是娱乐圈出了名的好人缘和高情商,综艺节目的资历也很深厚,口才和能力使得他们对节目有很好的掌控力,而刘宪华作为韩国艺人出身,搞笑能力和综艺感强于一般明星,在节目中的作用不可小觑。《向往的生活》每期都会邀请不同的明星嘉宾,比起素人和固定嘉宾,自然更有新鲜感。

不知道在收视遇冷之后,慢综艺是否还会出新作,如果明年依然有慢综艺在计划之中,那么如何在环节上出新、在嘉宾互动上更出内容,就是抢夺收视的关键了。

4文化类节目

靠创新形式获得受众

《中国诗词大会》和《朗读者》的走红,打破了“高雅节目无活路”的潜规则,业界忽然发现,原来严肃综艺也能够引起话题,也能够吸引年轻观众,甚至这类节目在观众构成上的多样性反倒成了它成为“收视黑马”的决定性因素。如今,我们提倡文化自信,对传统文化、民族文化愈加重视和推崇,在这样的背景下,文化类综艺就有成为口碑爆表的大IP,而中国的文化资源也为文化类节目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养分,成为其不断更新的基础。

今年的文化类节目还有新选手《国家宝藏》,依靠原创的节目形式和集舞台表演、诙谐调侃、历史解读等元素于一身,过于丰富的内容和感受甚至让人一时不知道从何夸起。以往,文化类节目依靠“高大上”的人文底蕴支撑,但今天,文化类综艺的种种迹象表明,“文化”已然仅仅作为最基本的要求。要想在日益繁荣的文化综艺市场占得一席之地,精妙的构思、环节设置,甚至一个好的“剧本”都是制胜关键——比如张国立主持的另一档文化类综艺《咱们穿越吧》,最精彩的地方,就是对历史文化故事进行了合理的改编演绎;《国家宝藏》里,围绕每一个宝物所制作的短剧,也是节目最活泼、最能引起观众“发弹幕”欲望的环节。

5成长型节目

卷土重来但难返盛况

今年一批味道熟悉的“养成系”综艺节目重新进入我们的视野。停滞四年之后重启的《快乐男声》、腾讯视频推出的《明日之子》两部综艺有几个共同点:首先选手基本是素人,其次选手和目标观众的年龄都是90后和95后的年轻人,而且都带有观众参与的“成长型”选秀的味道。这就有别于《中国有嘻哈》、《天使之路》这类偏向于某一领域的高标准选秀节目了。

十三年前的《超级女声》将国内综艺带入了全民选秀的时代,在此之后的《我型我秀》、“快男快女”系列、“加油好男儿”都成了现象级的综艺,从中诞生的明星偶像可以说是中国第一批带有“爱豆”属性的明星。2005年前后成长的第一批粉丝观众也已经长大,以上这些选秀节目大多落下了帷幕,但我们仍然可以见到以“选秀”作为核心要素的全民综艺节目,比如《中国达人秀》、《中国好声音》等。只是观众在节目进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已经远远没有那么重要了。

与此同时,以日韩为代表的偶像生产体系滥觞之后,偶像低龄化、养成系节目等趋势逐渐影响到了国内娱乐圈,而国内的粉丝群体不断壮大,深谙偶像文化,顺利进入到了庞大的生产体系之中。这时候,成长型选秀节目卷土重来也就顺其自然了。

当然了,相比十年前,我们也能清晰地看到这类节目的蜕变。首先,全民综艺的盛况再无复制的可能,尤其是《明日之子》、《快乐男声》都已转为网络播放之后,其影响力仅仅限定在年轻观众群体,狂热投入者的比例也有所下降。其次,像李宇春这样的超级明星也再无可能,取而代之的是“多偶像”模式,观众各取所需。而且对选手来说,才艺本身是一方面,“吸粉”的能力更加重要,他们的出道定位就是“偶像”。第三,评委的身份发生了变化,毒舌评委、严苛评委的设定好像已经留在了过去,如今的评委清一色都是明星导师,一线明星居多——他们也仅仅能作为节目初期的热度保障。点评?不存在的。

明年的《偶像练习生》将是这类节目的集大成者,导师张艺兴、王嘉尔,包括范冰冰弟弟参赛这些爆点也已经开始出现在娱乐版面之上。偶像批量生产终要全面进入中国,而观众的地位也将更加重要。

豆包(媒体人)


编辑:陈高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