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古敢水乡的灵魂

发布日期:2018-08-22 09:53:17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人们常说,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因为美食,会眷恋某个地方。而我,对古敢水族乡情有独钟。我喜欢这里的宁静,淳朴的民风,静谧的空气;我喜欢听补掌小河哗哗的流水声。行走在稻花香四溢的河岸,香气随风扑面而来,心旷神怡;看着河水缓缓向前方流去,河中鸭儿欢歌,鱼儿舞动身躯,蓝天白云倒映在水里,瞬间构成了一幅灵动的画卷。

再次来到水乡,记忆的闸门瞬间打开,一切仿佛发生在昨天!

十年前是因为工作来到这里,十年后,我以游客的身份故地重游。十年前的水乡已经只是一个影子,它现在正用全新的面貌迎接着我,干净整洁的路面,白墙青瓦的新楼,人文荟萃的引领带动一方经济与发展。

水族人民有属于自己水族的文字,他们的祖先创造出自己的语言,称为“水书”,它的字形和甲骨文与金文有些相像,至今有着2000千多年的古老文化历史。水书只有400多个单词,这些文字全靠誊写抄录,没有刻版印刷,更没有经过光与火的洗礼、铅与胶的历练、计算机的厚爱,虽缺少了油墨的气息,但充满了泥土的芳香,各地的水书基本一致。现在,大部分水族人都不认识水书文字了,他们在生活中都使用汉语。

在水乡,家家户户的门头上悬挂着一个人首、狗耳、凸眼、宽鼻、獠牙、咧嘴、伸舌、含剑的“神物”,叫“吞口”,水语发音为“及根”。“吞口”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迁徙到这里居住的人们发生一场罕见的“瘴摆”疟疾,水族人口死亡过半,人心不得安宁,水族人便请“老摩”(传说懂法事的人)来宰杀牲口到龙潭祭祀,求龙王驱赶瘟神,水族人民的虔诚感动了龙王,在一个月圆之夜,满身金鳞银甲的龙王跃出水面,从腰身中变成一个神物来镇魔,在传统的节日里面都有祭祀活动。

秋天的古敢水乡是迷人的、美丽的。有红遍山头的虎刺红、有金黄灿烂的稻田、有沁人心脾的野花香,还有美丽的洒交凼。

来到这里,一定要去青翠的山头看看虎刺红,它经过整个夏天的炎热,在秋高气爽时节忍不住沸沸扬扬地火红起来,成为古敢水族的秋天最热烈的召唤,把一个个山头红成一片又一片的“花海”;它比盛放的玫瑰火辣,它比纯洁的百合热情,虎刺红在古敢早晨的迷雾里,更是娇艳欲滴,不喧哗,不张扬,渐渐红成一方绝景。随着小路的延伸,漫步在鸟鸣蝶舞的田埂上,稻花开得纷纷扬扬;听着清澈的河水哗啦啦的声音,享受风里夹杂着清爽的水气和四野溢出的嫩草香、绿油油的稻田飘出的稻花香让思绪酝酿了满心喜悦。稻花真的好香,那种气味是独有的,一块块稻田用田埂相连,如同向我展示着绿色的诗稿、绿色的画卷。花有花香,稻有稻香,香气不同皆芬芳。自然界的植物以自己的独特展示着自己物种的特性,稻花香可能是我最喜欢去嗅的美好气味,也许是因为生活工作等等一些凡尘的俗事,而少了去特意看稻闻香的心情,仿佛稻花香离我居住的地方很遥远似的。此时,就更加感到稻花香的珍奇了。

小河在山脚下曲曲折折地流着,两岸树木葱郁,繁盛的枝叶从两边伸出,将整条小河都遮住了,河水清凉,露出的石头面上长着翠绿的青苔,一切都是原生态的景色。

水乡行,让我深深地沐浴在秋风的醉意中不愿醒来,这份大自然神奇的美,无时无刻都在涤荡着我沉醉的心绪。

编辑:张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