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货币,遭遇熊市“钱”途堪忧?

发布日期:2018-08-14 15:08:38文章来源:新华网

日前,“麦当劳纪念币遭疯抢”上了话题热搜榜,星巴克辟谣称不接受加密货币付款的消息也引发媒体热议。“比特币”“数字货币”等词似乎随时能成为焦点。数字货币热的背后有哪些机遇和风险?进入熊市,数字货币还有投资价值吗?

数字货币充满两面性

目前,数字货币还没有统一的定义。行业内默认的数字货币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可交易、流通、收藏的货币形式,是货币的数字化。代表性的数字货币有比特币、以太坊、莱特币等。亘诚投资总经理对记者称,“数字货币不过是一串数字而已。”

自中本聪发明比特币以来,数字货币迅速发展。据统计,2015年欧洲数字货币交易量超过10亿欧元,总量不大但来势凶猛。英国首席经济学家安迪·霍尔丹表示,改用数字货币将是“伟大的技术进步”。挪威最大的银行DNB早已取消了现金柜台服务。该银行呼吁,政府应该彻底停止使用纸币。

数据显示,现金支付的社会成本是电子货币支付社会成本的两倍。数字货币不仅能节省发行、流通带来的成本,还能提高交易投资效率,提升经济交易的便利性和透明度。

但目前也有禁止数字货币的规定。电子前哨基金会曾接受过一段时间的比特币捐赠但随后宣布停止这样做,因为他们认为比特币这样的货币系统在历史上没有先例,其法律前景充满不确定性。今年3月,全球知名数字货币交易平台Bittrex发出公告,宣布下架82种数字货币,同时停止这些币种的钱包业务。

数字货币面临的主要威胁在于如何安全地保管。日本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还出现过因为遭受黑客攻击,当时价值4.8亿美元的比特币不翼而飞。这一事件也动摇了外界对比特币的信心。

酷链财经创始人吴丰恒在币圈摸爬滚打了五年,从最初的看不懂、看不起数字货币,到心动不敢买,再到如今真金白银投资阶段,他一直比较关注国外的区块链项目和技术,认可早期极客们倡导的去中心化理念,支持通证经济。

暴富心理败坏币圈风气

如果把数字货币看作一场游戏,各路玩家角色不一,有项目方、交易所、挖矿者以及无数的投资人。大家遵循某种共识机制,在游戏生态内“各司其职”。

吴文道2013年开始接触数字货币。最初,他很困惑,“数字货币就是一堆数字,能值什么钱”。但是,大家都在炒币,几块钱能一下子涨到几千块。看见能挣钱,他就抱着好奇与投机心理参与进去。

5年来,一茬又一茬的韭菜被币圈收割,吴文道则是幸存者。从最开始卖玉米换取比特币到现在投资Token经济(通证经济)项目的他,成了朋友眼中懂区块链的行家。他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称,相比较传统货币的交易,数字货币在跨境转账中更加便捷、高效,且低成本。

不过,吴文道直言:社会上普遍存在着一夜暴富的心理。投机者疯狂炒币,打着数字货币的幌子招摇过市,圈钱跑路污染行业风气。没有可见的实物,加之“诈骗”罪名难以洗清,数字货币让很多人敬而远之。

魏磊毕业于北京大学信息安全系,2016年创办了首溯科技,旨在为泛农业领域搭建新型追溯平台。他接受采访时向记者解释,区块链圈的核心是“一体两翼”:一体是指共识算法,左翼是分布式存储,而右翼是“Token”,或者说是“币”。

“Token是串联各路玩家的机制,没有币的区块链不是真正的区块链。少了右翅也能飞,但很难。”虽然魏磊意识到数字货币对区块链企业的重要性,但目前他并没有打算在首溯科技系统内发币。他强调,区块链只有落地才能实现其价值。相比较币圈普遍用位于协议层的区块链技术去炒作,他更愿意花时间打磨应用层,创造良好的生态系统。

监管介入有助净化市场

“现在还不是入手的时机。”吴文道分析称,数字货币正处于熊市阶段,鉴于上一次熊市持续了4年之久,这一次恐怕还有一段时期。

魏磊也认为,数字货币的熊市会持续好几年,“没有内容,没有消耗币的经济模型,没有让投资人持有币的充分理由,炒币这条路走不通了”。吴丰恒相信,危机和机遇永远是双胞胎。今年年初以来数字货币稳步下跌,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币跌了60%、70%,一些小币种可能跌了90%甚至归零了。

“数字货币无疑处在熊市中,如果熊市深入下去,大概率小币种继续下跌,资金进入比特币、以太坊甚至USDT避险。”他补充道,之后会看到比特币所占比例进一步增加。吴丰恒把这个阶段比作三体人的“脱水”——等待漫长的不适宜生存的时间过去,然后迎来世界复苏,浸泡,重启文明。

“数字货币是可以做多和做空的投资品种,永远存在两种力量的博弈,也就永远存在投资机会。”吴丰恒表示,当山寨归零,可能也是难得一见的投资机会。另外,投资价值、投资机会与投资者眼界、掌握机会的能力相关。

吴丰恒直言,加密货币市场高风险、无监管,散户往往是弱势群体。“监管介入有助于净化市场,当国内空气币、传销币退出市场,才能迎来真正的创新,劣币不再驱逐良币。”

最后,他强调,“敬畏市场、控制贪欲”。


编辑:陈高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