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副手套(金散文)

发布日期:2018-01-09 11:15:04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李代金(四川)

我怕冬天。我怕冷。冬天,下雨,很冷;不下雨,也冷;冬天到处都冷,哪怕是缩在屋里。屋子,像冰窖。整个人,像冰块,呼出的气,也冷。一到冬天,我就缩在屋里,哪儿都不想去。伙伴小胖来找我玩,我既不出去,也不想玩。

小胖的手上戴着一副手套。我问小胖哪来的,小胖说母亲织的。母亲说我也给你织一副吧!家里有毛线,有毛线针,织手套,很方便。母亲说干就干,找出了毛线,找出了毛线针,开始给我织手套。想到自己即将有手套,我很开心。

我盯着母亲。母亲织得很慢。母亲很冷,母亲的手冷得发抖。我恨不得立即就戴上手套,可是我不敢催母亲,我怕母亲生气。我只需要盯着母亲。盯着母亲,母亲就知道我的心情和心意。尽管她也很想织快点,但就是快不起来。

半天就可以织好的手套,母亲却织了整整两天。两天后,我终于戴上了手套。合手的手套,戴上就给了我不少温暖。我顾不得冷,去了小胖家。我扬了扬手,向小胖示意我的手套。小胖看见我的手套,赶紧伸出手来要比比。

比的结果是,小胖的手套比我的手套更厚实。更厚实就更暖和。我输了,很不甘心。回到家里,我看到母亲又在织手套。我告诉母亲我还要一副手套。我想我有两副手套,就可以比赢小胖了。两副手套都戴上,那肯定更厚实更暖和。

母亲答应了我。母亲又用了整整两天的时间,为我织好了一副手套。这副手套,比第一副大些。我戴上第一副手套,又戴上第二副手套。真合适!真暖和!我顾不得冷,又去了小胖家。一进屋,我就向小胖扬了扬手,示意我的手套。

小胖没看出是两副手套,不屑地笑了。我赶紧取下外面的那副手套,小胖顿时就傻了眼,愣住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我竟然会戴着两副手套。小胖当然没有两副手套,当然不可能戴上两副手套。小胖一下子泄了气。

我戴上手套,趾高气扬地离去。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太幸福了,因为我有两副手套。那个冬天,我整天都戴着两副手套,即使睡觉,也不会取下来。那个冬天,母亲把原本给自己织手套的毛线给我织了第二副手套,她冷了一个冬天。

后来,父亲问母亲冷不,母亲说不冷。后来,我问母亲,我还要一副手套,她会不会还织给我,母亲说还会织给我。听到这样的话,我万分激动。我十分内疚,小时的我太不懂事了,只为炫耀,让母亲冷了一个冬天。

今年冬天来临的时候,我为母亲买了两副手套。两副手套,母亲可以一起戴,那样,会很暖和。我知道,母亲怕冷。我更知道,母亲的手一到冬天就生冻疮。我把手套交给母亲。母亲说怎么给我两副手套呢?你呢?有吗?

我告诉母亲我不冷,也不需要手套。事实上,我怕冷,也需要手套,但是我又不能戴上手套。戴上手套就笨手,就无法工作。可是第二天,我发现我的床头放着两副手套,是给母亲的那两副手套。母亲终究舍不得戴,终究想让我戴。

我当然不会戴。那天,我执意将手套给母亲戴上,先戴上一副小的,再戴上一副大的。我问母亲暖和不,母亲直点头:我居然也戴上两副手套了!那一刻,母亲的眼里闪着泪花。那一刻,我的眼里也闪着泪花:母亲终于戴上了手套!


编辑:陈高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