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端午

发布日期:2018-06-15 10:55:38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王 莉

盼星星盼月亮般终于把端午节盼来了!一大清早,我和两个弟弟就帮着母亲把清香的艾蒿和苍蒲插在门上,据说艾蒿、苍蒲和大蒜一样,都有消毒杀菌的作用,前二者还能辟邪。接着我们又围着房子外围撒了一圈石灰,因为端午节以后蛇虫等多了起来,这样可以防止它们来“串门”。做完这些,母亲把前几天浸泡着的已经长芽的蚕豆倒在锅里和一些蒜瓣一起煮。之前还要放一些鸡蛋进去的,那年,鸡蛋被母亲在几天前拿去卖了。

我们对锅里煮着的食物一点也不感兴趣,都等着吃包子。母亲似乎看出了我们的心思,她要我哄着两个弟弟,她去磨面做包子。我拉着弟弟跑进房间,只见母亲端出一筛子麦麸子,一把一把地抓进石磨里。那麦子皮是前几次母亲磨面煮面汤给我们吃留下的,本来是要留着煮猪食的。我疑惑地问她:“妈,你磨这麦子皮皮做什么呀?”母亲转过头温和地对我说:“我磨面做包子给你们吃。”我这才反应过来,由于去年那场洪灾,我们家哪里还有什么粮食!

那是上一年的端午节,却没有一点节日的喜庆气氛,整个村子的上空笼罩着惨淡的阴云。那天天还没亮,我们就被闪电雷鸣惊醒了,大暴雨整整下了一个多小时才停下来。雨一停,全村的男女老少全聚到一起,默默地注视着洪水一口一口地吞噬着田里的庄稼,有的埋怨,有的咒骂,有的抹眼泪。

这一年来,全村人就靠着山地里的一点点粮食勉强度日。端午节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家里哪还有麦子来磨面给我们做包子?

这样想着,母亲已经磨了好几遍了。她拿来筛子,左一遍右一遍地筛着,最后筛得一小点面粉,尽管母亲把盆边上的每一丁点面都抠下来了,也才做得三个包子。

包子终于进锅了,我们围坐在锅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当热气终于从锅里喷薄而出时,我们又垂涎欲滴地盼着包子出锅。像等了几年似的,终于等到包子开锅了。母亲把锅盖揭开时,三个红通通蓬松松的大包子出现在眼前,像三座小山丘似的鼎立于锅中。看着它们,我立刻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锅里只有三个包子,可我们是四个人,怎么吃啊?只见母亲先给两个弟弟每人夹了一个,那两个贪吃鬼马上狼吞虎咽地吃起来。母亲又把锅里那个包子夹给我,我说:“妈,你吃。”母亲把包子硬塞在我手里,说她不想吃。我分给她一半,她也不要。

在那艰苦的岁月里,母亲用她那瘦弱的身躯,勤劳的双手,含辛茹苦地把我们姐弟拉扯大。我含着眼泪慢慢地嚼着,却觉得难以下咽。这三个红包子里包裹着的,是母亲浓浓的爱!


编辑:陈高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