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让我安静下来

发布日期:2018-01-16 16:08:21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首届洪峰文学奖得主李季访谈

本报记者窦红宇


作为一个80后诗人,李季的诗歌创作带给曲靖的,是一种年轻和青春的惊喜。这个曾经生活在农村,放过牛,过过艰苦生活的诗人,最懂得生活的不易,最敬畏生活给他的每一点恩赐。他说:“像在冬天行走,只有诗歌,才能给我取暖。”对诗歌创作的热爱,注定了他的诗歌会越写越好。他以及同他一样年轻的诗歌创作者,注定将为曲靖的诗歌创作,扛起大旗,扛起责任。

记者:祝贺获奖。

李季:哈哈,我之前从未搞过访谈,是《曲靖日报》给了我这个机会,谢谢《曲靖日报》。

记者:这样吧,先谈谈你的生活和工作经历。

李季:1989年9月至1997年7月,我就读于富源县中安厦格小学,我父亲是厦格小学的教师,他嫌我人小,把我安排读了两个一年级和两个二年级。我毕业于陆良师范学校,教过小学,当过“四新”指导员,在农村参加了两年的新农村建设工作,之后,我调入富源县中安街道,成了一名基层纪检干部。

记者:是怎样写起诗歌来的?

李季:在我读小学的时候,好像是三年级,那时候学古诗,很多个晚上,我会和我的哥哥姐姐背诗比赛,脑子里就成天背着那些诗句。很奇怪,突然有一天我在放牛的时候,就在脑子里出现了一首仿古诗的诗,回家我就把它写出来,原句我记不得了,好像是写我用弹弓打鸟的事,拿给我的父亲看,父亲看后没有给我任何评价。读中学的时候,我订了一本刊物,大概叫做《中学生作文通讯》吧,每期上面都有几首诗歌,我是一个缺乏耐性的人,包括阅读,我就专挑诗歌读,读着读着产生了兴趣,同时对那些诗歌作者也产生了羡慕和向往。我就试着写,一写,就到了现在。当然,真正意义上可以叫做诗歌作品的,应该是从2007年之后写出来的一些东西。

记者:那你的作品数量应该很多吧?

李季:也没有,一是读书时和才参加工作那几年写的那些东西,后来都被我丢了,现在想想挺可惜的。二是我的写作速度非常慢,就比如2017年吧,我总共也就写了30首诗。

记者:写得慢,是对的。文学创作,是得靠时间来慢慢打磨的。很多人写得快,但写得很差。那么,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表作品,有没有对你帮助很大的刊物和人?

李季:2002年我在校刊上发表第一首诗,那也是我在校期间发表的唯一一首。之后就到了2006年左右,开始陆续在富源文联的刊物《胜境文艺》上发表,那时也试着向一些大刊物投稿,现在想想,觉得很幼稚的。说到对我帮助大的人,我必须得提两个,一个是我读师范时的语文老师刘永刚,他教了我三年,在三年中,除了期末考试我会按要求写作文,平时无论刘老师要求我们写什么作文,我都是抄几首平时写的诗歌交上去,刘老师不但不批评我,相反,他对我的每一首诗歌都认真评阅,这给了我继续写下去的勇气。第二个人是一个叫老六的诗人,他是我在文学圈认识的第一个人,2007年,我在《珠江源》上发表了两首诗歌,和老六的一大组诗在同一期,他看到后,就辗转从富源文联那里要了我的电话号码,他打电话给我,叫我到曲靖去找他。我自然就带着一组诗歌让他给我批评,他看后觉得还可以,就带着我认识了许多省内外的作家诗人,其中就包括艾泥、雷平阳、韩旭、张庆国、于坚、爱松等等,起码有几十人,之前他们当中很多人我只在一些刊物上见到过名字。那时候我还单身,一到假期我就跑上曲靖来,和老六跑到昆明找他们玩,开《滇池》笔会。那两年,是我最兴奋的两年,也是我的诗歌写作进步得最快的几年。

记者:那刊物呢?

李季:首先是《珠江源》,是《珠江源》让我走进了诗歌创作的圈子,其次是《滇池》,从2008年开始,我的大量作品都是在《滇池》发表的,是《滇池》把我推向了外界。当然,还有《曲靖日报》,是《曲靖日报》让我获得了一个大奖。

记者:谈谈你写诗的感受。

李季:从三个方面来说吧。一是孤独,特别是我在教书那几年,我所在的寨子口小学是一所乡村小学,一天除了上课之外,没有什么可以娱乐消遣的东西,特别是到了晚上,一个人面对着空空的校园,面对着冷冷的夜空,干什么呢?还是写诗让我感到满足。二是安静,我改行到政府部门工作之后,环境发生了变化,工作任务重,城市中的灯红酒绿,很多人的勾心斗角、偿还买房贷款的压力等等,哪一样不是让人心生烦躁?怎么办呢?还是写诗吧,诗歌让我安静。三就是习惯了,一段时间没有写诗,就会心里空空的,像在冬天行走,只有诗歌,才能给我取暖。

记者:你只写诗吗?

李季:也尝试过写散文和小说,但都没有感觉。前两年写过几篇报告文学,当然,那是为了完成政治任务。

记者:谈谈你诗歌写作的题材偏向。

李季:乡土、亲情、悲欣,也就这些吧。

记者:为什么呢?

李季:我本身就是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人,现在的工作对象也大都是农村,对乡村生活比较熟悉,也有较为丰富的乡村生活经验,对人情冷暖也喜欢关注。

记者:谈谈你的阅读。

李季:说实话,我阅读的第一本课外书是在我读六年级的时候,我姐姐从富源城里的书摊上给我买的两本《鬼故事》。到我读初三的时候,会上书店买《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和《中篇小说选刊》看,但那时没有文学阅读的概念,仅仅是为了打发漫长的假期生活。我记得那个时候在《中篇小说选刊》上看到一篇小说,名字叫《平原上的舞蹈》,作者是谁我记不得了,但小说中的故事我至今记忆犹新。读师范的时候条件要好一点,可以从图书馆借书来看,看过《平凡的世界》、《包法利夫人》、《日出》等等。参加工作后的阅读要杂得多,但偏重于诗歌,我有一本很特殊的诗集,是复印来的史蒂文森诗集。现在每年也订阅几本刊物,比如《诗刊》、《人民文学》、《滇池》等。

记者:今后对阅读和写作有什么打算?

李季:坚持写,坚持读,完成四大名著的阅读。如果有机会,我的愿望是去北京鲁迅文学院学习。



编辑:陈高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