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的背影

发布日期:2018-02-27 10:38:55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崔立

春节,是外婆最期待也最快乐的时光。春节到来前的一个月,外婆就开始站在自家的菜地里,对着门口的水泥路翘首以盼。菜地是外婆拾掇的,白菜、菠菜、芹菜,所有郁郁葱葱的菜儿都是外婆种下的。像外婆曾经栽种下的那些孩子们,孩子们都长大了,从农村走向了城市,离外婆越来越远了。现在,外婆要用她现在栽种下的那些菜儿,成为那些将要回来的孩子们最新鲜最可口最健康的美味。孩子们常常打电话来说,城市里的那些菜儿,都水灵水灵的,但都有什么素,不健康。孩子们最想尝尝小时候农村吃过的那些菜儿。

外婆站了有一些天,路上的车儿,人儿,慢慢地多了起来。都是似曾相识的面容,朝着外婆打招呼,说,阿婆,可好?外婆笑呵呵地,眯缝着眼认真在看,说,好,好,回来啦!那些车儿,没有开进外婆的院子里,直接从外婆眼前开过了。

又有几天,外婆还站在那里,站得腿脚都酸涩了。一辆车儿,远远地开来,在外婆的眼前停住了。是小舅舅,小舅舅唤着外婆,妈,我回来了。车子里的小舅妈,还有小表弟,也叫着,妈,外婆!外婆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儿。外婆张着嘴,显出那一口参差不齐地牙儿,说,好啊,好啊。

先是小舅舅一家,然后是二舅舅,小姨,我妈,大姨,大舅舅几家人,大家都回来了,进了外婆家的屋。把外婆的屋撑得满满的,撑得原本陪伴外婆的猫儿都没地方待了,喵喵着撒开腿往门外的稻草垛上躺着。

几个舅舅造的楼房都在外婆家的旁侧。二舅舅先在家里安排了第一顿饭菜,摆了两大桌子的菜儿。大家让外婆先坐。外婆脸上带着笑。大家回来后,外婆脸上的笑就没停过,外婆说,大家坐吧。大舅舅说,妈,你要先坐,我们大家才能坐下。小舅舅还帮着抬来了一张太师椅,椅子软绵绵地,坐上去别提有多舒服了。

大家一起坐下了。热气腾腾的菜儿被端了上来,几个舅舅也是费了心思的,买了鸡、鸭,买了鲍鱼、三文鱼,还买了帝王蟹,一番的煎炒,端上来后,大家的筷子,却还是不约而同地伸向了白菜、菠菜,还有芹菜。都说,那些菜儿,新鲜、有味。几盘子很快被吃了个精光。还问,再来一盘?临时“厨师”小舅舅赶紧去菜地里,挑拣了些,炒好再端上去,大家的筷子马上又伸了上去。

那些,都是外婆最喜于看到的。

其实,外婆种蔬菜,长辈们都是不愿。外婆那么大年纪,怎么还能干活呢。妈妈经常给外婆打电话。妈妈说,你就别种菜了,要吃菜,就去菜场买点,也就几分钟的路儿。妈妈还说,你实在买不动,就让邻居带一点儿。外婆说,好,好。外婆说,我知道了。外婆每次都是很顺畅地答应,然后照样我行我素。

春节的几天,尽管大家都有别的事儿走开,但也都好多人在陪外婆。外婆家暖融融的。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外婆脸上的笑容,似乎多了份牵强。那天,我要去上海了。我去和外婆告别,外婆的脸上是笑着的,但我看到了一份别样的滋味。我说,外婆,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看你的。外婆说,好,好。外婆的手握住我的手,怎么也不愿意分开。外婆的手指硬硬的,像石头般的硬。

我们的兄妹微信群里,小表妹是最后一个离开老家的。小表妹说,在我们上车时,我看到了外婆是在笑,笑着笑着突然就落下了泪,外婆是怕我们看见吧,赶紧别过了身子,然后,我就看到了,外婆孤独的背影……

我的鼻子间,猛地有几分酸涩。


编辑:陈高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