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草种树,还万峰湖一泓清水——万峰湖生态治理见闻之二

发布日期:2018-09-03 10:16:05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植草种树,还万峰湖一泓清水

——万峰湖生态治理见闻之二

本报记者赵洋洋特约记者刘景威文/图

治理“水白菜”。

贵州兴义市三江口镇一个小码头,对岸是广西。

万峰湖沿岸,由于植被遭到破坏,石漠化严重,变成了漫漫黄土。他们开山劈石,双脚丈量着每一寸土地,在漫漫黄土上修筑了一道道绿色防护林,日夜守护万峰湖。

退耕还林、湖滨缓冲带修复、打捞“水白菜”……勇士们披荆斩棘、栉风沐雨,万千湖水化作一面历史之镜,映照出他们伟岸的身影,见证了这群可敬的人付出的艰辛,为之奋斗的理想。

一首生态治理战歌回荡在三江口

三江口,滇黔桂汇集之地。奔流而过的江水、漫天飞舞的红色泥浆、黝黑的汉子、铁锤的敲打声,演绎着一首生态治理战歌。

第一次来到三江口,看着河道边坡一片土黄,植草人王加发神色凝重,蹲下身,想掰下一块土看看,没想到手刚碰到土,土已经碎成无数颗粒,顺着斜坡滚落河里。河道两侧边坡断面由于河水长期冲刷和植被遭到破坏,早已经没有土,地表基本都是风化石和沙壤,连野草都不能生长。沿岸地理环境特殊,全国罕见。

每年5月到7月,是河道泄洪时期,这也是最佳植草时间,错过这段时间就只有等来年。

植草人唯一能做的就是抢时间,跟时间赛跑,没日没夜地干。

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体。清理坡道、铺垫、喷泥浆、撒种……天空刚刚泛白,整个河道就热闹起来。

“种的是生命力极其强盛的铁线草,但在这里,铁线草存活超不过三成。”王加发说,首先要在斜坡上铺上一层类似蜂窝状特殊垫子,用长长的钢钎穿过垫子插入泥土,把垫子固定在斜坡上,用喷播机在垫子上喷上泥浆后,再种草。

船首船尾,两根长长的竹竿深深地插入水中,将船牢牢地固定在水面,数艘船一字排开。三江口属于地热谷地区,气候炎热,最高温度能到40多摄氏度。烈日下,70多个勇士挥汗如雨,高高挥起铁锤,狠狠地击打在钢钎上,古铜色的肌肤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如果坡度太高,站在船上够不着,就自上而下,勇士们在腰间系一根安全带,从坡顶缓缓下行。左手拿着一根根长长的U型钉,右手持着铁锤,一下一下地捶打,叮叮当当的声音回荡在上空,勇士们把对万峰湖的深情扎入厚厚的泥土里。管道里喷出的红色泥浆,划过天空,形成一道道优美的弧线,好像跳动的音符。

植树造林还万峰湖水长清

两岸,一棵棵参天大树将根深深扎入大地,它们如卫士般守护着这片炙热的沃土。湖水清澈透明,倒映出一片片绿色。

20多年前,一到汛期,河道两岸大量泥土都会冲进江里,南盘江就会变得非常浑浊。

万峰湖最上游是云南罗平县,整个罗平县的水最后都会汇集到万峰湖,如果上游水土治理不成功,会对下游贵州和广西治理造成巨大影响。

“九龙街道有个村叫凹子合,凹子合在山脚下,一下雨,村里的稻田就会被泥石流淹没。”李朝忠是最早的造林人之一。那时条件不好,交通不便,县城到林场有30公里,道路崎岖,一天的时间只能赶个来回。

“望见山,走死人。”在山顶上喊话,对面山顶的人能听到,但是要走到对面山坡,可能需要一天的时间。造林人就地取材,在山坡上搭帐篷,天为被,地为席。山上一片荒芜,有时大家蹲在地里烧几个洋芋就凑合一顿,晚上到家以后才能吃饭。大家吃着烧洋芋,相互谈笑的情景如今还时而在李朝忠脑海里浮现。

生态恢复是一个漫长过程。20年过去,当年和李朝忠一起的造林人满头黑发如今都已经花白。绿了荒山,白了头。

滇桂黔携手打捞“水白菜”

“‘水白菜’治理不成功,我们就守在河上不回家。”一张雪白的纸印上了三个血红指印。

三江口,来自云南罗平、贵州兴义、广西西林的王绍清、钟世亮、何玉芳三位先行者在船上对天起誓:还万峰湖水清景美,让村民每天都出入平安。

10多年前,万峰湖因水体富营养化造成有害水生植物迅速繁殖,出现大面积“水白菜”,“水白菜”占据湖面近千亩,渔船进出难行,严重影响库区人民生产生活。

三江口,高寨、中寨、舌坡、新寨几个村寨每天有50多个孩子需要乘船到对岸上学,“水白菜”疯长,不仅村民出行困难,孩子们乘船过河也危险。

一场治理“水白菜”的战争打响,河面出现了一艘艘打捞船。

“大家将‘水白菜’圈在一起,缓缓推到岸边。”很多村民自发跟着治理者们打捞“水白菜”。岸边,数辆大卡车架上了传送带,成吨的“水白菜”装上车。

高峰时期,一天可以打捞上千吨“水白菜”,30辆大车装着“水白菜”一辆跟着一辆从码头往外拉。看着一车车的“水白菜”,所有人都感到震惊。

3年以后,“水白菜”渐渐减少,这中间少不了打漂人老万的功劳。每年3月至8月,老万都会驾着小船在河道里来回巡视。

12年过去,湖面已看不见“水白菜”的踪影。

曾经带头的三位先行者已经老去,小船在湖面来回穿梭,村民忙碌的身影,渡船每天载着一批又一批孩子上学、放学,看着孩子们天真的笑脸,听着他们欢乐的笑声,白发苍苍的他们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时间,忠实地记录了20多年来万峰湖经历的一次又一次变迁。

2012年至2018年,贵州兴义市、广西壮族自治区西林县、云南罗平县先后召开七次《万峰湖水环境保护联席会议》。贵州兴义市和安龙县森林资源持续增加,生物多样性保护全面加强,森林覆盖率不断增加。

云南罗平县建立环境保护目标管理责任制,长家湾工业片区6家重点企业和20余家煤矿完成治理任务。

蒙尘的淡水明珠经过无数治理者前赴后继的努力,洗去一层又一层的污垢,重新散发出温润的光芒。

编辑:张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