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 (外二首)

发布日期:2018-02-27 10:38:10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黄官品

随着窗外一声没名没姓的喊叫

时空白了

谎言

纷纷扬扬,从天而降

活着的感觉,从头坍塌下来

门窗封起来

心堵起来

万物遁入空门

麻雀及其叫声,突然消失了

茫茫雪中惶恐不安的人

躲猫猫的心,无处栖身

唯有低头闭目

慌乱中想着什么

紧紧握着笛卡尔的手

念叨“我思故我在”

以此活下来

这场不期而遇的埋没中

被冰冻起来的事物,蒙着脸

将所有的伤痛和死亡折叠起来

藏书一样暂且锁起来

等我把春天喊回来

摇响算盘

被清算出来的雪

抖手抖脚,一笔勾销

生命和花果,松开笛卡尔的手

从幕后披红挂彩出来

乘坐一阵阵大风的船头

浩浩荡荡,敲锣打鼓


腊梅

天寒地冻处

万物赤裸着去了

光秃秃的寒风

光秃秃的冰雪

死活围剿在门口

池塘的鱼冰冻起来

公园大门胸前挂一把铁锁

菜市场空空荡荡

躲进冰雪里面的人

留半只眼,靠嘴取暖

死亡裹身的小院墙角

冰封梅枝的意念

沉默的脸

一点点暖意,探出枝头

慢慢燃起来

看见腊梅的人

目瞪口呆,嚯嚯的吼声

从这边传到那边

剌穿冬天的喉咙

涌现一滴一滴春天的血


回家过年

腊月年关,喧嚣沸腾的都市

陡生些空旷与荒芜

剃光头的街头

谁的脑门皱成一封回家的书信

如期而至的

还有无法躲过的诺言

藏在匆匆脚步中的梦呓

行囊空空装着的脑袋

从昨夜明天滚出来的大石头

迎面砸倒自己

无法描述的局面

沿轰然而去的轨道,铺展开来

系在腰间的那条麻布口袋

没舔过这座城市的一滴油水

满面蒙尘身体的味道

装着田野芬芳的记忆

家家户户屋檐下

大红的春联,威武的门神

噼里啪啦响起的爆竹

让你瞬间忘了

在外捉襟见肘的脸面

无处栖身的寒风

无心过年的冰雪

高悬站台上紧发条的大挂钟

在所有外出人的心底

滴哒滴哒敲打起来

凑足路费,坐上火车

不等天亮,就到云和月下的家乡

晨曦中曾耕种过的土地

村口那棵拴牛的老梨树

房前那树腮红的梅

踏进家门喊一声“妈——”

端起一碗酒来

连说一句话都是多余的

唯独回家过年,不能缺席


编辑:陈高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