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滑过丛竹

发布日期:2018-04-17 15:34:54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谢贵冲

独自坐在院内的亭子里,随手携带的《心有欢喜过生活》成了唯一的相伴。

亭子建在院内的假山上,远远望去,就像是悬浮在空中一样。亭下是一个面积不大的池塘,水从亭子下沿的石缝间流出来,敲打在水面上,发出咕咕的激荡声音。细若纹线的水花,泛着晶亮亮的洁白。水里各色的金鱼可不怕这些声响,它们摇着尾巴游游停停,或东或西,或南或北,好不快活!

眼前是嶙峋各异的山石,山石间栽种着各种各样的草木。一株红色的樱花开得正艳,仿佛每一个枝头都戴着一顶枣红色的小绒帽。另一株白色的樱花就长在它的身旁。红色的樱花与白色的樱花相互斗艳,衬托得白色的小绒帽更白净,红色的小绒帽更红艳。在这两株樱花的身边,还栽种着其它的草木。它们甘愿作“绿叶”,众星捧月般地簇拥着这对时髦的“王子公主”的浪漫。

身后,是一大丛竹子。这种竹子,粗壮而高大,笔直而挺拔,像一柄柄利剑直刺霄汉,常常数十根、甚至上百根的紧紧地挤在一起,围成一大团。它们相互偎依,相互拥抱,相互扶持,不惧怕任何风雨霜雪。此刻,细细的暖风吹拂着它们的身体,发出微弱的颤音。

樱花树好像也知道我寄居在这儿,偶尔把一瓣瓣芬芳送到我的身旁;小池塘好像也能猜透我的心思,偶尔把一丝丝水花打上我的脸庞;草木们好像也知晓我的际遇,偶尔把一片片枯叶吹到我的心上;有时候,它们甚至毫不客气地恶作剧般地落在我正在阅读的书页上。

樱花树上的花朵欢喜,开开心心地绽放着。飘在空中的花香欢喜,即使离开了枝头,也任性地散发着自己的香味。竹子们欢喜,它们挺直腰杆,仰望着属于自己的方向。野草们呢,既然泥土们不吝啬它们的营养,野草们也就不吝啬它们的绿意,也在散发着自己的欢喜的感恩。鱼儿们呢,更是欢喜,它们自由自在地享受着水的抚摸、水的乐音。此时,听着流水声、风声,看着花草的生气,在如此静谧的意境中,静静地坐着,静静地看几页书,嚼几行文字,偶尔有鸟鸣声在身后的翠色里啭起,平添了一种欣然的寂静。

在这孤独而又难耐的思绪里,能有这样的一个好去处,这是上天的恩赐。据说,每个人出生时,都喝了孟婆之汤,尝尽了甘苦酸辛咸。既然人生的甘苦酸辛咸与生俱来,不可避免,那就让我们有一颗坚强的心,欣然地接纳疾病与苦难,心怀感恩地面对幸福和甜蜜。当生命的狂风暴雨袭来时,自己做自己的雨伞,自己做自己的大树,自己做自己的房子。当生命的和风细雨飘来时,张开双臂,敞开心胸,在和风细雨里沐浴着身体和灵魂!

这时,又一阵清风滑过丛竹,携带着一缕缕清香。


编辑:陈高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