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 望

发布日期:2018-07-06 10:54:52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吴硕累

杨武决定回村去看看,也让他爹好好看看自己。

他脖子上戴着一根小拇指粗的金链子,穿一件花衬衫,一条白裤子,开着一辆大奔疯狂地奔驰在回家的路上。

车上的低音炮震耳欲聋地吼着。他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跟随着音乐节奏敲打着。他时而放开方向盘在座椅上扭两下,时而伴着音乐吹几声响亮的口哨。副驾上的男友和后排座的几个女友也兴奋地在车里一边唱一边手舞足蹈。

窗外,路旁的景物在迅速地往后移。

经过几个小时的狂飙,大奔拐进一条乡道。这路不但险,而且急弯又多,甩得后排的女友们左右摇摆,连声尖叫。

一切都是那么熟悉,除了这条新修的乡村水泥路,几乎都没怎么变。

看着这些山坡,还有夏日里疯长的庄稼,杨武嘴角扬了扬,“哼哼”地冷笑了几声。哼,我终于衣锦还乡了!当初,俺爹非要我继承他的遗志,考村官,回家乡建设。幸好我没听他的,否则我还在这山沟沟里脸朝黄土背朝天地苦熬。

他把低音炮开得更大了。听着女友们的尖叫声,他更觉刺激,弯道上,一脚油门,一个急刹车,一个漂移,别提有多带劲。

突然,车子驶离路面,侧翻在路旁,轮子陷进深深的泥沟里。

车里的人个个面如土色,惊魂未定地爬了出来。

山坡上有一群人在劳动,看见有车翻了,连忙跑过来帮忙。可是,人们看看他那一身打扮,谁也不理,抱着手站在那里不动。

“喂,只要你们帮我们把车抬上去,每人给你们二百元钱!”坐在副驾的男青年傲慢地说。可是,老乡们依然站着,谁也不理。

机灵的杨武见状,赶紧上前去发烟。“老乡,请帮帮忙!”但是,没有谁接他的烟。他赶快退到人群外给他爹打电话。

“爸,我的车子在村外两里地的地方侧翻了,你赶快找人来帮忙抬车吧。”

“哦,你不要紧吧,没伤着人吧?”

“没,只是车陷在泥沟里了。”

“那就好。附近有老乡干活吧?你请他们帮帮忙就行了啊。”

“有啊,可他们不认识我,不帮啊!”

“那这样,你就告诉他们,你是我杨忠诚的儿子。”

“嗯嗯,我试试。”杨武疑惑地说。

放下电话,他赶快赔着笑脸对老乡们说:“各位老乡,请帮帮忙,我就是前面村子里的,今天回来看看我爹。”

“你爹?你爹是谁?”一个年长的老乡满脸狐疑地问。眼睛不停地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

“我爹是杨忠诚。我出去十多年了,一直没回来。我也不大记得您了,您是……”

“哦,你是杨忠诚老支书的儿子啊!老支书可是大好人啊,这些年他虽然退休了,可仍然为家乡做了许多好事哟!”那个年长的老乡说道。

大伙一听,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卷起裤腿,跳下泥沟,把车抬了起来。


编辑:陈高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