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红的香椿芽

发布日期:2018-04-17 15:35:24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程丽英

香椿树的枝头刚刚长出一簇簇香椿芽,我的内心就柔软起来,尘封的记忆随之苏醒了。

对于香椿的最初记忆来自我的奶奶。小时候,我经常住在奶奶家。奶奶家有一个后院,有几棵香椿树。当杨柳风拂面的时节,香椿枝条上开始长出暗红色的嫩芽,嫩芽长到十厘米左右的时候,奶奶便找来一根长长的木棍,上面绑个二齿钩子,踮着脚采摘香椿。她把柔嫩的香椿芽用开水一焯,捞出撒上干面,然后放到搅好的面糊里,下到油锅炸至微黄,切成小块,再开汤,盛在那个绿花纹的小搪瓷碗里,待不冷不热的时候给我吃,记忆中,这是天下的美味。

我不高兴的时候,奶奶就剪下一段香椿条子,三捏两捏变魔术般一会儿捏成个哨子,我就吹着香椿哨子蹦蹦跳跳地玩耍去了。

不知何时,母亲把自家前的空地也栽了几棵香椿苗。终于吃到自家的香椿了。头茬香椿吃完了,没过几天香椿树上又长出了绿色的新芽,这就是二茬了,母亲不让再掰,说再掰香椿就不旺了。只能等长得大一些再掐香椿叶子。把叶子洗洗晾干,用手捋下来,放到干净的瓷盆里,撒上粗盐,揉搓成香椿咸菜,我们叫椿叶咸菜。

“门前一棵椿,青菜不担心。”刚结婚时经济紧张,那年春天盖房子,市场上菜少价昂,香椿可是帮了大忙。香椿一烫放到面上,炸了放盘;炸了再切碎放汤;香椿切碎末,打上几个蛋成香椿煎蛋;香椿芽切段加上葱丝调料凉拌;香椿切碎末拌豆腐丁……俨然一桌香椿宴。

哦,红红的香椿芽,家乡的美食,清香里是绵绵不尽的乡情。


编辑:陈高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