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蓑衣

发布日期:2018-03-14 09:32:50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杜亚

在老屋的墙壁上,悬挂着一件不一样的褐色蓑衣,威武、有型、特别,非布料,就像一个稻草人一般默默地守在那里,配上别致的草笠,那是爸爸的一整套蓑衣。它陪伴着他下地干活,上山打柴,在那些数不清有多少风雨交加的日子里,他们相依为命,就像爸爸的“护身符”,为他遮风挡雨,而爸爸保护着我们,撑起了整个家。

思绪一下子飘到年少时光,想起爸爸戴着笠帽,身上穿着蓑衣在田地里耕地的身影。那时候家里条件不好,主要靠种地为生,早出晚归已经成为村里人的生活习惯。他们春天播种,秋天收获这一年的劳动成果。在他们的意识里,已经形成自己特有的日历,立春还是夏至比日历记载得还详细清晰。天气预报这个词不会像现在这么普通,普及到每一个农民家里,也不是每家每户都有电视,那时候父母会在晚上观察天象,数星星可以数出明天下不下雨,真的太神奇,他们观察的天气第二天十有八九是准的。

春天播种农耕的季节里,爸爸的必配物品里面一定有那身蓑衣,后来回忆起的时候,我一直说那是爸爸的标配。他一步一个脚印,头上戴着草笠遮挡太阳,一只手拿着鞭子,一只手扶着犁,老牛在前面拖犁,土地里留下了一行行破开的大口子,就这样来来回回地跟着前面的大黑牛走,一行行的大地口子就齐刷刷地显露出来,好像一股股新鲜的热气也从地里升腾出来,散发在空气中。

我看到爸爸已经汗流浃背,嘴里不停地发出很多指挥我们家大黑牛的声音,那是一门特殊的语言,那是人和牛之间的一种交流,有时候在想,这种交流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存在?戴着草笠的爸爸更像大地和牛的朋友,只要是他走过的地方,这一片土地立马就翻新。

家乡的天气变幻多端,刚才太阳高照,一会儿就乌云密布,我想起昨晚爸爸还说过今天会下雨,过一会儿真的下雨了。爸爸拿着蓑衣双手撑起顶在头上,我跟弟弟一左一右站在他面前,他真的撑起了一片天空,我们在他的这件蓑衣下,躲避了这场雨。

夏天的田间里一片郁郁葱葱,大地裹上了一层绿色。爸爸穿着他的蓑衣下田了,他弯着腰在田间除草,田里充满水,爸爸穿着水鞋在里面艰难地行走,但是他心里充满希望。眼前的这一大片庄稼啊,长势那么好,又是一年大丰收,爸爸在心底踏实地笑了!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夏季是多雨的季节,“雷雨发庄稼”,这是爸妈经常念叨在嘴里的话。即使下雨了,爸爸还是在田间劳作,丝毫不影响他,风雨中他穿着那身蓑衣还在忙碌着,与这片天地互为一体,变成人间最美的一幅水墨画。

“归来饱饭黄昏后,不脱蓑衣卧月明”,有的时候爸爸即使干活回到家里,吃完了晚饭,就像古诗里面描绘的一样,他还是没有脱下蓑衣,仍然穿着它躺在院子里面休息,观赏明月。这是一段难得的悠闲时光,穿着蓑衣可以席地就躺,或许他们在观察天气,或许他们在计划明天的事情,也会小憩。不止爸爸,村里面的庄稼人都这样,他们勤劳朴实,他们忙里忙外,这身衣服是他们的保护壳,是他们贴心的外套。

那时候我们都去上学,晚上放学回家还没有跨进门槛就可以知道爸爸是否在家。如果蓑衣整齐地挂在那里,证明爸爸干活回来了,那么我们回家以后就得老老实实地写作业看书,如果蓑衣不在,那么爸爸还在田地里干活,我们回到家里把书包一放,跑到外面去跟小伙伴玩一会儿再回来写作业。那个时候,爸爸威严的蓑衣可以提前告知我们,所以看到它我们心底会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总觉得蓑衣真的是一件“神圣”的东西,在爸爸心里是,我们心里也是。有的时候,我们也会去试穿,那种想要长大的感觉我至今印象清晰。当爸爸不忙时,我们就会去把它穿在身上感受那种气息,小小的个子在蓑衣的衬托下,我们也变神气了,穿在身上真的很不一样。还有那个帽子,才是我们最喜欢的东西,因为它的材质跟别的不一样,那是大自然最原始的东西,质朴、真实,普通却那么有价值。或许人生应该也如此一般,面对那个最真实的自己,用真诚的心面对世间万物。

看到蓑衣,我就想起爸爸,想起那些勤劳的人们。我知道还有成千上万跟爸爸一样的农民,他们在自己的土地上施展,无论是黑土地还是黄土地,无论是长江以南还是长江以北,无论是南方的稻田还是北方的麦地,这都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地方,他们热爱自己的土地,身穿着一身蓑衣跟这些合为一体。

现在已经很难见到蓑衣了。我想去寻一件蓑衣,把它藏起来。


编辑:陈高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