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钩沉最新发现:徐霞客到过珠江源(上)

发布日期:2018-07-10 09:56:27文章来源:

1985年8月,珠江水利委员会和云贵两广及曲靖地区近百人,在沾益马雄山举行“珠江定源活动”,珠江正源与徐霞客的考察南盘江源的结论基本吻合。可380年前的徐霞客是否已亲自到了南盘江源头,才写下了《盘江考》一文,大多学者认为其未亲至珠江源。珠江源(南盘江源头)作为曲靖对外宣传的最重要的品牌和曲靖旅游的最重要的资源,由于《滇游日记一》被焚毁,不传于世,导致徐霞客是否已亲自到了南盘江源头进行考察成为学术上的重大悬案。今年5月,笔者陪同全国徐霞客游线标志地认证专家组至沾益进行实地考察调研,期间专家组一再要求我们提供徐霞客到过珠江源的证据。5月6日夜,笔者认真查找研究有关资料,终于发现了徐霞客当年确已亲至珠江源(南盘江源)进行考察的有关证据,在第二天与专家交流时,被他们誉为徐霞客学术研究中的“重大发现”。

人们对徐霞客性格及游记的误解误读

人们认为徐霞客未亲到珠江源进行考察,是对徐霞客性格特质的误解和对《徐霞客游记》的误读。由于徐霞客当年考察珠江源的情况,主要记在《滇游日记一》中,而该篇游记在顺治二年(1645年)七月“江阴三日屠城”中,因借阅的人被杀,游记亦被焚毁,使后人无法了解其考察南盘江源的详细情况。

穷根索源不畏艰险是徐霞客的本性。徐霞客游览天下奇观,最重要的就是名山大川,而对大川索源更是他游历考察过程中最主要的目标和内容。徐霞客在云南四年的时间里,对云南的几大河流都进行了考察,甚至不惜曲折绕道千里,只为探求源头流向。其为了考察南盘江源头,其在交水(今沾益)听说在曲靖西面还有一条支流比交河(今南盘江上游)更长,不惜用了几个月的时间,经沾益(交水)、曲靖、陆良、石林、嵩明、昆明、弥勒、文山、师宗、罗平、兴义、富源、麒麟等地,绕了个大圈,重新回到交水(今沾益),又过马龙、寻甸,至嵩明,才写下了《盘江考》,耗时六个多月。为了考察金沙江,取道富民、武定、元谋直至丽江,写成科学名篇《溯江纪源》(《江源考》)。为了考察怒江到了保山,为了考察澜沧江从保山经凤庆到了云县,又到弥渡考察了礼社江源,到腾冲,考察了伊洛瓦底江的两大支流龙川江和大盈江。其要“穷盘源委”的时间,正是他刚进入云南,精力好、兴致最浓的时期,耗时也最多,对于无人详知的南盘江源,岂有擦肩而过之理,这不合其个性,也不合情理。

人们引用的徐霞客未到珠江源的有关证据,那是误读其义。现在人们引用徐霞客未到珠江源的证据,主要在《滇游日记二》中,1638年9月8日第二次到交水(今沾益),住在龚起潜家,徐霞客在9月12日的游记中写道:“初余欲从沾益并穷北盘源委。至交水,龚起潜为余谈之甚晰,皆凿凿可据,遂图返辕,由寻甸趋省城焉。”这句话常被人们误读为:因龚“谈之甚晰,皆凿凿可据”,所以转而上寻甸、到昆明,没有亲自到珠江源(南盘江源)进行考察,近在咫尺而失之交臂。其实,游记中已表明,此时,其想探索考察的不是南盘江源,而是北盘江源(欲从沾益并穷北盘源委),龚起潜为徐霞客“谈之甚晰,皆凿凿可据”的也不是南盘江源而是北盘江源;徐霞客接受龚起潜的观点放弃亲自去考察的是北盘江源而不是南盘江源,其没有亲自去考察北盘江源,不等于之前他没有去亲自考察过南盘江源(即现在的珠江源)。

因此,可以说,人们是根据一句自己没有认真领会、真正读懂的话,就稀里糊涂地得出徐霞客未到炎方驿考察南盘江源头的观点。

徐霞客亲到南盘江源头进行考察的证据

徐霞客亲到南盘江源头进行考察的证据,就在其游记和《盘江考》里。第二次到沾益,为什么徐霞客向龚起潜询问的不是南盘江源呢?因为,徐霞客第一次到沾益向龚起潜等人询问南盘江源及亲至源头考察的事,已记录在之前的《滇游日记一》里,《滇游日记一》所记载的87天里其所游所记,人们只能考证出个大概。而此时,经过入滇的头五个月,徐霞客从富源入滇,沿南盘江(随流考之)绕行了滇东、滇中、滇南、黔西十多个县,一路行一路问,一路印证考察,重新回到交水(今沾益)时,他对南盘江源头及流向已经考察清楚了。

明确表明其认为南盘江发源于炎方驿是“以余所身历”得出的结果。从《盘江考》中可以看出他考察南盘江源及水系的情况。其从粤西开始探求南北盘江源头、流向。从富源进入云南至交水(今沾益),“西至交水城东,中平开巨坞,北自沾益州炎方驿,南逾此经曲靖郡……”“南盘自交水发源,南渡越州,始合明月所之水,则明月所非南盘之源也。”在后文中又明确地再次强调:“今以余所身历综较之:南盘自沾益州炎方驿南下,经交水、曲靖,南过桥头,由越州、陆凉、路南,南抵阿弥州境北……”两段话中可看出,徐所考证的南盘江源即在沾益州炎方驿,今炎方乡西南马雄山一带,而且是其亲身经历(余所身历)。

毫不含糊地表明自己“躬睹南盘源”。徐霞客亲自考察、看到南盘源不是推测和分析,徐霞客在《盘江考》中明确说其已于第一次到沾益(交水)时就已亲自到了看了“南盘源”,“余已躬睹南盘源,闻有西源更远,直西南至石屏州,随流考之。”尽管作者已亲自看到了南盘江源(余已躬睹南盘源),但因在交水、曲靖考察中,一些人向他介绍说:在曲靖以西(昆明、石屏、红河一带)南盘江还有一条支流比交水河更长更远,于是便沿南盘江而上昆明,到弥勒、石屏等地,转了一个大圈,历时五个多月,回到曲靖(交水),徐霞客已确信其在炎方驿看到的就是南盘江源头。

(注:文章选自曲靖市2017年哲学社会科学优秀规划课题《徐霞客曲靖游与曲靖旅游发展研究》)

编辑:张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