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素之魂

发布日期:2018-06-12 10:23:04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张培胜

对大多数人而言,事物越来越好,越来越奇,都是值得渴望的。于是,光怪陆离,奢华求变,装饰精致,各样新奇的东西进入视线,安慰久远的渴望,安歇奋斗的足迹,时间过去,沉湎久了,原来一直想离开的简单朴素,激起内心的留恋,朴素的心在心底萌芽,泪光点点,感叹连连。

小时候,家里住一间爷爷的爷爷留下来的瓦房。木头柱子老去了,黑黑的外表昭示着岁月的痕迹,身上大孔小眼的伤痕告知后来者,自己老了。瓦房顶着岁月,顽强地遮风挡雨,成了我们快乐生活的乐园。看到村里的砖房,干净整洁的陈设,方方正正的结构,心里生出羡慕,生出对父母的抱怨,“怎么我家没有这样的房子?”问父亲,父亲无奈,“以后会有的。”自卑心随着年龄增长而成长,我不再去别人家玩了。有一天,父亲抱回一个电视,黑白的。我看过小伙伴家的电视,彩色的,花花绿绿的图像,着实可爱。父亲看出我的诧异,“穷有穷的过法吧,黑白的也好,朴素。”父亲第一次说出“朴素”二字,可这两字落在心头是悲伤,是无奈。就这样,朴素的电视,呆在朴素的瓦房,给我的童年增添朴素的快乐。瓦房做作业,然后看黑白电视,我乐在其中,父亲的话提醒我,穷有穷的过法。

工作后,家里要建新房了,父亲并没有将瓦房拆了重建,而是在旁边盖砖房。父亲解释,“祖上留下的房子,不能拆,瓦房有瓦房的好。”这让我的心顿住了,思想徘徊,思绪万千,要是瓦房拆了就没想念了,毕竟,那些年,我在那里“朴素”过。砖房盖好,四四方方的三层小楼,刷白后,外面穿上瓷砖,房子全新,如同城里的房子。搬进新家电家具,便可以住人了。父亲说,“回来享受一下新房。”我赶紧回家,新奇感觉。父母满意,可时间久了,父母回到瓦房住,说是久了,对瓦房有感情,舍不得。母亲解释,原来是砖房,新房里不能像原来那样烧柴做饭,好好的房子怕弄脏了,瓦房生火做饭,不在乎。母亲的解释给我重重一击,新的砖房对我们家来说,算是“奢华”一回了,旧旧的瓦房,过得清苦,渴望有新房,如今有了新房,却回瓦房。是朴素的心在盘桓,还是思念之情在回荡?我想,两者都有。

朴素是有灵魂的,点点星光在朴素间燃烧。无论走多远,朴素之心依然在我和父母的心间徘徊,它告诉我们,朴素是原点,朴素是希望的源泉,那是梦想起飞的地方,是奢华的源头。守望它,回味它,给生活一种别样的精彩,别样的情调。走过奢华,有些人幡然醒悟,过个简单的日子,过个朴素的生活,生活不再繁复,情感不再喷洒,心却充盈激情,充盈人性本真。


编辑:陈高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