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交警与浪漫无缘

发布日期:2018-09-03 10:28:02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周清芳

农历七月初七,是“七夕节”,也称中国“情人节”,是青年男女相聚的日子。

这个浪漫的日子里,有这样一群人,用另一种方式来书写特殊的“情书”,少了烛光晚餐、娇艳玫瑰和人约黄昏后的浪漫,多的是一份默默的坚守。这一天,我们来到曲胜高速交巡警大队,看到这一特殊的群体无法在花前月下,却并肩战斗在他们各自的岗位上,诠释着不一样的浪漫情怀。

“恐节症”“舒哥”

都说警察这行干久了就会有“恐节症”,大家平日的状态就是像陀螺一样不停的忙碌,过节更是在旋转“陀螺”上抽了一鞭子。

舒云平,三中队民警,平日里说话面带微笑,让人感到温暖,同事们亲切称他为“舒哥”。七夕这一天,“舒哥”按中队勤务安排开展日常交管工作,忙得不亦乐乎,哪还想得起今天是个浪漫的节日。空隙间,接到妻子来电,严肃地让他网上拜读正流行的一条微信:“作为已婚妇女,我只羡慕织女,整天在天上当仙女儿,一年见一次老公,关键两孩子还是牛郎看大的。”原来,今天是七夕,懂浪漫的妻子是在“兴师问罪”,忙于路面执勤执法的他,忘了给妻子买束花、打个电话甚至发条信息。他灵机一动,赶快给妻子发个大红包,给远在会泽的妻子打个电话,表示下一次一定陪她过。对有“恐节症”的他来说,这已不知是第几次在妻子的提醒下才想起过节。

一句话、一杯水足矣

辅警段永波和王凯娜这一对伉俪,他们因警队结缘,工作上的点点滴滴、辛酸苦辣见证着他们的爱情故事,喜怒哀乐书写着属于他们的独特幸福感言。今年3月,他们怀揣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拿着代表爱情契约的红本子,携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他们是同事,也是伴侣,他们和普通人一样,也想要柔情似水的陪伴、也想在特殊节日里增添一些浪漫情调。但是他们选择坚守岗位,把微笑、柔情和浪漫融入到工作中。他们携手相伴,有着共同的梦想和执着的追求,他们在彼此的鼓励中共同前行。

对于他们而言,同在一个中队,他加班,她也加班,步履一致。七夕这天,饭后准备在单位门前小河边携手走走的他们,临出门前,丈夫被中队带班民警喊住,告知路面有事故,需一同前往处理。得知后,妻子不多问,把水杯里的水注满,交给他,只是轻轻地嘱咐一声:“注意安全,有事记得给我电话。”因为理解,所以他们小心翼翼地经营着这份爱,诠释着另一种温暖叫做“我的坚守,幸好你懂。”

“再次爽约的邓利雄”

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但青年辅警邓利雄,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小伙子高个,退伍军人,吃苦耐劳,工作兢兢业业,聊起天来风趣幽默。同事每每问到何时能吃到他的喜糖,他总是笑呵呵地说:“快了、快了,总有那一天的,到时候可都要来哦!”情人节的晚上,本来计划好跟女朋友一起共进晚餐,公园里散散步。可是中队临时有安排,夜查组人手不够,他主动请缨参与夜查行动,同事们开玩笑说到:“明天见女友又有搓衣板伺候啰。”邓利雄抿抿嘴:“呵呵,让她体验生活,提前进入警嫂角色,免得以后不适应。”几次情人节他的爽约,都惹得女友小嘴嘟嘟,时间久了,女朋友也从不理解到理解,从不适应到慢慢习惯。

被催婚的“楠哥”

余泽楠,2015年5月参加辅警工作,同事们习惯叫他“楠哥”。自工作以来,一直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每个月都把为数不多的工资大部分上交给母亲,工作中他是个能手,生活中是个孝顺的儿子。可七夕这一天,已到适婚年龄的他,本是轮休可以回家陪家人,他却选择呆在指挥分中心,同事们见到他好奇地问:“休息不回家、不去约会,怎们呆在这里呢?”他笑笑答道:“女朋友出差了,这个节日呆在这里挺好,省得回家被催婚,约朋友又被撒‘狗粮’。”对于盼他回家的亲人,他就发个信息,简单问候一下。

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他们也想陪伴心爱的女友,他们也想花前月下,但当工作与爱情冲突时,他们毅然选择坚守。他们相信,挚爱的女友能理解,也相信深爱他们的妻子能宽容。

编辑:张译文