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小小说)

发布日期:2018-08-01 11:05:47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一】

老李跟媳妇商量:媳妇,你看庄稼收完了,麦子也种上了,不如明天我就跟他们去城里做工吧?

不是不让你去,瞅着人家手头活泛起来,我也是心里痒得难受,就是怕万一……

怕啥呀?不会有事的,他们都干这么长时间了,也没见啥风吹草动的。这年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再说孩子们眨眼就大了,花钱还在后头呢。老李似乎瞅媳妇心已动,接着说道:咱比不得返城的老王,人家是工人,月月有工资的。

唉,你说得也在理,去就去吧,咱也总不能前怕狼后怕虎了。不过,也得当心着点。

第二天一大早,老李包上几张煎饼卷子跟一个咸菜疙瘩,跨上半新不旧的大金鹿,融入了如潮水般涌向城市的车流中。

一轮红日即将喷薄而出,荒凉的南岭也被朝霞映照得分外美丽起来。

【二】

小李跟老李商量:“爹,我也想趁年轻去大城市闯闯,这比在家里要强多了。我不比人家小王,能接个班啥的。”

爹也知道这个理,就算赚不了多少钱,见见世面也是好的。俗话说“少不闯南,老不闯北”,就去北边吧。

小李听从了爹的建议,一过完年便扛起了行李卷,挤上了“民工专列”。

从此,火车跑多快,日头就跑多快,而南岭依旧重复着它的荒凉。

【三】

生在花花世界,自小被父母捧在手心的小小王高考落榜,一家人似乎才如梦初醒。而几乎与小小王一般大的小小李如愿金榜题名,家里人乐成了一团。

老李说:“咱们老李家终于扬眉吐气了!”

小李说:“这下再不用像咱一样,除了啃坷垃就是四处跟着人家打工了!”

小小李夹起一大块鸡肉,说:“爷爷,爸爸,你们瞧好吧,等我毕业后,就在城里开家大公司,让别人都跟咱打工!”

老李小李齐伸大拇指:好样的!有骨气!

日头正在中天,虽已入秋,但仍活力四射,激情燃烧,却炙烤的南岭越发的枯干起来。

【四】

四年后,小小李背着行李悄悄回到了村子。

月余,村里荒了多少年的南岭姓了李。

中秋节过后的某天,小小李的爷爷、爸妈,甚至奶奶一起跟着他上了南岭。

等一切收拾妥当,已是夕阳西下。奶奶跟妈妈钻进了临时搭建的帐篷开始准备晚饭,而祖孙三人望着披了夕阳余晖的荒芜的南岭,觉得很有些原始的美,但更多的似乎是无边无际的迷茫。

夕阳无限拉长了祖孙三人的身影。小小李盯着将要落山的夕阳,冷不丁问:爷爷,爸,你们说明天太阳还会照常升起吗?老李跟小李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转向了小小李,而后又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前后钻入了帐篷。

夕阳好像有根绳拽着,一下便没入了更远的群山,夜色很快便席卷了整个南岭。

【五】

黑夜似乎要永久霸占着南岭,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某年后的一个春天,当小村的人们揉开惺忪的睡眼,蓦地发觉窗外的南岭披了层厚厚的雪,晃得眼生疼。这雪咋只落南岭了?再说都啥时候天了?推窗细瞅,乖乖,这明明是一岭的樱桃花啊!

好像昨天还灰秃秃的南岭,一夜之间就繁花似锦,成了名符其实的“花果山”。

正当人们大眼对小眼的迷瞪着,哑不悄的南岭上,一首儿歌从花海中飘了过来: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春天在……

这清澈甜美的歌从南岭人的嗓子吼出,虽有些滑稽,有些声嘶力竭,却也让人觉得有一种莫名的滋味,心里突突乱颤。

这时,一轮红日跃上东山顶,满岭的樱桃花如朝霞般绚烂夺目。


编辑:陈高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