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点(小小说)

发布日期:2018-08-22 14:45:34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邓洪卫(江苏)

我上班坐的是BRT,BRT就是快速公交。于是,几乎每次上班路上,都会碰到他们俩。他们俩也坐BRT上班。

他们并不一起上车。他先上车。他上车,车上人还少。他总是坐在倒数第二排的外面。这样,他就占着两个人的座位。

过了一站,车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但他还是坐在外面座位,低头看手机。有人看看他里面的空座位,但他却装没看见,有人忍不住问一声,他只好说,这有人坐了,对不起。那人只好作罢,找别的座位了。

又过了一站,那个女的也上车了。上车装着找座位的样儿,却三步两步找到他那儿了,他很自然地挪到里边的座位。她也很自然地坐在他旁边。

我喜欢坐在最后一排,最后一排座位高一个台阶。我高高坐着,一览众山小,注视着车内男男女女的动向。他们正好坐在我前面。他们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尽收我的眼底。

他们,不是夫妻。他们,也许是恋人。在车上,他们会警惕地看看四周。每到一站,他们会密切注视着上车的人。我知道,他们是在看有没有熟人。如果,上车的人中有熟人,他们会对视一眼,或者低声地说句什么,然后立即矜持起来。除此之外,他们会很开心地说笑,旁若无人。

我很奇怪,他们哪来那么多话要说,又说得那么开心。

他们的声音很小,车厢里很吵,再加上车子行驶的噪音,我根本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但他们很开心,很亲密。

有一次,他们对着手机念着什么。我很好奇,身子尽量往前倾,耳朵竖起来,尽最大努力去听。而不知不觉,他们的声音也比先前大了一些。原来,他们在朗诵诗歌:

爱情是一个光明的字,被一支光明的手,写在一张光明的纸上……

路过笛卡尔大街,我走向塞纳马恩省河,腼腼腆腆,一个旅客,一个刚到世界之都来的年轻的野蛮人……

我一次又一次地观看,那只英武的孟加拉虎,直到金黄色的傍晚,瞧它在铁栅栏里面,循着注定的途径逡巡往返,从没有想到那就是它的樊笼……

扑灭我的双眼我能看见你,堵塞我的耳朵我能听见你,没有脚我一样能走向你,没有嘴我依然可以召唤你……

海涅、米沃什、博尔赫斯、里尔克……在他们轻启的唇齿间流淌,声音很小,在公交车的噪音中,几乎就是无声。但我看到他们的表情投入,真切,内心澎湃着激情,如大海波涛涌动。

他们在同一个站下车。我以为,他们是同事。那个站旁边,是一幢很气派的写字楼。写字楼的墙上和顶端,都设置着单位的名字和标识。这是一家很有实力的公司。我想他们都在这个公司的某一办公室上班。

但后来发现,他们不是同事。

有几次,我出来的迟了,坐了下一班的车。车子到了他们下车的前一站停留时,我看到他在路边行走,然后拐进了路旁的一个大院。她没有出现。

原来,他每次都多坐一站路,为了多跟她坐一会儿,多说几句话。他完全可以在前一站就下车的。

如果,是情人,他们或许会在晚上约会的,何必在乎早上坐车上班的一段时间,又何必在乎那最后一站路。

或许,上帝给予他们的时间,只有早上坐车这段时间,晚上,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在一起。

或许,他们是纯洁的。但他们的举动,又在无意中流露着亲昵。

我只能从表象上猜测,无法知道他们真正的生活,更无法深入内心。

这样的场景持续了有三年。忽然发生了变化。

他们仍然坐在同一辆车上,却不坐在一起。同样,还是他先上车,过了两站,她上车了,却不向这边来,而是坐在另一个位置上,跟不认识他似的。他不再像先前一样用目光迎着她过来,而是转脸看着窗外,也不再坐到她单位的那站,而是前一站就下车。她单位旁的站台,再也不是他的终点站。他在自己的终点站下车。

他们虽然还是同一个方向,但终点却不一样了。

在他们中发生了怎样的纠结,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们掰了。

我习惯了他们在我前排的耳鬓厮磨,浅笑低语。现在,他们隔着那么多座位,目光躲闪,恍若路人,我很不适应。

后来,他们中的一个人不坐这班车了。再后来,另一个人也不坐这班车了。

只有我,还在这班车上。眼前还时常闪现他们的身影,感慨,失落。


编辑:陈高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