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不能让珍稀土著鱼消失”

发布日期:2018-03-07 17:28:48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本报记者 赵洋洋 文/图

云南裂腹鱼(地方名:细鳞鱼)


“几代人都是吃牛栏江里的鱼长大的。”在沾益区德泽乡牛栏江边长大的包庆敏是沾益区工业和科技信息化局退休工作人员,父辈都在牛栏江边长大,对牛栏江有着深厚的感情。但随着自然环境的变化,加上野蛮的捕鱼方式使野生鱼资源急剧减少。包庆敏心里就一直有个想法:把这些土著鱼收集起来,进行驯化、培养,让这些土著鱼能够延续下去。

心急如焚,土著鱼现状堪忧

“很多鱼都已经看不见了。”包庆敏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小时候能看见的鱼,如今在印象里慢慢模糊,包庆敏不胜感叹。二三十年前,在河里随便撒一网都有几公斤鱼,现在再也难以见到成群结队的鱼在河里游弋。

吃鱼的人多,捕鱼的人采用非常方式也非常野蛮,投毒、用火药炸,鱼群大幅度减少,很多品种开始消亡。“我以前在科技局工作,对云南土著鱼种现状有所了解,如果我们再不采取措施保护我们的鱼资源,很多鱼都会消失,后代子孙再也看不见那些珍稀的云南土著鱼类了。”包庆敏暗暗下定决心,绝不能让珍稀的土著鱼消失。

2008年,包庆敏着手收集野生鱼种。刚开始收集珍稀土著鱼时,很多人并不看好,认为他不能坚持下去。2012年,包庆敏的儿子包圆加入了保护珍稀土著鱼事业,跟着父亲收集珍稀土著鱼。父子俩于2014年10月成立了沾益区牛栏水产养殖有限公司,养殖场就在牛栏江边,同时还创建了“牛渔”品牌。

“养殖场的水源是从地下直接引用到养殖场,因为土著鱼对水的要求很高,所以我们都是用天然的水引到水池里,24小时不间断。”土著鱼是冷水鱼,要求水温在15度—18度,水资源必须清澈无污染,经过探寻,父子俩在沾益德泽一个山沟找到了水源。

8年收集12种珍稀鱼种

接下来就是寻找种源,而这个过程非常困难。“我们告诉经常打鱼的渔民,如果捕获到珍稀的土著鱼及时跟我们联系,我们会付给他们相应的报酬。”收购按照每公斤300—600元,越大的越贵。

“整着好鱼了,你们赶紧来!”2012年6月,包氏父子接到一个渔民电话,在牛栏江小江河捕获一条土著鱼。父子俩很兴奋,立即驱车前往。

“刚开始完全不懂,不知道土著鱼对氧气和水温要求很高,拉回来半途就死了。”经过一番摸索,包氏父子有了经验,车里会随时准备氧气瓶和冰袋,在运输途中,格外小心。

一般捕获到珍稀鱼种,他们会把鱼放在网里,在河里圈养3—5天,然后再运回养殖场。“必须要给鱼一个适应的过程,这样才能保证它们的存活。”最多的时候,一次能够采集到3—5公斤。

一条、两条的凑,收集鱼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一个鱼种要进行驯化、繁殖,需要四五年时间。“必须要有50—60公斤,200条以上才能做实验。”凑足种源以后,才可以进行孵化,养3年才能性成熟。小虾、青苔……仿照鱼类的生活习性,进行喂养。经过8年时间,包氏父子收集到12种珍稀土著鱼。

苦尽甘来终是甘,守得云开见日出

2014年10月,包氏父子成立了沾益区牛栏水产养殖有限公司,2017年6月,开始推广土著鱼养殖。2017年年底,土著鱼开始上市销售。

“上海、厦门等大城市比较喜欢云南土著鱼,土著鱼是冷水鱼,口感鲜嫩,可以用作刺身。”土著鱼在沿海一带颇受欢迎,顾客想要吃到土著鱼必须预订。运输采用泡沫箱包装空运,里面加装冰袋和医用纯氧,6—7个小时从云南就可以到达沿海大城市。去年销售了2—3吨,每公斤680元。

“我们希望这些珍稀的土著鱼不仅能够繁殖下去,而且能走上餐桌,让更多的人了解它们,喜欢它们。”云南土著鱼是生态链上重要的一环。2018年1月28日,包氏父子向金沙江增殖放流金沙江原生珍稀濒危土著鱼类250余公斤。

2016年,包氏父子的野生珍稀鱼类资源项目入围“中国创新创业大赛行业总决赛”。2017年,包氏父子“野生珍稀鱼类资源的保育研究与可持续开发”项目进入农业部创业创新大赛全国总决赛,全国10强。

“目前,我们已经收集到云南裂腹鱼(细鳞鱼)、滇池金线鲃(金线鱼)、金沙鲈鲤(大花鱼)、中华倒刺鲃(倒刺青)等12种珍稀土著鱼,希望能够收集到更多珍稀的云南土著鱼,经过人工驯养、繁殖,让珍稀的土著鱼类能够繁衍下去。”路漫漫其修远兮,在保育野生珍稀鱼类资源的道路上,包氏父子的脚步愈加坚定。


编辑:蔡祥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