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 白

发布日期:2018-05-31 16:52:44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夏本花

清早接到爸爸电话说大白走丢了,隔着电话也能感受到爸爸的失落,我赶紧安慰爸爸:“没事的没事的,可能过一两天它就回来了!”爸爸说:“不会回来了,大白这次是带病离开的。”大白是爸爸带回来的一只流浪狗,大白走丢的那几天,爸爸每天早晚都要出去溜达很长时间,我们都知道他是出去寻大白。

大白刚来我们家的时候不太招人待见,我们都不太喜欢它,一是太丑太脏,另一个是它习惯不好!身上黑一片黄一片的油污,更要命的是由于缺乏主人管教,随时趁我们不注意,偷偷溜进家里叼起东西一溜烟往外逃,这个时候免不了遭到妈妈一顿呵斥,甚至一顿棍棒。我想可能是长期生活在一个被呵斥打骂的环境里已经习以为常了,甚至在它看来这就是人类与它的正常交流。

因为我们都嫌弃它,爸爸只好把它安顿在院子门外的一个角落里,随便用点柴草给它弄了一个窝,平时也不允许它进入内院。

后来大白在我们家的地位有所改变,是因为一只叫“毛豆”的宠物狗,毛豆是我同事养着的一只柯基,因为媳妇怀二胎,老人强烈要求送走,于是我就成了毛豆的新主人。但我远远低估了毛豆受欢迎的程度!妈妈早已腾出一个木箱子,在院子里的背风角落安放好,木箱子里整齐地铺着“小包被”,是我出生的时候用的,且不说以后的饲养,单是这狗窝待遇就能明显感觉到大白和毛豆不是一个级别的!傻傻的大白似乎不在乎这些,虽然只能在院子外活动,虽然狗窝只是柴草铺的,但比起那些在外流浪的日子,大白已经很满足了。

毛豆回到家的第一天,因为怕走丢,出去大小便都是专人伺候,抱出抱进的。晚上睡觉哼哼唧唧叫了一夜,妈妈说这是正常的,叫几天就好了!第二天,爸爸为了让毛豆尽快熟悉环境和回家的路。出去大小便不再抱着,带着它走,因为初来乍到,免不了东嗅西嗅,在后面磨磨蹭蹭的。突然,毛豆发现了缩在角落处的大白,那个高兴啊!就像看到久别的亲人似的,毛豆摇着小尾巴,蹭蹭蹭地窜到大白的面前就要往上扑,还好爸爸眼疾手快,一把抓起毛豆一边说“小心它咬死你”,说着就把小毛豆强行抱回院子,哐的关上院子门。

可自从发现了门外的大白,小毛豆更加不安分了,白天晚上都叫个不停,时常守在门边用小爪子挠门,一门心思要冲出去。门外的大白受了毛豆的鼓动,也不安分了!也在门外不停地挠门,一门心思要冲进来。那几天我们出进都很小心,要出去的时候,先让一个人摁着毛豆,然后把门开一条缝,快速挤出去,快速把门关上,但有一次还是让毛豆逮住了机会。

那天,一位邻居来借东西,没敲门就直接推门进来,大家忙着打招呼竟忘记了毛豆这茬事,等邻居走了好半天才想起毛豆不见了。我以最快的速度直奔大白的狗窝,远远就看见大白和毛豆撕咬在一起,我惊出一身冷汗,刚想呵斥,转念一想不对啊!如果是大白在咬毛豆,怎么没有惨叫声呢!走近一看,原来大白在逗毛豆玩呢!大白用爪子摁住毛豆的头,毛豆死皮赖脸地在大白身上乱啃。一副开心的模样,看到它们如此融洽,把毛豆放在院子外自然是不恰当的,那就只能让大白进院子里,于是大白就获得了自由进出院子的特权。

但喂食的时候大白还是要被赶到院子外它的狗窝处:一是怕大白偷食,二是因为狗食的待遇也是不一样的!毛豆除了正常的两餐,每天还有早中晚的狗粮加餐,并且两餐都是在我们动筷子之前,按照它的喜好先把它的狗食弄好我们才吃饭。

大白就不同了,要等我们吃完,将就着剩饭剩菜当狗食,大白在院子外吃了狗粮才可以回到院子里继续担任起陪毛豆玩的职责。到了该给毛豆喂狗食的时候,大白就会假装很乖睡一边,然后趁大家不注意就把嘴伸到不该伸的地方,快速叼起一嘴狗粮,狼吞虎咽地嚼着。也许是看在它陪伴毛豆有功,妈妈就算看到也不像从前那样呵斥它,如果是爸爸喂狗粮,那就是大白最幸福的日子。爸爸给毛豆抓一把狗粮,也会抓几颗放在大白的面前,一边摸着大白的头一边说:“也给你几颗也给你几颗,虽然看着个头大,其实年纪不大,也还是小狗呢”,语气里透露的完全是一种对自己孩子般的疼惜,这时的大白,嚼着狗粮,眼里完全没有往日偷食的惊恐。

大白似乎也感觉到毛豆的到来让它的地位大大提高了,所以更加卖力,尽心地陪伴着毛豆。白天,任由毛豆在它身上撕咬,有时咬耳朵,有时咬嘴唇,有时胡乱咬着一撮毛撕扯,大白似乎也乐在其中,有时候可能真咬疼了,大白也不还口,只是咧下嘴,实在疼了就用爪子轻轻地掀开小毛豆。打闹累了,毛豆就在大白的身上睡着了,自从大白来到院子里,毛豆就再也没回过它豪华的狗窝!晚上也如此,不论冷热,大白就这样躺在地上,让毛豆睡在它身上。

因为毛豆的关系,我们也渐渐喜欢上了大白,给毛豆买狗粮的时候,也会给大白带上几根火腿肠,大白也和我们亲近起来,有时候会趁我不备的时候冲过来撞我一下,然后很顽皮地跑开,没事的时候我们一家人就坐在院子里看着大白毛豆打闹。

可就在我们一家逐渐喜欢上大白的时候,大白生病了,爸爸给它喂药,但大白还是在生病的第三天,拖着病怏怏的身子离开了家!或许是大白感受到了我们对它的善意不想拖累我们;也或许是我们一直都没有给大白足够的安全感……


编辑:陈高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