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孝传家

发布日期:2018-07-12 15:21:07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朱金贤

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跟着父亲到亲戚家做客。饭桌上有少量腊肉,孩子用笨拙的小手不断往父亲碗里夹肉,自己却没有吃。那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在偏远的农村,温饱问题尚未解决。对于每个人而言,肉都是最奢侈的美食。

父亲深受感动的同时,又隐隐觉得孩子的做法有些不妥。父亲对孩子说:“你不能只夹肉给爸爸,应该给在座的叔叔婶婶们都夹肉。”孩子迟疑地看了父亲一会,还是照着父亲的话做了。回家后,父亲告诉孩子,做人做事不能只顾自己,还要考虑别人,好的东西不能自己独占,要和别人分享。孩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这个孩子是我的父亲。

多年后,我在祖父的口中知道了父亲幼年时的故事。我对父亲的孝顺感到动容,更被祖父的品格深深折服。在饥寒的生活中,祖父以一颗慈悲之心,在父亲稚嫩的心里种下了宽厚博爱的种子。在艰难的岁月里,他始终慈悲为怀,与人为善,用自己的言行影响和教导父亲。祖父曾做过两年的私塾教师,但更多的岁月,他是在土地上劳碌不息。无论做教师还是农民,他始终保持一种谦卑的姿态,用心耕耘,但行好事。祖父给两个儿子取名“忠“”孝”,大概也蕴含着内心的某种寄托。

父亲说,祖父在村子里生活了八十多年,总是与人为善。对长辈,祖父恭敬有礼;对晚辈,他始终以慈悲之心对待;对外人,他总是给人力所能及的帮助。他谦逊、和蔼,宽以待人。如今已年过花甲的父亲,每每谈起祖父,他的话语里还充满感激和敬仰之情。父亲继承了祖父的品格,他以慈孝勤善的姿态撑起了一个家庭。他身体力行,用负重的身躯筑起幸福生活之路,铺平了儿女们走出大山的坦途。对于村子里的红事白事,父亲也从不推卸责任,他每次都亲自主持办理。

印象中,父亲也曾经历过误解和责难。但面对不公正的待遇,他不抱怨、不争辩,总是一笑置之。“一切都会过去。只要自己行得正、走得稳,就不要在乎别人的非议。”我得承认,正是有这种难得的品格,父亲才能在艰难的岁月里保持乐观豁达。

父亲常告诫我们:“在一个家里,每个人都要互相坦诚、包容、体谅。长辈慈爱,晚辈孝顺,才能筑起幸福的大家庭。”我想,父慈,不仅是对儿女的慈爱,也包括对他人的慈悲;子孝,不仅是对父母的孝顺,还要继承发扬父母的优秀品格。父亲和祖父一样,没读过多少圣贤书,也不懂得立家规、家训,他们却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撑起一个幸福的家庭,用一生的慈孝诠释家风的真义。

如果说,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慈孝则是一个幸福家庭不可或缺的基因。我们以慈孝为信仰,用勤善浇灌生命的河流,这对于每一个人和家庭都是莫大的恩赐。


编辑:陈高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