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庄稼

发布日期:2018-08-16 15:21:16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孙成凤(山东)

庄稼不吃昧心食,你在它身上下了多少功夫,它就回报你多少。这是母亲说的。母亲几乎把一生都抵押给庄稼了,高粱大豆成了母亲除儿女之外最亲近的人,她给一茬茬的庄稼追肥、杀虫、理苗、锄草,像打扮出门上学的儿子和上轿出嫁的女儿,满手的温柔,一脸的慈祥。

每到庄稼收获的季节,母亲总是一拖再拖,直到邻居的庄稼收完了,甚至有的人家连庄稼残留在土地里的根须都翻出来了,母亲还要让庄稼再长几天。有人说母亲糊涂,七成收八成丢,干嘛舍不得动镢头动镰刀呢?

其实,母亲哪能不明白这些道理,母亲确实不忍心把明晃晃的镰刀往庄稼身上砍呢!那些种子是沾着母亲的汗水、带着母亲的手温种在地下的。当芽儿像一个个新生的蚕宝宝从地下探出脑袋的一瞬间,母亲就把它们当成有血有肉会说话的家庭成员了。从此,它们仿佛跟母亲成了同一个队伍的战士,为了最后的丰收与五风十雨进行着同一场战斗,携力厮杀。当与母亲一同栉风沐雨的庄稼最终结出了丰硕的果实时,行走在庄稼地里的母亲却慢慢地收起笑脸,一天比一天变得庄严,脾气也变得很大。母亲爱怜地抚摸一下这棵庄稼的叶子,摩挲一下那棵庄稼的穗子,仿佛与将要收场谢幕的演员作最后的告别。常常地,庄稼收获之前,母亲会给庄稼再捉一次虫,再锄一次草。懂得母亲心思的邻居有时会开着玩笑说:“你就差给它做身新衣裳,梳头戴花了。”母亲会默默地点一下头,并偷偷地把告别的泪水滴在曾经风雨同舟的庄稼上。

母亲总是说:“种庄稼一季子,娶媳妇一辈子。”母亲把种庄稼确实是跟人生大事一样看待的。家里有六块地,因土质和水浇条件不同,每年都要根据情况种五六样庄稼。母亲给不同的庄稼取着不同的名字。可母亲从来不告诉我们给这些庄稼地取了什么名字。她只是自己偷偷地叫。有一天晌午,烈日炎炎,刚下过一场暴雨的庄稼地蒸腾着热浪,满地积水晒得滚烫,使刚刚受过一场风雨摧残的庄稼更加没精打采,奄奄一息。一早就到地里给庄稼排水的母亲连饭都没有吃,一直在地里忙着。我去给母亲送饭,走到地头时,却听到母亲跟庄稼正说着话。母亲一边把一棵倒伏的庄稼扶起,一边喃喃地说:“小三呀,你咋这么没能耐呢,风一吹雨一打就倒下了?”母亲又扶正另一棵倾斜的庄稼,用手捧了泥往庄稼的根部培。母亲又喃喃道:“我不让你歪!小三呀,倒了不就完了吗?倒了咱怎么结果子呢!”

听着听着,我再也忍不住,猛然嚎啕大哭。娘,我的亲娘,原来你把对儿子的爱倾注在了庄稼上呀!在你心里,儿子就是你的庄稼,庄稼里寄托着你对儿子的爱呀!母亲把我拥在怀里,用手抹去我泉一样的泪水,笑着说:“小三呀,你一生都要好好做人做事,别负了娘啊……”看着母亲被雨水泡得发白发胀的双脚,被泥土中的杂物刺出的大大小小的伤口,看着母亲一头的白发和一脸苍老的皱纹,抚摸着母亲因日积月累操劳而变形的双手,我深深地自责与内疚:有时,我竟然不如一株庄稼,我回报了母亲什么呢?

如今,母亲走了,母亲就埋在庄稼地里。母亲成了庄稼永远的守望者。又一茬庄稼该收了,我却让它依然长在地里——娘,你检阅吧,这是儿子的收成……


编辑:陈高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