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英父子与越州土司的十年战争

发布日期:2018-01-10 16:14:41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王启国

越州汉唐时期是同劳(乐)县(今陆良县)的属地。南诏灭爨后,西爨白蛮被迫西迁,散居山林的“东爨乌蛮”支系移居于此,发展成为滇东三十七部中的一个部落,是一支能耕能战能牧的地方武装,进而成为南诏国的行政区划,蛮名弄泥甸。大理国时期,成为石城郡下辖的十三个部之一,称为普摩部(普么部),夷语以县为部,相当于今天的一个县。

宋宝祐五年、元宪宗七年(1257年),改普么部设普摩千户,属磨弥万户府。至元十二年(1275年),元王朝改普摩千户设越州,为曲靖路的五州之一。自此,越州地名由此登上了历史舞台,沿用至今。

关于越州,清代顾祖禹在其《读史方舆纪要·卷114·云南二》写道:“曲靖军民府:废越州:元初,置千户所,隶磨弥万户府。至元十二年,改越州,隶曲靖路。洪武末废州,改置越州卫,今号其地为南城村。”也就是说元代与明代初期的越州治所并不是今天越州镇所在的位置,而是在后来的南城村,位于今天三宝街道曲陆公路东侧。

古越州辖境,分别属于今天麒麟区南部的越州、三宝、茨营、东山四个乡(镇、街道)和邻近接壤的陆良、罗平、富源等县的部分村庄。境内民族,自汉唐以后,中经普么部到越州,都是以彝族及其先民为主,普么部首领和越州知州,都是由彝族土司世袭。

明洪武十四年(1381年)白石江之战,明军一路势如破竹,很快统一了云南全境。洪武十五年(1382年),明王朝改曲靖路为曲靖府。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四月,升曲靖府为曲靖军民府。但对地方的治理仍然沿袭元朝旧制,依靠当地土司。各地大大小小的土司很有权势,并且时常与明朝政府发生利益冲突,甚至屡屡反叛与大明对抗。

越州土司龙海是越州的世袭土知州,其手下拥有成千上万的蛮兵,他以越州为据点,成为曲靖辖区内较为强大的土司部落。当明军平定梁王之初,沐英派兵进驻汤池山(今石宝山)。龙海见梁王大势已去,不得不向明军请降,归附明朝。西平侯沐英从团结土著民族、巩固边疆的目的出发,对龙海以礼相待,并奏请朝廷继续任命龙海为越州土知州,其子阿资入朝受封。

彼此相安了一段时间,随心所欲天马行空惯了的龙海不安心了,觉得受明朝的约束很不自在,更对明朝“改土归流”的政治制度心怀不满,便想摆脱明朝的管制。西平侯沐英得知龙海欲叛的事实,先下手为强,擒拿了龙海,把他流放到遥远的辽东去。不想才押解到辽宁盖州时就病死。龙海死后,其子阿资承袭越州土知州。阿资生性剽悍,比龙海更桀骜不驯。阿资表面上顺从明朝,心里却恨死了明军,暗地里整军备马,发誓欲报杀父之仇。

洪武二十年(1387年),阿资羽翼已丰,认为有足够的力量与明军对抗了,于是联合罗雄州(今罗平)营长发束启动了第一次叛乱。阿资以东山接壤的富源、罗平一带为基地,纠集大批武力扩张至贵州盘县一带,声势浩大。朱元璋闻报,命西平侯沐英进讨。阿资退到贵州地面,攻破普安(今贵州普安)城池,烧毁府衙,任其士兵掠夺。西平侯沐英率军攻击,阿资据险出战阻击明军。明军攻势猛烈,斩杀营长发束。阿资不敌退守普安,以崖壁险山为寨,居高临下修建了牢固的防御工事。明军久攻不破,双方对峙了近两年时间。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沐英大军经过充分准备,采用佯攻与偷袭的战略,一举攻克阿资大寨,生擒1300余人,蛮兵攀崖仓惶逃命,坠崖者不计其数。阿资战败逃回越州老巢,收拾人马但仍不服输,并扬言:“国有万军之勇,我有万山之险,岂能尽灭我辈!”明军追至越州,见周围地势险恶,强攻必然吃亏。此时,沐英的上书获朝廷恩准,“洪武二十三年秋七月壬辰,置越州、马龙二卫”。沐英派兵守其险要之道,又分兵多路进剿,相继斩杀阿资心腹50余人。阿资穷途末路,只得向明军投降。明政府考虑阿资是当地土司,仍命他为越州土知州。

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沐英上书朝廷,说云南诸部落土司均降服大明,唯有曲靖越州阿资凭借险地屡降屡叛,应该派大军监守以防不测。接着,明政府决定把越州卫迁移到陆凉州(今陆良)。这一措施令阿资大为不满,认为朝廷动摇了土司老巢的根本,对降服的他不信任且处处防备。阿资愤懑不已,第二次起兵反叛。朝廷派都督佥事何福为平羌将军,屡败阿资蛮兵。加之连连大雨,山洪暴发,道路被水流阻断。阿资弹尽粮绝,狼藉不堪率众出降。朝廷再一次原谅了阿资,希望他诚心诚意归顺大明,勿再起叛逆之志。

阿资并不真心投降,他储备物资、编练蛮兵。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他第三次起兵反叛。这时沐英病故,其子沐春袭职。西平侯沐春与平羌将军何福联手,决计彻底解决阿资叛乱的大问题。沐春大军来到土司城北,他认真勘察了山形地貌,又研究了阿资急于求胜的心理,命何福率兵埋伏于大路两侧的密林之中,然后派老弱残兵挑战攻城。阿资见攻城部队力量不济,便率蛮兵出击,攻城兵士且战且退,引蛮兵至伏击地点。顿时伏兵出击,阿资大败,在众将拼死保护下逃回城中。他汲取贸然出城的惨败教训,依靠坚固高墙死守城池,任明军攻城骂战一概不理。一时间,战争陷入了彼此相持的境地。

洪武二十八年(1395年),沐春统兵征剿。登高远眺,见曲靖土军千户阿保、张琳的守地与越州接壤,平日间多相互贸易,即便战时,民间也有粮食等物品偷偷输入城中。沐春经过认真调研,知道久被围困的越州即将断粮,城中守军惶惶不安。于是,沐春心中有了破敌之策。他令阿保、张琳遍筑堡垒,严禁乡民与越州城中发生任何交易行为,彻底切断了越州城的粮食来源。这一招果然奏效,阿资坚持了不到一年时间,越州城已到了饥寒交迫、山穷水尽的绝境。洪武二十八年,何福拿准时机攻陷越州城池,士兵冲进土司衙门生擒了阿资。阿资表示愿降,希望朝廷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保证以后再不叛乱。阿资屡降屡叛,反复无常,朝廷很快下旨,将阿资斩首示众。从此,土司诚心归服大明,战乱平息,曲靖迎来了一个相对太平的时期。

越州土司阿资三叛三降,从洪武二十年(1387年),阿资联合罗雄州(今罗平)营长发束发动了第一次叛乱;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阿资第二次起兵反叛;到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阿资第三次起兵反叛,至洪武二十八年(1395年)生擒了阿资并被斩首示众。其间西平侯沐英、沐春父子与越州土司阿资征战历时十年,“付出的代价五倍于讨平梁王”,可谓旷日持久,代价惨重。

如果从洪武十五年(1382年),阿资的父亲越州土司龙海先降后反,充军盖州算起,明王朝与越州土司龙海父子招降与反叛的故事演绎了长达十五年之久。为了防备和镇压越州土司阿资的叛乱,明朝政府在越州的南面设置了越州卫,在西面设置了马龙卫,在西南设置了宁越堡,这在明朝历史上也是极为少见的。

如果说,明朝的越州卫与越州城是因越州土司所设所建,也一点不为过。


编辑:陈高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