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糍粑的女孩

发布日期:2018-03-06 11:06:19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徐祯霞(陕西)

太阳明亮,却丝毫没有暖和的气息,冬天毕竟是冬天,再晴朗的阳光,也驱不走冬日的严寒。

天冷了,多数的时候,我中午都没有回家,就在单位附近觅一点饭食,对付一下算了,一来少了寒风中行走之苦,二者来说,节省了时间,可以读一点自己想读的书。

走到十字路口,一眼便瞥见了女孩的糍粑摊,犹豫了片刻,便走了过去,说实话,常常在外面吃饭,也真不知道吃什么好了,不是面条,就是米饭,再不就是各类小吃,来来去去都是这样,因此每次吃个饭,总会犹豫半天。在外面吃饭,就不用想能吃得多好,纯粹是填饱肚子,能吃一顿合胃口的饭,就是最大的满足。

糍粑是柞水的小吃,柞水人多喜食,酸辣爽口,我也不例外,每每在中午不知道吃什么好的时候,就吃上一碗糍粑,以解几十年来积久成习的嘴瘾。

女孩见我走来,便将我让到了一张空桌子边。天冷,她的摊位生意不是很好,女孩总共只有两张桌子,一张桌子坐了一个人,另一张桌子还空着,而我便顺理成章地坐在了那张空桌子上,见我坐下,女孩便问我要辣子多还是少?入冬以来,嗓子常常干燥,并伴有干咳,因此便常常自已有意识地控制吃辣椒,对于我这样一个爱吃辣椒的人来说,让我不吃辣椒和少吃辣椒,是一件难以忍受的事,可是因为嗓子不舒服,不得不忍。见女孩相问,我便说,少放点吧,搁点辣椒油即可。

得了我的答复,女孩迅速开始给我煮糍粑了,她做糍粑的所有工具都在一个旧三轮车上,包括碗筷,煮糍粑的炉子,还有各种调料、汤水,以及打好的糍粑。这个三轮车就是女孩的一个流动的摊位,女孩来的时候,用三轮车将所有的东西一起推来,走的时候,将两张桌子再架到三轮车上,一起推回去,她的生意就是这样的简单,在旁人眼里看似简单的行头,于女孩来说,又是辛苦的,一年四季,夏经酷暑,冬历严寒,风里来,雨里去,她都在街上,在我的眼里,她是辛苦的,可能在她自己来说,已经习惯。

我看着女孩忙碌的身影,心里怜惜着,这个年龄的一个女孩子,正是谈恋爱的时候,但是为了生计,她却天天在街上卖糍粑,要论品质,这是一个好女孩,勤劳,务实,不虚荣,不好高骛远,要是哪个男孩子慧眼识珠,娶得了她,以后应该是一个过日子的好手。她之所以在街上卖糍粑,是因为她家里是开糍粑店的,父亲在家里打糍粑,母亲卖糍粑,她中学毕业后,就在街上摆了一个糍粑摊,为父母分担一家人的生计。听她母亲说,自己身体不好,还血压高,一动就晕,干不了重活,常常看病吃药。女孩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在上学。于是,一家人的生活便扛在了父女俩的身上,他们没有选择投机取巧,而是在坚定地做着一份实实在在的生意,用自己的勤劳和双手赚取一份生活费,活得踏实,活得心安理得,活得淡定从容。女孩虽然谈不上美貌,但是眉清目秀,恬静可人,特别是在笑起来的时候特别乖巧可爱。

正在心里叹息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飘然而至,原来是同学,她刚下班,见我在此吃糍粑,就让我去她家吃饭,我说已经叫好了,她说没事,可以卖给别人的,一边说,一边从桌上取走了我随手携带的书,我连连拦住,算了,还是不去了,我已经叫好了,不吃不好意思,显得咱人不守信用,做个生意不容易的。

女孩见我们拉拉扯扯,并不言语。同学见我坚持在这吃糍粑,也没辙,就兀自回家了,我复又坐下,女孩又走回摊位前,将给我煮好的糍粑调了酸菜汤汁端了上来,善意地同我笑笑,表示感激。我一边吃一边同她拉着闲话,你一天可以卖几盆糍粑,她说好的时候,一天可以卖上三盆,不好的时候,一天就卖个两盆,碰时候,也碰天气,像这样的天气,出来吃饭的人就少,卖得就会慢一些,不管咋说,糍粑卖完了就收摊么。

见我快吃完的时候,女孩起身,又给我舀了一勺子糍粑,非要倒在我碗里,我说已经吃饱了。她说,没事,吃了吧,要不然浪费。我知道,她是感激我留在她的摊位上吃饭,其实她完全没有必要这样,我天天在外面吃饭,不在这家吃,也是要在那家吃的,在她那吃一碗糍粑,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

可是,我却为女孩的善良感动着,感动于女孩的纯真和友善。在我来说,这是一件很正常自然的事,也是做人所必须坚持的底线和原则,原本是没有什么的,女孩却因此而感激和感念着。当很多人都变得冷漠麻木不仁的时候,女孩的这种品质尤其显得可贵,她就像是山间一朵俏丽的迎春花,虽不艳丽,但是却楚楚动人,生动可爱,透出勃勃顽强的生机,于岁月以希望和温馨。让人觉得,这世间,总有美好,总有纯真无邪,总有一种人性的美如旭日般熠熠生辉,驱走冬日的严寒,把生活照亮。



编辑:陈高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