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背后的“兵记”身影

发布日期:2018-06-28 15:10:26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本报记者 尹婷

有这么一个“与众不同”的战士,其他战士在训练,他却在一边“卧着”;别的战士在睡觉,他却在办公室“窝着”;当鲁甸地震摇天撼地、乱石飞泻时,他却涉险逆行。他就是武警云南总队曲靖支队用相机记录部队发展的“兵记者”——任贵。

■地震山崩出典型,他在功臣的背后

“震后的鲁甸断壁残垣、满目疮痍……”每当提起那段驰援的日子时,任贵脸上露出满满自豪,“地震发生后交通中断,震中的难民纷纷往外跑……当时为了能够拍摄到第一手资料并及时传送灾情,部队自发组织军中‘兵记’逆行而上。救援的日子艰苦,有时连吃的都没有,有时还要和大伙一起挖掘废墟,战友休息时,我们‘兵记’还要加班加点,第一时间把受灾画面传出去。有时困得实在受不了,就找一块空旷地眯一会儿,可往往刚躺下,部队又赶往下一地方救援。”任贵告诉记者,如果说没有放弃的想法那是假的,但想到自己是一名军人,一名受部队多年教育的党员,面对任何困难,都不能退缩。任贵感慨道,每救出一个灾民、每发出一篇新闻,能获得人民群众的点赞,那么,自己所经历的困难都不再是困难。

■基层练兵出精英,他在英雄的背后

每天来到办公室,任贵第一件事就是打听今天部队有什么活动,有没有感人的事迹发生。他总说,“身为一名‘兵记’,不能把部队的正能量及时传播出去那就是最大的失职,只有经常关心战友,才能体会到‘最军营’的幸福时刻。”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2015年7月,在曲靖市公安、武警反恐比赛中,为了能拍好比武竞赛取得桂冠的支队战友刘赛谊,任贵煞费苦心。当刘赛谊趴在地上练习据枪时,任贵也趴在一边一动不动。为了抓到好的镜头,他经常跟着特勤排一趴就是一下午,当战士们开始演习时,他还要扛着近十公斤的设备跟着一路狂奔。一次拍摄过程中,为了保持镜头平稳,他绊倒在水泥地上,膝盖破了一个大口子,顿时血流如注。战友们吓坏了,慌忙把他扶起来,他还没坐稳,竟先检查起设备是否完好,拍的画面是否满意,惹得战友们笑话他是个“影痴”。

■驻地和平出风景,他在美图的背后

“罗平的油菜花海太美了!”支队三中队战士拿着一本杂志情不自禁地赞叹道。殊不知,这金浪滔滔的美景,正是出自支队“兵记”任贵之手。前不久,任贵在罗平中队做采访时,了解到这个中队战士常年坚守在“金玉满堂之乡”,维护油菜花田的宁静与安详,却很少有机会去花田游玩。于是,他决定好好拍一组罗平油菜花海的照片,把美景宣传出去,也让大家看看默默守护着花海的云岭忠诚卫士们。为了拍到好的片子,周末,任贵赶最早一班车早早地来到油菜花海,经过一路的颠簸,他来不及拍掉身上的灰尘,立马架起摄像机,用心把最美的罗平油菜花海记录下来。他忘我地拍摄了整整一天,等到天全黑了,才收拾装备踏上返程的路途,到宿舍已是深夜。功夫不负有心人,任贵这一组照片得到了四面八方的称赞,大家看到了美丽的油菜花海,也知道了有这样一支忠诚卫士在守护着罗平城。但没人知道任贵这次行动的艰苦。

入伍8年来,任贵曾担任过文书兼军械员、班长、影视员,1次评为优秀团员、2次被嘉奖、2次评为优秀士兵、1次评为优秀共产党员、荣立个人三等功2次、荣膺总队“百名优秀士官”。在担任新闻报道员6年多时间里,先后在中央电视台、解放军报、解放军画报、人民武警报、人民公安报等中央级媒体刊稿百余篇(幅),省市级媒体刊稿1000余篇(幅)。他还凭借自身勤学苦练,成为了新华社、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新社、东方IC签约摄影师和军报记者、曲靖日报特约通讯员。这些丰硕的成果对于一个“兵记”来说,是最值得引以为傲的,然而任贵的成绩却鲜少被支队的战友知道。支队政治处主任章发扬告诉记者:“目前,支队还是有一些官兵对‘兵记’们存在误解,以为他们每天都在‘玩’,在支队的日子‘混’得很轻松,其实不然,就拿我们处的‘兵记’任贵来说,在支队这么多年,为了呈现出最新鲜、最真实的新闻,他度过了太多废寝忘食、焚膏继晷的日日夜夜,这些付出绝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

8年的军旅生涯,6年的“兵记”岁月,任贵用镜头和文字记录下了曲靖这片美丽的热土,记录下了守护这片热土的云岭忠诚卫士,但从未认真记录过自己。采访的最后,记者问任贵有没有后悔走了这样一条“兵记”之路,他笑着说:“我们每一个战士,都有不同的职责与使命,我的职责和使命就是把部队官兵守护祖国的赤胆忠心呈现出来,用镜头记录他们立足本职岗位,默默奉献自己青春和热血的光影长卷,这是最让我高兴的事。即使自己时刻身在长卷背后,我也依旧无怨无悔!”


编辑:陈高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